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二八八章 聚众滋事
    众人此刻哪里有心思听这些,他们都在担心这件事如何了局,但见林觉转身喝道:“林虎,大公子和赵连城人呢?昨晚的事情可都办好了?”

    林虎忙道:“全叔和赵连城就在码头外等着呢,就等着公子下令呢。”

    林觉道:“好,叫他们来。”

    林虎飞奔而去,不久后,林全和赵连城带着三四十名汉子蜂拥而来进了大院。林觉站在台阶上将手上的名单交给林全道:“大哥,辛苦你了。这上面名字前面带勾的,全部已经被我解雇。你和赵连城带着人去一个个的盯着他们收拾铺盖卷交接事务限时离开。”

    林全接过名单,一眼便看到了林颂和林润的名字,神色略显迟疑。

    林觉冷声道:“怎么?大哥不敢?那我换个人去。”

    林全忙摆手道:“别别,我去。有什么大不了的,你是大管事,我怕个什么?我是奉了你的命令的。”

    林觉点头道:“你明白就好,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命令。即刻便去。”

    林全舔舔嘴唇,回头来一挥手,带着赵连城和数十名大汉扬长而去。

    ……

    太阳已经升起,气温已经开始升高灼热。一号码头的船行大厅之中,因为有着浓密的树荫遮盖,又是在宽敞的屋子里,所以其实很是凉爽。从林觉坐在那里喝着热茶却一滴汗也没流的情形便可知道,这里的气温并不热。然而,若是看看唐师爷和几名其他师爷脸上的瀑布汗,却又会得出这里的气温已经如火如荼让人难以忍受的结论。

    正应了那句话,心静自然凉。此刻唐师爷等人的大汗淋漓燥热难耐,正是他们内心焦灼和担心的写照。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今日小公子第一天上任,便要闹出一桩天大的大事了。

    唐师爷何尝不知道这是长房二公子和三公子暗地里启衅闹出来的事儿,但即便是在唐师爷看来,林觉公子也不能如此冒失的做出如此的决定,这不是将暗处的矛盾激化摆到明面上对抗么?况且林觉公子的命令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二公子和三公子怎会轻易的便被林觉解除了职务?他们怎么善罢甘休?家主知道了该怎么想?最终这件事该如何收场?唐师爷脑子里充斥着无数巨大的问号,而这些疑问他一个也没法回答,所以他焦灼无比。

    另外,唐师爷最疑惑的一点是,刚才三房长公子林全和林宅的二管家赵连城出现的时候,带着那数十名气势汹汹的大汉是什么人?他们既不是林宅之中的家丁和护院,也不是林家船行码头上的伙计和雇工,这些人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小公子弄了这么一群人出来,这难道是早已预谋好的人手?如果是真的,那可太可怕了,那说明小公子其实早已预测到今日会发生的事情,早已做好了准备了。

    唐师爷还是有些脑子的,他的猜想也确实是对的。昨晚,当林觉从林全口中得知林颂和林润拦下了那些准备离去的掌柜管事们的时候,林觉便立刻意识到他们是要闹事了。至于他们会以何种形式闹事,林觉并不太清楚。但林觉决定要做好准备。

    他让林虎去叫了林全和赵连城过来,确认了他们对自己的忠心,便吩咐他们去做一件事。林全和城里的地痞闲汉们打过交道,曾经便雇佣了这些人要半路拦截自己要打断自己的手脚。这一次林觉再一次让林全发挥的他的强项,让他去雇佣三十多名闲汉地痞。林觉给林全上了个头衔叫做林家保安大队长,美其名曰专门负责林家产业的安全,维护生意秩序。除了自己不属于任何人的管辖。林全不学无术没什么本事,惹是生非倒是他拿手的才能,这也算是人尽其才了。

    以流氓地痞为保安人员,这并非林觉的独创,而是根据地球上的经验得知。其实林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动用宅子里的家丁护院是不可能的,这些人是不会为自己得罪家主和长房公子的,所以用外边的人反而是最好的办法。

    至于赵连城,只是一个备份。那日赵连城敢得罪两位公子已经证明了这个家伙是什么都不怕的,如果林全不愿服从自己的命令,那么赵连城无疑是个最好的人选。毕竟林觉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何种情形。他需要一个更加混不吝的人来办事。所以,赵连城得到的是个保安副队长的职务,并且林觉给了他一个承诺,将会调他来船行做事,摆脱在宅子里被他的老丈人黄长青压制的沦为跑腿送信角色的所谓二管家的职务。那也正是赵连城极为希望摆脱的角色。

    林全和赵连城连夜办事,二人果然还是有些干劲的,半夜里出去找人,以进入林家船行为保安人员的名义,给予不亚于外边做工的人的报酬招揽了这帮地痞闲汉。

    事实上因为海匪之事,杭州府衙正在城内严打,街头上的闲汉地痞们最近如丧家之犬已经不敢在街头公然招摇欺凌,日子过得很是艰难。此时林家来招揽他们做事,不但有了正式的身份和职业,而且所做的事情居然还正是他们说擅长的,不用干活,每日各码头巡查,遇到小偷强盗或者是不守规矩的便去动手,且待遇不菲,这正是他们最爱的工作。

    这等好差事地痞闲汉们几乎挤破了脑袋,林全和赵连城精挑细选选了三十多名壮汉。其余人没选上的还都嫉妒的要死。林全和赵连城特意留了些银子给他们摆了几桌酒菜吃饱喝足,这才让他们怨气稍息。

    凌晨时分,林全和赵连城便带着这三十多人呆在一号码头旁边的茶铺里等候林觉的命令,林觉并不想一开始便让这些人现身,免得走漏风声,让林颂和林润有所戒备。直到需要动用他们的时候,林觉才让林虎找他们进来。林觉当然明白,命令好下,勒令林颂林润和这些掌柜管事的离职只是一句话的事,但执行则必须要有强制手段,否则便是一纸空文。对林家的两位公子和这些掌柜的而言,林觉已经不再想着跟他们讲道理。有时候道理讲了千遍,不如一脚踹过去有效。

    暴力也许真是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林觉最近对此深有心得。

    船厅里静悄悄的,令人窒息的空气中传来的只是林觉轻轻翻动账本的纸张发出的哗啦啦的声音,再仔细听还有唐师爷等一干人等焦虑的喘息声。

    绿舞交叠着双手站在一旁,眼神担心的看着坐在那里看账本喝茶若无其事的公子。即便她不太懂一切关窍过节,但她也明白,今日怕是要出大事了。公子怎么还能如此淡定的喝茶呢?公子会不会得罪了几位长房公子和家主而被家法处置打板子?虽然这一年来公子已经是自己心目中的一座高山,但一想到公子要得罪的是所有林家人心目中的阴影——家主和长房的公子,绿舞便心慌不已。可惜的是自己没办法劝说公子,也没法帮公子。

    “南无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求您让公子好好的,平平安安的,不要出大事。若有罪责,绿舞愿以身相替。”

    像以往一样,每当林觉身处危难之时,小姑娘都以这种方式去为公子祈祷。她没有能力去保护公子。但她相信佛祖的力量可以,只要自己够虔诚,佛祖会保佑公子的。

    大悲咒默念了一半的时候,绿舞支棱着的小耳朵听到了院子外边远远传来的咒骂声嘈杂的喧嚷声。绿舞心中一紧,看来菩萨这一次没有显灵,那些人一定是来找公子麻烦的了。

    绿舞飞奔到大厅门口,只一眼便看到从院门口涌入的一大圈黑压压的人群,其中领头的两人正是二公子林颂和三公子林润,绿舞腿一软,几乎要摔倒在地。

    厅中所有人也都听到了院中的喧哗,唐师爷急匆匆的出了厅迎到阶下,朝着气势汹汹而来而林颂和林润两人拱手。

    “两位公子来了啊,给老朽个薄面,此事商议而决,万莫冲动啊。”

    林润脸上淌着油汗,盯着唐师爷的脸狠狠骂道:“给你面子?你算哪根鸟毛?唐师曾,你现在是有了新主子,忘了旧主子了是么?当初大哥是怎么待你的?你现在却还跟他站在一起了。昨晚赵掌柜去见你,你居然避而不见,什么意思你?”

    “老朽……老朽……”唐师爷不知该如何回答,昨晚他知道赵掌柜找自己的意图,他不愿参与二公子和三公子的串联,所以命家人推说已经入睡没有见他,林润此刻果然兴师问罪了。

    林润一把推开他道:“躲开,现在没时间跟你算账,我们要找的是林觉。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们长房头上动手,这是要翻了天了不成?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当了个大管事便以为林家是他的了,做梦!”

    “就是!我们都是林家的老人儿,在林家做了这么多年的事,说开除便开除么?还逼着我们卷铺盖,召来一帮不明身份的人威逼我们,我们稍稍说几句,便拳打脚踢的。这朗朗乾坤还有王法天理么?”孟掌柜一边激愤大声诉说,一边炫耀般的展示出他脸上的五道手掌印。那是他嘴巴贱,死活不愿收拾铺盖卷滚蛋被一名保安队员给轮了一巴掌,差点打昏过去留下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