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二七四章 混乱之夜(中二)
    林觉冷笑道:“你倒是有理了。然则,我在龟山岛上身份也被人识破,自然也是你通风报信了?”

    “是我,你去龟山岛送死,我也没法子。我不能让你坏了事。可惜的是,你跟爹爹说了你的计划,爹爹告诉我之后我忙送消息去龟山岛,但却迟了一步,你居然已经得手了。我不得不佩服你还是有点本事的。”林柯咂着嘴不无遗憾。

    “好,这是一件。第二件便是,当年你为了活命,跟海匪写下了保证书,为他们提供物资钱银。这么多年来,你是如何隐瞒家主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家主难道不查账目么?无所察觉么?”林觉问道。

    “林觉,你只要想做一件事,总是能想出天衣无缝的办法的。我林家船行中有夹杂有数十名海匪安插的人手,有两艘船是专门运送粮食物资出海的。船行的事情我做主,家主如何知晓?这些人前段时间都逃散了,因为你们剿灭了桃花岛海匪,他们害怕了,全部逃了。至于来往进出的账目嘛,这个更好办了。我林家每年往外洒大把的银子,别的不说,光是京城的二叔,每年便要给他大笔银子送礼。部分银子便以二叔的名义过账,还有杭州官员,两浙路各衙门的官员的送礼,这些都是可以作为名目过账。这个头上加一点,那个头上加一点,总共也不过几万两银子,也就过去了。再说了,这些年,若不是我,我林家怎会有今日?爹爹知道这一点,他又怎会来细细的盘查我的账目?”

    “原来如此。是啊,林家这十几年来成为杭州数一数二的大商贾,可谓是一路顺风顺水,你功不可没啊。”林觉揶揄道。

    “那是自然,我不敢说全部是我的功劳,但我的功劳也算占了七成。”林柯得意道。

    “是,你和海东青勾结,海东青派人替你暗杀商业对手,林家得意吞并他人产业,这些自然是你的功劳。”林觉冷笑道。

    “咦?这些你居然也知道。看来许兴告诉了很多。这些你都知道,那便更留不得你了。”林柯咬牙道。

    “最后一个问题。只你一人和海匪私通,还是你将二公子三公子他们都拉下水了?林家还有人和海匪有勾结么?官府之中,你还收买了什么眼线么?”

    “老二老三他们怎么会和海匪沟通?你把我当什么了?他们并不知我的秘密,我也不会让他们知道。二弟和三弟没什么本事,只知道吃喝玩乐,成不了大事。这些事叫他们知道,反而会坏了大事。他们只是看你不顺眼罢了。林家也没其他人更海匪有瓜葛,你莫非以为林家个个通匪不成。至于官府之中,我自然是结交了一些朋友,但你以为我会蠢到冒着大风险拖他们下水么?他们想得到好处,我只消花些银两,请他们吃喝玩乐,他们什么话都会告诉我,甚至我连多问一句都不必。你们的那些计划,本就不是什么太机密的事情,知道的人也太多,我想打探消息也根本不用费太大心思。”

    林觉微微点头道:“明白了,我的话问完了。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其实你杀了我也并非无人知道你的秘密。”

    “我知道,但海东青不会揭发我的,原因我都说了。”林柯满不在乎的道。

    “我说的不是海东青,和我一起审讯许兴的还有一个人,便是那龟山岛的大寨主高慕青,她也知道这个秘密。你能杀了我灭口,但你杀得了她么?”

    林柯错愕片刻,皱眉道:“她也知道?是了,你跟这个女匪首不清不白的,她为了你一起去岛上拼命,自然也是知道的。这个……倒是有些棘手。不过……其实也无妨,据说她现在已经被朝廷逼着不知逃向何处。即便她发声,也不过是土匪的攀咬,谁会信她。倒是你,才是最不能留着的。”

    林觉叹道:“不得不说,你说的很有道理。”

    林柯笑道:“多谢夸奖,我不得不考虑的缜密些,毕竟我也是提着脑袋干事的。”

    林觉冷笑一声道:“但是,大公子,有一件事你一定没有算到。”

    “什么?”林柯不以为然的问道。

    林觉忽然缓缓的举起手臂来。

    “你……你怎么还能动?”林柯一惊道。

    林觉不答,左手攥住下垂的右手袖口用力一捏,滴滴答答一片褐色的液体流了下来,流的满桌都是。

    “这是……什么?”林柯惊愕道。

    “有一种海里生的东西叫海绵,你知道么?我这次去海匪巢穴发现了一捆这样的东西,我便带回家里来了。本来想垫在席子下做个席梦思什么的。这东西吸水能力很强,一碗水放进去一小块会被吸得干干净净。我这袖子里边有这么一块,那是我特意让绿舞替我缝在里边的。刚才喝酒的时候我用袖子遮着嘴巴,将酒水倒在袖子里,全被这东西吸干了。你一直盯着我,却没发现有丝毫酒水淋漓倾倒之象,必是以为我全部喝下去了吧。抱歉,两杯酒我一滴也没喝。所以,我并没有中毒,自然可以行动了。”

    林觉一边说,一边从袖口里撕扯出一团乱糟糟的东西丢在桌上,桌上的毒酒也很快被海绵吸干。

    林柯惊愕的张大嘴巴,半晌后点头道:“果然,我小看你了,你是有备而来。你知道今日是要摊牌是么?”

    林觉道:“当然,昨晚我说了那些话,你定会有所怀疑。今日你请我来这偏僻所在,还会安着什么好心么?其实不管有毒无毒,我都不会吃你这里的任何东西。”

    林柯错愕片刻,叹道:“确实是小看你了,那么你手里有火器,要来杀我了么?”

    林觉摊手道:“我并没有带火器来,况且我又怎会杀你。杀了你我岂非也逃不掉了。难道家主会相信我的话么?我便是告诉他,你和海匪勾结十几年的事,他们也绝不会信的。我很清楚。”

    林柯呵呵笑道:“算你有自知之明,你也知道你说了也是没人信的,爹爹根本不会信你。你杀了我,你也活不成。我倒是忘了这一节了。看来你比我考虑的还要周到些。”

    林觉缓缓起身道:“我杀不了你,但是我会将今晚的事情全部告诉家主和二伯。他们信不信我不管,起码我做到了我该做的。”

    林柯摇头道:“你还想走么?你既然没带火器杀不了我,那么我便要杀你了。你喝了那毒酒多好,大家落得干干净净的不用费事。可是你不肯乖乖的死,那么我只能用强了。事情总是越来越麻烦,哎,我就知道,没有一件事是让人顺心的。”

    林柯叹息着缓缓起身,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来,那长剑是早已藏在桌子下边的,正是为了以防万一之用。

    “大哥,你这是唯恐我不死啊,居然做了多手的准备。”林觉也长长的叹息着。

    “林觉,我也不想啊。你不死,对我便是个巨大的威胁,对不住了。”林柯站起身来提着长剑慢慢的绕过桌子,将林觉逼向屋子一角。

    林觉慢慢的后退,林柯面露冷笑一步步的靠近,手上的长剑在幽暗灯光之下闪闪烁烁发出寒光来。林觉的目光投向门口,他的手伸向腰间,他并非没有带火器,他不但带了而且早已火药上蹚虽是击发。今日之行如此凶险,他又怎会允许自己毫无准备的冒这等风险。但他却在等待他人的现身,若自己的计划没错的话,他们应该早就来到这别苑之中,林柯的所言所行也都尽入他们耳中了吧。

    林柯已经逼近林觉身前数步之外,已经做好了砍杀的准备。林觉也的手也已经握紧了王八盒子冰凉的枪柄,准备在对方冲上来之前轰杀此人的时候。虚掩的屋门无风自开,两个黑色的人影终于缓缓出现在门口。林觉长舒一口气,心道:你们可算是现身了。不到要刀兵相向的时候,你们怕是不肯出来。

    门口二人都穿着黑袍,或许并不是黑色的,只是在黯淡的光线下漆黑一团而已。他们的脸色却是苍白的,在黑袍的反衬之下,形成鲜明的对比,显得毫无血色。

    “柯儿,还不……住手。”一个苍老的声音颤抖着喝斥道。

    林柯愕然回头,惊慌的叫道:“爹爹……,二叔……,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来者正是林伯庸和林伯年二人。两个人都面色煞白,表情阴沉而扭曲。

    “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这个林家的不肖子孙……”林伯庸缓缓摇头叹息道:“万没想到,你居然做下这等蠢事,你太让我失望了,太让我失望了。”。

    “爹爹……我……”林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猛然间,他恍然大悟,指着林觉厉声大骂道:“林觉,你这个混蛋,是不是你阴我。是不是你……”

    林觉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林柯的反应还算迅速,很快就意识到这是林觉做的局,自己已经坠入局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