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二八七章 卷铺盖混蛋
    终于,膝头上的那本厚厚的账册翻到了最后一页,林觉揉了揉眼睛合上了账册。看了看桌上堆积如山的账册,林觉皱了眉头,这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是无法看完的,也不急在一时。

    “搬回去锁上吧,回头再看。唐师爷辛苦了,几位也辛苦了。一大早便折腾你们几位来陪着,甚是不该。”

    唐师爷忙躬身笑道:“小公子说哪里话,这是我等的职责所在。我等便是负责协助小公子管事管帐的,小公子但有所需,我们随时都恭候着。”

    林觉微笑点点头,唐师爷摆了摆手,几名师爷上前来小心翼翼的抱起一叠叠的账簿往里屋走,重新锁进柜子里。回头来将钥匙交给唐师爷,唐师爷珍而重之的揣在怀里。

    “公子,茶都凉了,我给你去重新沏一杯。”绿舞用手背试了试茶盅的温度,轻声道。林觉来船行大厅当大管事,绿舞自然也跟着来伺候茶水,据说中午还要在这里吃饭,绿舞更是不可或缺了。

    “不用了,大热天的,凉茶解渴。”林觉端起茶盅喝了一口,探头看着外边的天色。

    “几时了?”

    “哦,回禀公子,应该快到辰时了。”绿舞道。

    “快辰时了?”林觉皱了眉头,因为他发现到现在为止,厅中依旧空无一人,昨晚自己要求那些掌柜管事的辰时来此议事,怎地到现在一个都没来。

    “小虎,去瞧瞧院子里有人么?”林觉沉声道。

    林虎答应一声,快步走到厅门口朝院子里张望,半晌后回来禀报道:“来了七八个,都在树荫下站着呢。”

    林觉面色稍霁,吩咐道:“请他们进来坐,站在外边作甚?唐师爷,着人弄些凳子来让他们坐。”

    唐师爷道:“哪有那么多凳子,以前掌柜管事们来回禀事情都是在阶下站着的。”

    林觉心道:林柯好大的派头,站着也就是了,连大厅都不让他们进。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待会去买些椅子凳子备用。”林觉吩咐道。

    唐师爷连声应了,看向林觉的眼神也有了些异样的亲切。这小公子看起来是和气温雅之人,以前的大公子可不会这么做。但问题是,小公子这般温雅,可如何能降的住这些掌柜的们。

    七八名掌柜管事的被请进大厅之中,他们上前给林觉行礼,林觉笑着还礼,寒暄几句后几人便静静的站在角落里不说话了。林觉本想跟他们随便唠唠,但几人似乎神情有些怪异,不太想多说话,所以林觉问了几句便也作罢。

    天色渐渐变得明亮起来,陆续又有十余名掌柜的和管事的到来,被请进了厅中。这些人的神情都有些奇怪,相互见了面都露出诧异的表情了,不久后也都沉默的站在厅中不说话了。

    林觉一口口的喝着茶,脸上神情若有所思。他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辰时将至,四十多名林家的掌柜和管事到现在只来了一半不到,这定是有问题了。

    “铛!铛!铛!铛!”码头南边宁静寺的钟声敲响,那是宁静寺的和尚们早课结束的钟声。这钟声的响起,也意味着辰时已至。

    林觉端着茶杯静静的听着这钟声,直到钟声完全停止,他一口喝干茶盅中的茶水,呸的一声吐出一片茶叶站起身来。

    厅中二十余名掌柜和管事都愣愣的看着林觉,有人的脸上露出怜悯之色来。还有人仔细看着林觉的脸色,想知道林觉的心情如何。

    林觉面无表情的来到众人面前,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那上面是四十多名本该到场的掌柜的名单。

    “诸位掌柜管事先生,辰时到了,我请诸位辰时之前便到,现在看来人数不够啊,我们点个名吧。”林觉沉声道。

    众掌柜管事默默无声,他们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昨天半夜都接到了一些人传递的消息。那消息是让他们今日不许来船行大厅见新任的大管事。这些人自然明白是谁想这么做,林家内部的纷争让这些掌柜的和管事的很是为难。很多人经过权衡做出了抉择,在长房公子和林觉之间,他们不得不有所取舍。不来的那些人自然是认为长房二位公子得罪不得,而来的这些人却是遵循了对家主的承诺,当然其中有的人是看不惯二公子和三公子的作为。

    点名开始,按照名册上该到的名单,林觉一一的念出名字开。来到这里的林觉都颔首打个招呼,算是认识对方。没来的林觉用毛笔在他们的名字前面打上一个小小的勾号。片刻之后,点名便结束了。

    “今日本该实到四十六人,现在到场的二十四人,还有二十二人没有到此。唐师爷,以前大公子召集商议事情,情形也是如此么?”林觉看着手中的名单轻声问道。

    唐师爷预感到了一场暴风雨的来临,上前低声道:“大管事,大公子在世时并没有这种情形发生。偶有不能到的,也是要提前告假的。”

    林觉点点头道:“那么这些人有没有告假呢?若是告假的话,唐师爷应该知晓吧。”

    唐师爷心中叹息,沉声道:“他们并没有来告假,若是告假,确实先经过我这里,由我禀报大管事。”

    林觉点头道:“明白了,既没告假,又缺席会议,那是什么缘故?谁能告诉我其中的原因?”

    所有人都沉默着,他们有些替林觉难过。这位小公子怕还是蒙在鼓里,还不知两位长房公子暗地里弄得勾当。

    林觉扫视众人,沉声道:“怎么?没人知道么?还是说我昨晚说的不够明确?我说了辰时,这些人莫非以为是午时?或许我们该等一等他们?”

    一名掌柜的终于忍不住道:“大管事,莫等了,他们来不了了。”

    “哦?那是为何?”林觉歪头问道。

    “哎!大管事别问了,问了我也说不出来,总之,莫要等他们了。”那掌柜的道。

    林觉缓缓点头道:“我明白了。看来等了也是白等。诸位,我很高兴还有你们这些人能来,这说明我林家的掌柜和管事们还是识大体的人。林觉虽然对商贾之事不甚了解,也没好好的接触过这些。但我对做生意还是有些认识的。据我所知,做生意的人最讲究的是诚信,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大管事说的是,家主一直教导我们要诚信为本,这也是林家生意上的重要训条之一。”唐师爷轻声道。

    林觉点头道:“很好,诚信为本,既是我林家生意的信条之一,那么不诚信之人,便不配在我林家做事。守时尊诺便是诚信的一种,昨晚我说的明明白白,众人也答应的干干脆脆,然而此时此刻却有二十二人公然不至。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诚信之人。鉴于此,我做出如下决定。”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林觉,他们感受到了林觉身上迸发而出的凌厉的气质。看着林觉冷冽的双目,他们预感到了将有大事要发生。

    “林颂林润二人,身为林家长房子弟,本该守时勤勉,然而这二人公然不至,亦无理由。这样的人如何能够信赖?故而,我宣布,从即日起,林颂不得再掌管林家粮油商铺,其所兼东河船行分号并三座码头总理的职务一并解除。林润掌管中河船行分号以及码头调运之职同时解除。交接之后,即刻生效。”

    “什么?”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林觉一开口便先对长房两位公子动手了。将他们的职务一撸到底,扒了个精光。

    震惊还在继续,林觉的声音继续响起:“今日未到场的还有,林家布行掌柜孟远冬……北门粮铺掌柜齐德利……西城米粮店掌柜马玉,西城粮油铺掌柜江大安……中河九号码头管事吴刚……东河十九号码头管事赵焕章……东河二十一号码头管事李木根……”

    林觉一连串的说出二十名未来参会的掌柜和管事的名字及其职务来,最后沉声道:“以上人等,一律辞退。即刻结算工钱,着他们立刻和其手下副手交接,卷铺盖离开林家,不许拖延抵赖。若有损坏物产的该赔的赔,该算的算。撒泼闹事的即刻拿下报官。”

    “……”

    “……”

    所有厅中之人都傻愣愣的看着林觉,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一个念头来:“了不得了,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唐师爷脸色发白,上前劝道:“大管事,不可如此啊,不可如此啊。如此大规模的人员变动,不能草率啊。”

    “草率?这些人今日如此,是故意做给我看的,给我难堪,有组织的对抗我,给我个下马威。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明白?昨晚诸位都在场,家主和二老爷点名要我接任大管事,说了一切由我做主。我本不想当这个大管事,但既然当了,哪怕只是一天,也绝不允许这些人如此嚣张,欺上跋扈。这些人辜负了家主的信任,失去了身为林家雇佣之人最起码的准则,不适合再留在林家,这一切都是他们自找的。”林觉冷声喝道。

    “要出事的呀,大管事,这么一来,岂不是要闹起来了么?收不了场的啊。”唐师爷连连咂嘴道。

    林觉冷笑道:“收不了场?他们比海匪还难对付么?我曾面对数万海匪,依旧毫发无伤归来,我治不了他们?唐师爷,莫要多言了。诸位掌柜,你们能来,我很感激。我林家需要你们,你们切回去做事,今日你们当中我要提拔一些骨干出来担当重任,希望你们好好的做事,我林家不会亏待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