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八六一章 孤注一掷
    “立刻整军,即刻攻城。我要让这帮胆大妄为的家伙得到最严厉的惩罚。攻下阳武城。我准许你们想干什么便干什么。城中财物女子你们随意取用,想杀谁便杀谁。我要让这帮邪魔外道明白,和我圣教为敌的下场。”孟祥冷声下令道。

    “可是孟首座,兄弟们还没吃饭呢。正要吃饭,被他们给搅合了。”有人低声说道。

    “吃什么饭?攻不下城池,不许吃饭。都给我听好了,谁要是敢不尽力,我便送他下地狱。全体人员,全部攻城。一个不许偷懒。必须拿下。”孟祥吼道。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有人心想:孟首座怕是疯了,饭都不让吃,饿着肚子去送死,这也太没道理了。临死都不让做饱死鬼。简直毫无人性。当初自己怎么就上了贼船,入了青教。现在看来,这简直是这一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了。

    无论如何,孟祥的命令没人敢违背。谁都抱着侥幸心理,幻想着自己能幸运的活下来。就算攻城残酷,但不也还有活命的希望么?倘若此刻反抗,立刻便被孟祥给杀了。所以还是闭嘴的好。

    教众各自回营,默默无声的整顿队形准备开战。有人瞅空子将火上烧焦的饭抓几把塞在嘴里,哪怕苦涩难咽,也比什么都不吃要强。有人干脆抓了生米在嘴里嚼,边嚼边诅咒孟祥不得好死。但在强大的压力之下,他们还是开始重整旗鼓,开始列队准备进攻。

    城墙之上,远远观战的魏大奎和赵有吉等人目睹了敌军军营中的战斗。林觉等人抓住的是薄雾弥漫的最后时机。在战斗打响不久,东方朝霞喷薄。太阳还没露面,温度已然上升的很快。迷雾也就在短时间内消散干净。所以城头上的众人在战斗打响之后便全程清晰的看到了战斗的全过程。

    在林觉等人在敌军军营中横扫而过的时候,城头军民的呐喊助威声响彻天地。当林觉等人遭遇围堵局面危机时,所有人都攥着拳头,生恐看到不想见到的情形。最终林觉等人冲出重围消失在沙丘树丛之后时,城头上一片欢呼雀跃。

    “厉害,厉害,这位林大人……果真做到了。我魏大奎服了,真的服了。几百骑兵能穿营而过,简直不可思议。”魏大奎咂嘴摇头赞道。

    赵有吉抚须哈哈笑道:“艺高人胆大,我们跟林大人比起来,还是有差距啊。林大人敢这么干,是他盘算好了的。而我们便看不到这一点。”

    魏大奎点头道:“是啊。真教我汗颜。我一个领军打仗的,却不如一介书生勇猛。更没有他的谋略。正是惭愧的很。”

    赵有吉呵呵笑道:“魏都头,你用不着惭愧。你难道没听说过林大人的名气?之前你难道没听他说,当初孤身入海匪巢穴剿匪之事?能干出那样的事来的林大人,做出眼前之举,那不是顺理成章么?难得的是,林大人不但文韬拔群,武略还出众。这才叫文武双全十全十美之人呢。我大周有如此人才,却不知怎么至今未受重用,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魏大奎如何不知浙东剿匪之事。当初的剿灭海匪是朝廷的一件大事。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不过魏大奎听到的版本中,林觉只是个小角色。没人愿意相信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家的庶子能深入匪巢搅的天翻地覆。他们宁愿相信是时任杭州知府严正肃和梁王爷联手的谋划,宁海军两位指挥使的功劳。否则严正肃和宁海军的两位指挥使又是如何擢升的?

    在禁军中流传的便是这个没有林觉的版本。或许是军方不肯自损形象。剿匪的首功给一个无名庶子给占了,那岂不是说军队和朝廷无能?所有的官员和将领都是酒囊饭袋?所以便刻意隐去了林觉在其中的关键作用。

    魏大奎之前听林觉和孟祥的一番对话后也是将信将疑。他认为林觉或许是在吹牛皮。但现在,他彻底相信林觉可能正是那次剿匪的关键人物了。

    “林大人他们逃向博浪沙去了,哎呀,他们这样岂非是回不了城了?这要是对方攻城,我们岂非烧了三百人手?也少了林大人坐镇?”黄县尉忽然叫道。

    “哎呦,对啊。这……这可怎么好?不会是林大人用此计脱身了吧?别我们都被他给糊弄了吧。他丢下我们跑了啊。”魏大奎叫道。

    赵有吉皱眉瞪着魏大奎道:“魏都头说什么话呢?林大人是那样的人么?如若林大人想逃走,出南城便可逃走了,还用的着去闯敌军营地么?简直愚蠢。此话莫非是要动摇我守城将士的军心,寒了林大人的心么?”

    魏大奎忙道:“对不住对不住,一时嘴快,开了个玩笑。林大人怎会是那样的人?不过,他们确实回不了城了啊。这可怎么办?哎呦,你们瞧,教匪们似乎要攻城了。他们好像是被激怒了。完了完了,这下麻烦大了。”

    众人忙朝城下看去,果然,斜坡上方,一队队的教匪黑压压的已经出动。照样初升,战场上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此刻看教匪的人数规模,比之夜晚看着还吓人。近两万教匪密密麻麻如同蚂蚁一般铺在城下蠕动着。虽然他们大多没有装备,但光是这人数阵仗便吓死人了。城上的守军昨晚黑乎乎的也看不清多少人,所以心里还没有什么概念。此刻看清楚了对方的人数,顿时心中发凉。

    这么多人人攻城,那还守得住么?

    “魏都头,你该去指挥守城了。”赵有吉吸了口凉气,轻声说道。

    魏大奎咂咂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点头道:“只能如此了。大不了一死罢了。老子豁出去了。”

    “全体准备迎敌!”魏大奎粗豪的嗓音响彻城头上空。

    “咚咚咚!”城下战鼓敲响,黑色的青教星月旗在风中招展,教匪们摆好了阵型。数百架云梯已经扛在肩头。一大群背负着柴草的教匪在最后放做好了跟进的准备。这一次,不但要全面攻击城墙,还要在城门口堆柴放火,烧毁城门。这一次,孟祥下定决心要拿下阳武城,来一场血腥屠城以消心头之恨。他披挂整齐,带着精锐的两千多护教军压在后方。一旦炮灰们冲到城下,便是他亲自带领这群精锐冲锋的时候了。

    “传令!”孟祥高举右手。

    一杆高大的黑色令旗在空中竖起。随着孟祥手掌的下劈,黑色令旗也朝着阳武城方向猛地一抖,剧烈的摇晃起来。

    “杀!”孟祥吼道。

    “杀!”虽然饿着肚子,但近两万剿匪的喊杀声依旧响彻天宇。

    “圣公至大!”有人叫道。

    “去你娘的圣公至大。”有人含混的骂着。

    “圣公死全家。”有人夹杂在其中骂着。

    反正要死了,反正是在战场上,还怕什么?没人去注意自己喊什么,临死前总要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因为很多人已经意识到自己被骗惨了。

    但无论教众们的心情如何,大规模的攻城作战还是轰轰烈烈的开始了。几乎从攻城开始的第一时间,大战便进入了高潮部分。教众们这一次采用的是他们擅长的一窝蜂战术。或者说是倚多为胜的战术,无差别的对东城城墙城门等处发动了攻击。若说第一次的一窝蜂攻击在守军有着充足的弓箭和防守物资的情况下是愚蠢的送死行为的话,那么这一次的蜂拥攻城的则是最为正确的选择。因为城上守军除了在之前战斗间隙搬运补充的部分滚木礌石和一些其他的用于阻止近距离攻城的手段之外。远程的阻击手段早已全无。弓箭梭镖等全部都已经告罄,已经无法对教匪产生极大的杀伤和震慑。

    即便如此,城头守军和部分支援上来的百姓还是顽强的防守城墙。原木和石块砖块如雨点般的砸下来,下方的教众筋断骨折惨叫连声。一锅锅滚开的热水浇下来,烫的下方的教众皮开肉绽,鬼哭狼嚎。专门为了防止攻城所用的长柄木叉可叉住云梯上端猛力将云梯推离城墙。每推开一座云梯,上面串糖葫芦一般的教众便下饺子般的摔落在城下坚硬的石块上。轻则断胳膊断腿,重则皮脑浆迸裂。

    在短时间内,城头的防守兵马顶住了最初的猛攻。但是很快,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便变得艰难了起来。人手少,物资缺,面对这么多人的攻城,显得左支右绌难以顾全。这边刚刚打退一波攻城的教匪,那边又有几架云梯上的教匪露出了头。只过了小半个时辰时间,部分城头便已经有教匪登了上去。

    后方,孟祥激动的看着这一切,兴奋不已。他知道,守军已经顶不住了。这个时候,要加上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将对方压垮。这最后一根稻草便是他身后站着的两千名精挑细选出来的护教兵马。昨天他有四千护教军,但昨晚一战,损失过半。所以今天作战一开始,他没有舍得让这两千人进攻,但此刻,正是时候。

    “各位兄弟。攻破城池就在此刻。第一个攻破城池的,晋升天龙护法。都给我玩命的上啊。”孟祥仰天大喝,身后两千名护教军吼叫着冲向前方。最后方几百名抱着柴草的准备烧城门的教匪们也嗷嗷叫着往前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