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七零章 上位者的威严
    林觉口中如此,但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升起了巨大的怀疑。绿舞在自己心目中的重要性只有林家人知道,自己为了她可以将林全弄得妻离子散被家主赶出杭州,经过那件事,很多人都知道自己为了绿舞可以不顾一切。而海匪如此准确的从绿舞身上下手,这很可能是林家有人泄露了情报,指导了海匪的行动。再加上从龟山岛回来之后产生的关于寿礼船情报的疑惑,种种迹象表明,林家极有可能有人通匪。林觉不愿相信自己的推测,但却又不能解释这种疑惑。

    “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早说过,他们还会再来的。我也告诉过你,要提醒身边人注意安全。”高慕青低声道。

    林觉叹道:“我也早就提醒了绿舞啊,她现在基本上都不怎么出门了。而且这是大白天啊,她和几名丫鬟结伴上街去买菜,谁能想到海匪如此嚣张?光天化日之下,杭州城中也敢动手?这已经到了何等地步了?”

    高慕青皱眉道:“海东青都敢造反,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亡命之徒,岂能以常理度之。现在你要考虑的事该怎么办。有其一便有其二,这事儿怕是没完没了。”

    林觉闭目沉默了片刻,睁眼看着高慕青道:“慕青,你说的对。树欲静而风不止,海东青是绝不打算放过我了。这一切只是开始。不但是我,现在连我身边的人都成为了目标,这件事看来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了。一味对策忍让并不能带来安宁,我不想死在他手里,也不想身边人被他所害。既然他们要我不安宁,要我死,我便要他们彻底完蛋。”

    高慕青秀眉微挑,惊讶道:“你……想好了应对之策了么?”

    林觉缓缓点头道:“这段时间我确实想了许多,心里也有了个计划。我不知道这个计划是否能成功,但我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与其等死,不如一搏。”

    高慕青道:“能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么?”

    林觉轻声道:“当然要告诉你,事实上这个计划中的关键之处需要你帮忙。可是我又不好开口,因为此事太过冒险,很可能将你也牵扯其中。所以,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高慕青瞪着一双明眸看着林觉静静道:“林觉,我早跟你说了,这不仅是你的事,也是我的事。你若以为我也能置身事外,你便大错特错了。海东青也不会放过我的,仇彪之死我也有份的,对付完了你,便轮到我了。所以这是你我共同的事情,帮你便是帮我,所以你无需顾忌什么。”

    ……

    一场暮春的雨水洒落下来,持续了一天一夜天才放晴。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每年五月开始,梅子成熟的季节,连续的阴雨天总是以这样一场春雨拉开序幕。所以,在这样的放晴的天气只是短短一瞬。很多人开始赶紧享受这春阳的照耀,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将很难再有春日温煦阳光的抚慰。等太阳再次制霸天空时,那时已经是让人难以忍受的炎炎夏日了。

    梁王郭冰便是在此刻享受五月春阳中的一个。此刻他坐在后园一棵树荫浓密繁茂的大树下,眯着眼享受着枝叶缝隙之中点点洒落的阳光,嗅着春雨之后院子里泥土和花木的新鲜气息,听着蜜蜂的嗡嗡声,心中甚是宁静安详。

    脚步轻响,垂门假山之后,胖胖的王府管家提着长袍一角快步疾走而来,来到郭冰身前躬身行礼。

    “启禀王爷,有人求见。”

    “不见!”郭冰眼都没睁,微微摆手道。

    “……是那位林公子。他说有要事求见。”胖管家道。

    “林觉?他来干什么?本王不是请了他好几次,都推说学业繁忙不给面子么?现在来见本王作甚?”郭冰睁眼皱眉道。

    “是是,小的这便去打发他走。”

    管家转身欲行,身后传来郭冰的声音。

    “带他进来见。命人上座上茶。”

    不久后,林觉的身影出现在了垂门口。郭冰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喝着茶看着远处一从开的火热的杜鹃花。

    “草民林觉,见过王爷千岁!”林觉快步来到郭冰面前跪拜行礼。

    “咦?这不是林觉公子么?什么风儿将你这大忙人给吹来了?林公子居然来见本王了,真是本王的荣幸啊。”郭冰呵呵笑道。

    “……王爷,何必如此折煞在下?在下可受不起。”林觉咂嘴道。

    “嘿,你还有受不起的么?鼻子翘的跟象一般。本王请了你那么多次,都请不来你。你怕沾上本王么?本王便这么让你讨厌么?”郭冰冷声道。

    “不不不,王爷言重了。实在是书院管束的紧,根本没法脱身。你知道,我那恩师方敦孺是个极为严肃的人,还有个薛谦薛先生,那也是极为一丝不苟之人。他们不许,我实在是没办法。师者为尊,师长如父,我怎能违背他们的话?还请王爷原谅则个。”

    林觉毫不犹豫的将黑锅扣给了方敦孺和薛谦,因为他知道,这两位郭冰也是拿他们没办法。人家不贪慕权势富贵,名气又响亮,王府也拿他们没招。

    “罢了罢了。本王本是因为……那一件事情想找你来嘉许奖赏的。唔……上元夜在南山的那件事情……你办的不错。没想到那个狗东西居然如此狗胆包天,还好有你在场,格杀了他们。否则薇儿恐遭不测,那可是本王终身之憾了。本王叫你来是要嘉许你,你怕是以为本王要问你的罪了吧。”郭冰眯着眼笑道。

    “没有没有,那件事郡主想必也是跟王爷禀明了的。在下并非因为那件事而担心。不过毕竟是一件大事,草民心里说不怕那是撒谎。这数月来,确实有些忐忑。毕竟,在下手底下杀了人,而且……还是名满天下的重要人物,着实是有些心里发虚。”林觉皱眉道。

    郭冰点点头,林觉的表现很正常。杀了人没有心里不虚的,林觉自然也不例外。

    “呵呵呵,不用发虚,你就放心吧。得知此事后,本王已经命人去善后了。那间木屋里的两具焦炭都已经掩埋了。还有那两名车夫在山谷里的尸首也已经掩埋了。司马青衫和东方未明结伴离开杭州去云游天下的消息也早就放出去了。他们不见踪迹,那是他们正在游历名山大川呢。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不见踪迹也没什么。高山险峻,大河流急。失足掉落山崖摔死,被河水冲走,或是遇到了野兽毒虫死在大山里,那都是有可能的。名山大川锦绣美景虽然令人向往,但也是有危险的。”郭冰呵呵笑道。

    林觉正色道:“原来如此,我说最近见不到他们在杭州露面呢,原来是去云游天下赏玩美景去了。怪倒是不见消息,也有可能遇到仙人,被度上仙界当神仙去了,也未可知啊。”

    郭冰鼓着眼珠子看着林觉,忽然身子抖动爆发出一阵爆豆般的大笑。林觉也咧嘴跟着笑了起来。

    “你这小子,绝非善类。不过你到还是做了几件帮了本王的事情。寿礼的事情你不要赏赐,本王邀你入府为宾,你也推辞不愿。这次救了薇儿,本王要奖赏你,你却又避而不见。你告诉本王,你心里怎么想的?”郭冰笑道。

    林觉拱手欲言,郭冰指了指旁边的凳子道:“坐下说话。”

    林觉道谢坐在郭冰身侧,笑道:“王爷,非是草民不识抬举,而是两件事其实草民都有责任,所以不敢受赏。说是草民帮王爷,其实是草民自己在帮自己罢了,岂敢再要王爷的赏赐?”

    郭冰冷哼道:“你这话倒也不假,本王可不欠你什么。薇儿的事情若不是司马青衫拿了伪造的你的邀约信来请的话,她未必肯去。薇儿也是见你为王府做了些事情不好驳你的面子。但说起来,确实跟你有关。”

    “是是是,王爷说的都是实情,害的小郡主受到惊吓,差点被那狗贼给害了,我也心中不安。好在事情都摆平了,当真侥幸之极。”林觉沉声道。

    “嗯,这些事不用提了,都过去了。你自己嘴巴严实点,便没什么事情。除非你自己活的不开心,那也由得你。那么,你今日前来,却又是我为何啊?是不是改变主意,同意入我王府为幕宾了?”

    “王爷,今日草民前来,确实是有件事要请王爷帮忙。但也不是入幕之事。”

    郭冰斜眼看着林觉道:“你这么个神通广大之人,还要本王帮忙么?”

    林觉怔怔看着郭冰,忽然起身跪倒在地行礼道:“草民恳求王爷救我一救,在下遇到大麻烦了,此事王爷若不施以援手,草民恐有性命之忧。”

    郭冰一愣,坐直身子诧异道:“怎么了?什么事这么严重?竟有杀身之祸?你是又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起来说话。”

    林觉道谢起身,沉声道:“王爷,这件事其实是龟山岛夺回寿礼之事的后遗症。王爷还记得我跟您说的那事么?便是在龟山岛上我杀了那个二寨主仇彪的事情。他的身份王爷也知道的。”

    郭冰皱眉道:“你是说海东青的二儿子江金贵?化名仇彪的那个人?”

    “正是,当日他便是被我亲手所杀。现在消息传出去了,海东青知道了是我所为,而且也查到了我的身份。从年后到现在,他已经派了数拨人手前来截杀我。还好我运气不错,躲过了他数拨截杀。但他奈我不得,现在将爪子伸到了我林家人身上。前几日我房里的丫鬟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他们劫持。幸而我那丫鬟机警,半路上跳出马车坠入清波桥下河水之中,他们才没有得逞。王爷,现在我林家上下人心惶惶个个自危,吓得连门都不敢出。王爷可要帮帮我们啊,不然我林家上下性命不保了。”

    “什么?”郭冰吸了口凉气,沉声道:“竟有这等事?”

    “王爷,在下岂敢胡言乱语?千真万确之事。松山书院东坡的树林里还有十余具海匪的尸首,那是他们截杀我的时候,恰逢我身边有个武艺精湛的朋友,帮我料理了他们。否则从那天之后,我便已经死了。王爷可派人去查看便知真假。”林觉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