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三七零章 启发
    林觉一惊,怔怔的看着郭采薇不语。到底是宗亲贵女,见识还是有的。她要提醒林觉维护大节,不能为儿女私情所羁绊,不能感情用事。她是在提醒自己,一切行为都要仔细的衡量,不能草率用事。郭采薇和其他的女子是不同的,如高慕青绿舞谢莺莺等人,自己想干什么,她们或许便会无条件的支持什么。而郭采薇虽然也会这么做,但她明显要比另外的人要考虑的多,她站的高度,心中的见识也要高的多。林觉属于行事不太顾忌别人和后果的人,有时候会让自己陷入绝境之中,所以他的身边确实需要一个能随时提醒他,泼一泼凉水的人。

    “薇儿,你放心便是。我早说了,我的志向是入仕为官,做一番该做的事情,绝不是去当土匪。我之所以要帮高慕青的原因,你也是知道的,我要了却心中的愧疚。看着他们的处境如此艰难,不做些什么我心中难安。对于慕青,我也不能漠视。但她除非是离开山寨,否则我和她之间便只有相望而无相守的可能。薇儿深明大义,当知我心中所想。”林觉沉声道。

    郭采薇展颜一笑,轻轻点头道:“我明白,我懂的。你需要多少银子呢?十万两够不够?”

    林觉愕然以对,果然是白富美,张口便是十万两,根说着玩似的。

    “不够么?我手头只有十万两银票,若是不够的话,我去跟爹爹再要个十万两。早知如此我便不乱花银子了,买了这座大宅子花了三万多两。其实也没什么大用。”郭采薇道。

    林觉无语苦笑道:“那里要的了这么多银子?事实上刚才你给我一万六千两银子之后,银子已经足够了。那一万六千两银子便算是你借我的便是。”

    郭采薇笑道:“这便够了?我还当要花多少呢。那一万六千两本就是报酬啊,那算什么借?但你莫忘了,你要陪我十天呢。”

    林觉呵呵而笑。低声道:“陪你十天么?没想到我这么值钱。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你要我陪着说说话,聊聊天倒也无妨,可不能提出过分的要求,我是卖艺不卖身的。”

    郭采薇颊生红云,白了林觉一眼道:“你想的美,得了钱还想要色么?你是哪家的花魁,值这么高的价码?”

    林觉嘿嘿而笑,一把抄起郭采薇的腿弯,将她横抱在怀里,轻声道:“做生意要讲诚信,我既不值那么多银子,便只得使出浑身解数来伺候客人,那卖艺不卖身的规矩便废了去。床在哪里?”

    郭采薇红着脸啐了一口,伸出芊芊素手朝着东厢房一指。羞不自抑。林觉心中大乐,阔步走去,砰地一声,将房门紧紧关闭。

    廊下几名丫鬟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异样的眼神。她们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景,相互间对了对眼神,便不约而同的竖起了耳朵。不久后,房中传来的她们期待的怪异的声响,几名丫鬟虽面红耳赤,但却没一个回避,反而听的津津有味,红晕满脸。

    房间里,一场凶猛的暴风雨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终于散去,两个人纠缠相拥在一起剧烈的喘息。林觉眯着眼靠在床头休息,小郡主身子软的像是没了筋骨,雪白的身子伏在林觉的身上,像两条大白鱼一般紧紧的黏在一起。毕竟两人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刚才都很投入。然而小郡主的身子有些娇弱,林觉又异常凶猛,老是不能完事儿。所以刚才小郡主曾细声细气的哀求要叫个侍女进来让林觉弄个舒坦,因为自己已经吃不消了。但林觉就是不肯,硬生生的冲刺了许久才完事,让小郡主差点断了气。此刻她身子酥软无力,连动个手指头的力气都没了。

    林觉喘息定了,看着小郡主萎靡的样子伸手把玩她光洁的脊背,低声笑道:“你这么不堪,可莫怪我将来三妻四妾。否则我如何畅怀适意?”

    小郡主张嘴在林觉的胸前咬了一口,哼哼道:“好狠的人。不顾人家死活。将来你爱娶多少娶多少便是,我可不管。”

    林觉笑道:“记着你这句话,到时候莫吃飞醋。”

    小郡主抬头白了林觉一眼,支起身子来整理散乱的长发。林觉盯着她茁壮的身体咽了口口水。小郡主扭转身子不让林觉瞧,却又将雪白的后背的翘臀尽数展现在林觉眼前。

    “对了,你说要买盔甲和兵器这些东西,打算在哪里买?这些东西可不是轻易能弄到的。你总不能拿着银子直接找到宁海军军营说我要买盔甲刀剑吧。”小郡主穿上了柔软的内衣,遮蔽了上半身的肌肤,只是修长优美的脖子还露在外边,胸口也还有大片的肌肤裸露。

    林觉收回目光,皱眉叹了口气道:“这确实是个难题,我还没有头绪。银子是第一步,需要的这些东西在哪里买,我还真是没头绪。我想,应该有黑市吧,不然散落在外边的这些兵器盔甲都是从那里来的?”

    小郡主摇头道:“这我倒是不太清楚。不过,你若是在黑市买的话,多花银子倒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这么做不太安全。虽然是黑市,但你买大批的这种东西,还是会惹上麻烦的。要确保万无一失才是。”

    林觉微微点头,他知道小郡主说的是对的。黑市虽然什么都能买到,但在黑市买东西其实也是最不安全的。黑市的东西其实都是从军中或官府衙门里流出的,也许卖东西的人便是官府或者军中之人,买这些东西会有很大的风险。况且,自己要买的可不一两套盔甲几柄武器那么简单,自己要的是一大批,数百套。怕是黑市里也未必有这么多。而且这么一大笔东西的买卖,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买到手之后如何运输藏匿也是个大问题。

    “我们王府里倒是有很多的盔甲兵器这些东西。我虽平日并不在意这些事情,但我也是知道一些的。府里数千卫士呢,盔甲兵刃什么的都是三年一换。换的时候都是一大车一大车的运进府里来。换下来的其实也都是新的,不过按照规矩都要更换罢了,反正是朝廷的银子。去年我书房里缺一柄剑,我还去向沈昙要了一柄呢。”郭采薇重新躺在林觉的臂弯里,轻声说道。

    林觉眼睛一亮,霍然坐起身来。郭采薇茫然问道:“怎么了?”

    林觉道:“你们王府中换下来的那些盔甲兵刃都去了哪里?”

    郭采薇皱眉道:“这我便不知道了,这得问爹爹和哥哥。问沈昙他们也成。沈昙是侍卫统领,这些事应该是他的职责吧。”

    林觉沉吟片刻,脸上露出微笑来,忽然一把搂住郭采薇,重重的亲了几口道:“薇儿,你让我茅塞顿开啊。或许此事有望能办成。”

    郭采薇愕然道:“怎么了啊?”

    林觉掀起被子穿衣裳,连声道:“薇儿,咱们去王府一趟。”

    郭采薇讶异道:“做什么去啊,见我父王么?”

    林觉道:“见你父王作甚,我去见沈昙。不不,我还是不去王府了,这事儿可不能王爷和你哥哥知道。这样……你替我传个话,就说我请他出来喝酒。”

    “喝酒么?”郭采薇何等聪慧,瞬间便明白了林觉的用意,指着林觉道:“哦,你是想……”

    “正是正是。”林觉跳下床来将中衣披上了身。

    郭采薇拥被而坐,皱眉道:“可是,那你如何向他解释此事?”

    “实话实说,告知他实情。”林觉道。

    “可是……这么做有风险啊。万一他……”

    林觉打断道:“沈昙不会,我对他有恩,他这个人还是讲义气的。他若是告密,就当我瞎了眼便是。我相信自己的眼力。”

    “要不我去跟沈昙实话实说,他便是不愿意,也不敢怎么样。因为牵扯到我。”郭采薇沉吟道。

    林觉笑道:“薇儿不要出面的好,我并不想让你牵扯进来,你装作不知道便好。我只和沈昙谈交情,用你的身份来压他,反而叫他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