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七十三章 加赛
    (谢:休闲浪人、moshaocong、神奇的金甲虫、紫色花玲几位的赏。谢:bobby75222、跳动的心丶大笨鱼百度等兄弟的票。说几句吧,我不知道这本书的风格大家能不能接受,这种带些生活流的东西其实想要写好非常的难。花魁什么的都是写烂了的情节,我只能做到尽量写好每个细节,很难出新。我希望能给大家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有一种画面感。大伙儿也没什么反馈,我其实很忧心。这本是的收藏一直上不去,我也很怕会被腰斩,所以你们多提意见,没收藏的点一下收藏吧。拜谢!稍微剧透一下,这本书前后将是两种迥异的风格,我觉得会让你们过瘾的。)

    评判席所在的浮台上,李有源正挺着肚子跟评判席说话。

    “三家并列花魁,这是绝不可能的。我万花楼和群芳阁宁愿成不了花魁也不愿并列。花魁大赛上尚未有并列花魁的情形出现。花魁便是花魁,只有一个。所以,本人拒绝你们的提议。不妨告诉你们,这也是梁王爷的意思。本人刚才正好在王爷的大船上,王爷听到此事也很不高兴。王爷说花魁岂能遍地都是?这会影响我杭州花魁大赛的公信,会削弱花魁大赛的影响力。照此下去,花魁岂非遍地都是,这将会成为一个笑柄,相信各位也不愿意看到这一点。”

    评判席众人沉默不语。在座各位当中大部分都知道万花楼和群芳阁是梁王府暗地里的产业,梁王的态度虽不至于影响评判,但却也不是可以无视的。

    “李东家。王爷的意思是……今日这件事该如何解决?”严正肃沉声问道。

    “严大人,王爷没什么意思,王爷只是希望能决出真正的一名花魁而已。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郑重提出加赛。三家不是并列么?那便三家再比一场。这一回也不必比其他了,限定时间,限定题目,现场写词谱曲,现场献唱。这才是真正考究三家实力的比拼。”

    “李东家,这般比试怕是不公平吧。你们可是请来了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二人当帮手的。而且你们还请了著名的乐师……”方敦孺皱眉道。

    “怎么不公平?比的就是谁的实力强。我们可以请,她们望月楼也可以啊,我们又没拦着她们。既不愿下本钱,又想得花魁,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李有源叫道。

    方敦孺倒是被他这番话说的哑口无言了,虽有些强词夺理,但现在的花魁大赛不同于十几年前。现在的花魁大赛确实已经是全方面的实力的比拼,而非某一两个人出彩了。

    首席评判袁先道终于缓缓开口了:“既然李东家决意要决出唯一的花魁来,那么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但此事也需要望月楼的同意,他们若是不同意,咱们得另想办法才是。”

    “那便抓阄,三家抓阄,谁抓到谁是花魁。”李有源道。

    “胡闹,李东家这建议也太随意了,抓阄像话么?岂非教花魁大赛名声扫地么?”袁先道斥道。

    李有源老脸微微一红,这抓阄的想法其实是他之前冒出来的念头,他认为抓阄的胜算超过六成,两家对一家,机会大了两倍,所以大有可能是两家中的一家夺魁。但这个办法确实荒谬,被袁先道斥责后,他也觉得自己似乎头脑简单了些。

    “罢了,命人去问问望月楼的意见。若他们不同意的话,回头再议。”袁先道拍板了,众人也均表示同意。

    望月楼花船上,一群女子还正处于兴奋之中,围着林觉坐着的桌子叽叽喳喳的说话。三家并列花魁,这也是个不错的结果,对于望月楼而言已经是极大的得利了。然而,评判席上派来的杂役通报了万花楼群芳阁不同意并列的消息,同时将重赛的方式和限制告知众人,征询众人的意见。

    望月楼众人一下子傻眼了。

    “不同意,我们不同意。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我们没帮手么?”谢丹红叉腰叫道。

    “就是,他们请了那么多帮手,提出这么个加赛的办法,自然是对他们大大的有利。不能同意。”红袖也叫道。

    谢莺莺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林公子,你说该怎么办?”谢莺莺开口向端坐喝茶的林觉求助。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全投在林觉身上,在她们看来,此刻能拿个准主意的怕只有林觉了。在半月前没人敢相信今晚望月楼竟距离花魁如此之近,似乎唾手可得。而这一切正是因为这位林公子的策划和安排,《杜十娘》这剧目从头到尾都是他的杰作,各种细节场景的安排雕琢,都是他在主导,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局面。所以,这种时候当然是要林公子拿主意了。

    林觉放下茶盅,微笑问道:“你们不同意重赛,那么今晚这花魁大赛该如何收场呢?总不能没个结果吧。任何一种重赛方式对咱们来说都是不公平的,因为我们实力不济,所以不必抱怨什么公不公平。我原以为他们会同意三家并列,毕竟她们两家也都得了花魁,也算是补偿。但现在看来,我想错了。他们宁愿失去两家都得到花魁桂冠的大好处也要这么干,足见背后的人是绝对不愿意看到望月楼向好的。”

    “定是那梁王……”

    “住口,这些话不要乱说。”红袖的话说了一半便被谢丹红喝止。

    林觉沉吟道:“什么人作祟大家心知肚明便可,所以你们该明白今晚必须只能出现一个花魁,别无二途。那么,重赛便是,答应他们,便按照这种方式重赛。”

    “可是……”

    林觉摆手制止众人的话头:“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我要说的是,事在人为。在今晚之前,谁会认为我们会进前三?还差点并列花魁?没人这么认为。所以,让我们给他们再来一个惊喜。他们不是不希望望月楼得到花魁么?便让他们付出失去两个花魁的代价,让他们空手而归。对对手最大的打击便是将他们打翻在地,从来都是如此。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没有什么是施舍和祈求可以得来的。”

    “说的好!”方浣秋双目闪闪的看着林觉,此时的林觉浑身上下似乎散发着一种霸道的气息,跟他原本温润的样子判若两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让人感觉他似乎饱经沧桑,曾经经历过很多的磨难一般。

    “既然……公子这么说,奴家也同意加赛便是。总之就算拿不到花魁,我望月楼今日也名声在外了。”谢莺莺轻声道。

    林觉呵呵一笑道:“花落谁家犹未可知,他们有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而我们有词坛新星方大公子。”

    林觉朝身边的方浣秋一指,方浣秋愕然相对,葱指点着自己的鼻子叫道:“我?”

    “对,就是你。师妹今晚在此,岂能不让师妹玩的尽兴。”林觉呵呵笑道。

    ……

    赵子墨重新宣布了加赛的消息后,台下本已经等得焦躁的百姓们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评判席商议之后,出了题目。未免陷入俗套,也更便于发挥减小难度,于原先限制上稍加改动,改为限时而写,对于词牌内容都放弃限制,这已经是袁先道等人能做出的对于公平性的最大的争取了。袁先道认为,这样会更有利于谢莺莺发挥,能让她起码能写出词来。

    在赵子墨的高声介绍下,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联袂来到浮台之上。两位青年才俊人气颇高,一上台台下便是掌声雷动,不少少妇少女们忘记了矜持,尖叫的忘乎所以。

    “有请望月楼助阵名士,方秋方公子。”赵子墨高声叫道。

    所有人都有些发愣,原来望月楼也请了助阵之人,只是这位方秋方公子又是哪门子名士?更是何许人也。

    众人瞩目之中,一名身材瘦小的少年摇着折扇从望月楼花船上走上浮台,灯光照耀下,此人面貌俊美的有些不像话,琼鼻瑶口秀眉红唇,简直就像个女子一般。虽无名气,但就凭这副相貌,倒也引来了不少喝彩之声。

    评判席上有一个人呆呆的张着嘴巴愣在那里,他便是方敦孺。自己的女儿那是一眼便能认出来的,当方浣秋以男装打扮走上台上的那一刹那,方敦孺便认了出来。

    “简直胡闹!胡闹透顶!”方敦孺胡子吹得老高。

    “怎么了方山长。”旁边的严正肃诧异问道。

    方敦孺忙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方敦孺可不能跟别人说台上那个方秋是自己的女儿扮的,这等事可不能露了,否则既损名声又让人以为他和望月楼有什么利益纠葛,暗中偏袒帮助她们似的。

    看着站在台上的方浣秋,方敦孺心道:秋儿啊,你也太胡闹了,你肚子里那点诗书焉能跟司马青衫东方未明二位相比较?怕是要出丑哦。对了,这定是林觉捣的鬼,浣秋不是去了林觉那里么?怎地出现在这里?不是林觉捣鬼还有谁?这臭小子,回头瞧老夫怎么收拾他。

    方敦孺咬牙切齿的时候,台上的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已经和方浣秋见了礼。虽然二人也并不知道这个方秋是何许人也,也不闻其名。在平日里,他二人是根本不屑于跟这些不名之人见礼的,但在今日大庭广众之下,也只能违心的说着‘久仰久仰’之类的客套话。

    “规则都已明了,一炷香之内,填词一首。必须是当场新作之词,不得拿旧作敷衍,词牌不限。准备,点香!”

    赵子墨一声唱喏,杂役点起了插在案上香炉中的一根香,袅袅青烟摇摇而起,香尖红红的慢慢往下燃去。

    司马青衫手持横笛在台侧负手漫步,只数步之后,便快步走到桌案旁,提笔开写。

    “这么快?好厉害啊。果然名不虚传。”

    “他只走了六步,我一步步的数着的。曹植写诗走了七步,他比曹植还少一步。这还是人么?”

    “且莫吹他,看他写的如何……”

    台下一片议论之中,司马青衫刷刷落笔,不久后一首新词写就。而此时,东方未明也来到了桌案旁铺纸开写。两位被誉为大周词坛双壁的明星人物果然都是才高八斗之人,香只燃了一小节,一人写就,一人开写。

    与此同时,旁边站着的那名方秋方公子却还呆呆的站在台侧,不知在想着什么?

    方浣秋的心咚咚的乱跳,第一次站在黑压压十几万人面前的台上,这种感觉让人窒息。刚才上台来的时候,方浣秋怀疑自己要当场犯病晕倒。但她知道,红船船厅长窗里,一个坚定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她不能让林觉失望。况且,她只是上来表演一下自己的书法,至于新词,林觉已经写在纸上塞在她的手心里了。

    方浣秋必须等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离开她才能去桌案旁展开小抄抄写一遍,否则会被他们发觉。所以,她呆呆的站在台侧,低头抠着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