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二零二章 情报
    “爹爹,你好狠的心。竟然不给我一点机会。爹爹既然如此瞧不起我,当初为何要生下我。生了我之后,为何又带着我来岛上。我情愿跟娘在牛家村呆一辈子,也不愿留在这岛上。”江金富咬牙狠狠的道。

    “混账东西,你是疯了么?跟我来说这种话?你不稀罕当我的儿子是么?好,那老子便将你这条命收回来,反正你也不稀罕,老子也一了百了。”

    海东青腾地跳起身来跨步而至,他伸出大手一把揪住江金富的发髻,只一按,江金富便趴在了地上。海东青照着江金富的身上便是一阵拳打脚踢,喝了酒之后下手力道极大,几拳砸的江金富几乎晕厥,几次重踢将江金富的后背侧肋踢得剧痛。江金富抱头大声哭叫,声音传的老远,吓得周围警戒的海匪们都面面相觑。

    十几名海东青身边的护卫之前还隐没在黑暗里,此刻见状忙上前劝解,因为他们看到岛主愤怒的像是失去了理智。打的人是大公子,再怎么说也是岛主的儿子,这么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的。

    “岛主息怒,岛主息怒。不能再打了。岛主,那是大公子啊。”众人七嘴八舌的拉扯着。

    海东青终于停了手,骂骂咧咧的被几名护卫扶着退后,地上,江金富被打的像是瘫在地上的一滩烂泥一般,动也不动。几名护卫忙上前查看,将江金富扶起来。江金富眼睛微闭,脸上惨白。嘴角还滴着血。

    “混账东西,我早就想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了。你这个不肖之子。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了些什么。你兄弟被杀的消息传回来时,岛上众兄弟无不悲伤,只有你,那天晚上居然还摆酒席庆贺,叫了几个女子唱曲儿。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便如此恨你的亲兄弟么?你想接班?痴心妄想。老子一直没说出此事,是老子怕丢脸,怕被兄弟们笑话我生了这么个蠢货出来。你今日还跑来跟老子叫板。老子打死你也不冤。”海东青兀自怒骂道。

    江金富身上疼痛不已,但和他心中的愤懑和怨恨相比,身体上的疼痛算不得什么。原来自己的一举一动爹爹其实都知道,爹爹定是派人暗中的监视自己。那是有多么的不信任自己,才会让人来监视自己的儿子。可笑自己还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以为金贵死后自己的机会来了,但其实,自己根本没有机会。爹爹恨不得一刀杀了自己。

    “爹爹,儿子错了,爹爹息怒。儿子今晚不该来打搅爹爹,儿子……告退。”江金富强忍疼痛跪下磕头。

    海东青骂道:“快滚,留你一条命,以后再敢来放肆,即便你是我海东青的儿子,我也留不得你。听明白了么?”

    “儿子明白。儿子告退。”江金富挣扎起身,踉踉跄跄的离去,两名护卫想上前搀扶,被江金富挥手挣脱,不久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海东青兀自怒气冲冲的坐在椅子上,端起凉茶咕咚咚猛喝几口,看着江金富离去的方向骂道:“混账东西,一无是处,我海东青英雄一世,怎地生了这么个儿子。混账!”

    ……

    按理说,高慕青和海东青双方交易达成,高慕青也没有了留在桃花岛上的必要。然而高慕青却并没有告辞离开的意思。当然,高慕青自然知道自己必须留下的原因,因为他们真正要干的事情尚未开始,她无法离开。但高慕青给海东青的理由是,自己想陪着林觉走完这最后的几日时光,毕竟他是自己的夫君,等他死了之后,她想带着林觉的尸体回去安葬云云。

    海东青等人背地里嘲笑这个高慕青的迂腐,一个土匪却学人家从一而终,这可真是好笑。但当面却是好一顿赞扬,称赞高慕青有情有义,仁至义尽云云。当然,对海东青而言,高慕青多留几天或许也是件好事,也许能够进一步的加强关系,或许能够说服高慕青明白自己即将进行的大计划,让她能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卖命。

    六月初八傍晚,一艘快船抵达桃花岛西北方向的码头,船上两人亮名身份之后便畅通无阻的上了岸,并且直奔聚义厅方向而去。不久后,他们便来到了聚义厅前的广场上。

    守卫的匪徒拦住了匆匆走向聚义厅大门的他们。

    “干什么的?不得乱闯!”

    “哦,我等是飞鱼营的信使,有重要情报要禀报岛主和军师,烦请通报。”两名匪徒忙解释道。

    飞鱼营是海匪的一支,专门负责的是小岛之间的信息来往以及和潜伏于内陆州府之中人员联系,因为作用重要,故而直接向海东青负责,地位颇高。此营匪兵配备腰牌,除了某些重要的地方之外,可在岛上畅行无阻。但聚义厅是山寨重地,他们却也没有直接进入的权利,必须要先行禀报。

    “哦?原来是飞鱼营的兄弟。不过你们来的不巧啊,岛主和军师午后去南边的珊瑚岛上去视察防浪防飓风的工事了,不在本岛之上。”守卫聚义厅的匪徒头目摊手道。

    “啊?那可怎么办?不知道岛主和军师什么时候能回来。”

    “那我哪里知道?估摸着怎么也得明天午后吧。去珊瑚岛这一段都是暗礁遍布之处,晚上是绝对不能行船的,要回来也是白天坐船回来。”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我等有紧急情报要禀报岛主和军师,一刻也耽搁不得啊。能不能安排兄弟送我们连夜去珊瑚岛禀报?此事着实耽搁不得。”两名送信的匪徒急的团团转。

    “晚上去珊瑚岛?你们疯了么?谁敢晚上过暗礁滩?没得撞破了船落水成了海老虎的点心。这事儿咱们兄弟可帮不上你,我等兄弟的职责是守卫聚义厅,派人夜里出岛的事情我们可办不到。说句实话,你这个要求便是找谁,谁也不会搭理你们。你们自己不要命,别人可不跟着你们发疯。”

    两名送信的匪徒对视一眼,跺脚道:“这可完了。这消息要是耽搁了,岛主定会要了我们的命。这可如何是好?”

    守卫的匪徒见这两人确实焦急万分,于是问道:“当真消息这么紧急么?若实在是必须要送到,你们或许可以去找大公子想想法子。大公子手上有艘铁头船,不怕暗礁碰撞。而且大公子若是下令派人送你们去,也没人敢反对。”

    “大公子么?找他成么?”

    “你们两个可莫要狗眼看人低,二公子死了,现在大公子可不同以往了。罢了罢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们只是指点你一条明路罢了,去不去你们自己看着办。是你们自己说消息紧急的,看来你们倒也并不着急。”

    两名送信的匪徒凑在一起商议了几句,终于拿定了主意。消息太过紧急,他们今晚必须送到,这是他们的首领下达的死命令。此时此刻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了。大公子那里或许真的会帮上忙,不妨去求一求。

    两人在其他人的指点下很快便在聚义厅南坡下找到了大公子江金富的住处。夜幕低沉之中,大公子住着的石屋里热闹的很。醉醺醺的江金富正敞着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肚子坐在软席上,一旁,几名衣衫不整的女子正小心翼翼的在旁伺候着。其中两人脸上还有巴掌印,那正是江金富打的巴掌印。他满腹的怨恨无处发泄,只能拿这些女人出气了。

    灯光照耀之下,可以明显看到江金富的身上贴着七八处膏药。那都是那天晚上海东青胖揍一顿的后果。可不仅仅是这些外边可见到的伤口,事实上当晚回来后检查伤势,岛上的郎中告诉江金富,他的肋骨断了两根。那正是海东青猛力击打造成的后果。

    江金富得知自己的肋骨都被打断了的时候,骂了一晚上老狗老混蛋老贼之类的话。这哪里是自己的爹爹啊,这是要杀了自己啊。这老狗真的下的去手啊。

    灯光下,江金富一口一口的喝着闷酒,两肋隐隐的疼痛让他不时的皱眉骂几句。他的脑海里一直都乱糟糟的。现在看来,自己的前途是一片黯淡了,爹爹都恨不得打死自己,还指望他能为自己做些什么?一想到今后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只能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接班,而自己沦为边缘人物,被人在背后嗤笑,江金富便气的浑身发抖。

    有人进来在江金富耳边禀报,江金富皱着眉头喷着酒气摆手道:“不见不见,什么他娘的飞鱼营?怎不找旁人去?找我作甚?我可没功夫。”

    亲随忙转身要出门回绝求见之人,江金富却又叫住了他。

    “等一等。你说的是飞鱼营的人?他们有紧急情报禀报岛主?”

    “是。他们是这么说的,说一刻不能耽搁。他们只能来求少岛主下令,派人送他们去南边的珊瑚岛。”

    “什么消息,这么着急?叫他们进来说话。”江金富坐直身子,将绸衣的扣子扣上,摆手挥退一旁衣衫不整的几名女子。

    片刻后,两名匪徒快步进来,躬身给江金富行礼。

    “小人等见过大大公子。”

    江金富一听大公子这个称呼,心里涌起一股恶气。那晚自己见了爹爹之后,之前所有见到自己称呼‘少岛主’的人都改了称呼,改称为大公子了。虽然之前少岛主的称呼也是一种客套,并非正式任命宣布,但那晚之后,显然爹爹已经严禁他们喊自己少岛主了。这说明爹爹已经丝毫不掩饰他根本不会让自己接班的意图。

    不过此刻江金富在意的不是这件事。

    “你们两个是飞鱼营的人?”

    “是,小人张小甲,他是王小丁。我二人是飞鱼营杭州城分号的信使。隶属于孙头领属下。”两人边禀报,边将佩戴的身份腰牌递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