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四二六章 发动
    “在下方林见过左大寨主。”林觉上前数步,躬身行礼。腰间的王八盒子硌得髋骨有些发疼。

    为了能顺利的将王八盒子带进来,这王八盒子被用布带紧紧的系在腰间,自己是不是应该直接当着左宗道的面快速的解下来动手?这个想法只闪了闪,便被林觉否决了。

    左宗道坐在那里,旁边的桌案上有一柄长剑。据高慕青说,这左宗道武技不弱,当初在龟山岛山寨一手狠辣的剑法颇有名气。如果自己当着他的面动手,怕是还没解开王八盒子便被这警觉的左宗道给杀了。所以林觉决定寻找时机。

    “方兄弟好。”左宗道身子也没动一下,只微微拱手道:“方兄弟,是否可以着手为我的夫人诊断病情了?”

    林觉点头道:“敢不从命。”

    左宗道伸手朝身侧帐幔笼罩的牙床一指道:“夫人便在此处,方兄弟请诊治吧。”

    林觉躬身道:“那……在下失礼了,在下怕是要触碰夫人的身子,这个……大寨主勿要责怪。”

    左宗道呵呵笑道:“医者仁心,只为救治病患,我怎么会责怪。”

    林觉点头,朝着牙床行去。两名婢女袅袅上前,撩开床前的一道布幔。林觉躬身而入来到床边。精美的牙床被一层薄薄的纱帐笼罩,床上红色的锦被一端有万缕青丝飞舞散落在枕边。一张朦胧的脸露在外边,隔着轻纱也看不太清。

    林觉轻拢帐纱看进去,他看清了那张枕头上的面孔。那是一张惨白的女子的脸,面孔凹陷,眼窝深邃,皮肤白的几乎透明。在惨白的肌肤下,似乎都能看到一根根青筋的脉络。那张脸看不出年纪,眉宇之间似乎很是稚嫩,像是年纪很轻的少女。但凹陷的脸颊凸出的颧骨和惨白的肌肤却又让人觉得她已经是中年人一般。

    林觉心中疑惑之极,这位寨主夫人怎么成了这副模样。看这样子,根本不像是仅仅因为风寒便导致如此的情形,倒像是卧床已久,缠绵病榻许久的样子。

    “请你替我将夫人的手拿出来,在下要为夫人号脉。”林觉轻声对身侧的一名婢女道。

    那婢女忙上前去,将手探进被窝之中,欲将寨主夫人的手拉出来。就在此时,床上的女子忽然睁开眼睛,身子朝床内躲避,口中厉声斥道:“不要碰我,让我去死,我不要吃药,不要你们救治。走开,走开。”

    林觉吓了一跳,但见那女子嗔目瞪着林觉,指着林觉的鼻子骂道:“滚开,你们这群混账东西,认贼作父跟着外人害我莫家,滚开,你们滚开。”

    “阿巧!”帐外传来左宗道冷厉的呵斥声。那女子听到左宗道的声音明显身子一抖,眼中露出恐惧的神情来。

    “阿巧,不要胡闹。这位方先生是郎中,他会治好你的病的。你要是再胡闹……我可不依。你若再闹,我便去告诉你们娘亲了。”左宗道沉声喝道。

    “不不不,你不要去找我娘,你不要去找我娘。”名叫阿巧的寨主夫人连连摆手叫道。

    “那你便给我好生的听话,让方先生给你号脉,好好的瞧你的病。”左宗道的话语中带着压抑的愠怒。

    那女子披头散发坐在床角,状若厉鬼一般。她怔怔的呆坐了片刻,终于缓缓挪动身子,朝着林觉伸出一只手来。

    林觉脑子里一片混沌,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一则这女子绝非是什么受了风寒之症,而是另有疾病。二则那左宗道和这位寨主夫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很奇怪。这位寨主夫人眼中满是仇恨,而左宗道的话语中也带着威胁之意,这绝非恩爱夫妻之间的交流。更遑论之前听闻的老少配的情形,左宗道应该对这个少妻更加的恩爱才是。

    林觉搞不清楚状况,但他其实也没打算弄个水落石出,自己的目的是杀了左宗道,并不是来探听八卦。而眼下,这正是自己行事的好机会。

    林觉伸出两指,搭在寨主夫人瘦的皮包骨头的手腕上,装模做样的开始搭脉。另一只缓缓的伸向腰间开始在慢慢的解开绑住王八盒子的布条。林觉的身子是躬在床边,巧妙的遮挡了站在身侧的两名婢女的眼光,但他却忘了,床上坐着的寨主夫人从正面的角度是完全可以看清楚他的动作的。当林觉解开左边的王八盒子,换了手解右边的那只时,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床上的寨主夫人,下一刻,林觉的身子僵住了。

    寨主夫人惊愕的目光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她看了看林觉的脸,眼珠子缓缓下移,看向了林觉做小动作的位置。眼睛里像是明白了什么,显得既惊恐又兴奋。

    林觉身上的血液开始变冷,他意识到自己的小动作已经被寨主夫人发现。那么,下一刻这女子怕是便要出声预警了吧。然则自己是否应该立刻冲出去,用仅有的一枪轰杀左宗道?因为自己只解开了一只王八盒子,也只有开一枪的机会,左宗道不可能给自己装弹开第二枪的机会。正因为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林觉才在身上佩戴了两只王八盒子枪。之前遭遇危险状况时,王八盒子上弹药速度慢,且一次只能开一枪的弊端暴露无遗。在技术问题没能解决的情况下,林觉只能用笨办法,那便是带两只。这样可以左右开弓,效果翻倍。但现在,被寨主夫人砍破端倪,自己该如何抉择。

    “方先生,不要急,我这脉象不好把是么?慢慢来便是,不要急。”寨主夫人忽然轻声说话了。

    这一说话,周围的人也都愣了。两名婢女呆呆的发愣,外边的左宗道也似乎有些发愣。因为他们都没想到夫人居然会这么和气的和人说话,这可是破天荒的一次。夫人抗拒治疗,连药都是硬灌下去的,居然主动的安抚郎中慢慢的号脉,简直让人惊讶。

    只有林觉才知道,这位寨主夫人的话是双关之言。寨主夫人既没有喊叫,也没有示警,只是缓缓说完了这句话后闭上了双目,对刚才的所见的一切恍若未见一般。

    林觉的心砰砰乱跳,身上有汗渗出。他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从这女子的表现来看,明白了这女子并不想戳穿自己。具体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怎样的情形,林觉一无所知,恍入云里雾里一般。

    不过林觉毕竟是林觉,经历过大场面大凶险,也立刻能稳住心神。既然这女子不揭穿自己,自己也没必要问为什么,只继续行动便是。

    “夫人恕罪,夫人这脉象确实难以把握,在下再试试,再试试。”林觉沉声回答,插在腰间的手又如蛛爪般的缓缓蠕动,解开布带,解开皮套的搭扣,指间也摸到了王八盒子坚硬的枪柄。

    “对嘛,夫人这才对嘛。乖乖的就诊,听郎中的话,好好的吃药,身子很快便会恢复的,不要胡闹。”左宗道在帐外开心的道。

    “我听你的话,寨主。等我身子好了,我一定给你生个大胖儿子。为你传宗接代。”寨主夫人嘴角带着讥笑闭着眼轻声道。

    “好好好,好阿巧,你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很高兴。方兄弟,你一定要尽力。治好我夫人的病,我重重的赏你。我会向鲍大寨主把你要来我这里,给你个寨主做做。哈哈哈。”左宗道哈哈笑道。

    林觉缓缓站起身来,双手一边一个抽出两只王八盒子来攥在手里,手持双枪转过身来。口中呵呵笑道:“那我可要先谢谢左大寨主了。”

    身侧两名婢女看到了林觉的动作,同时发出惊叫之声。林觉身子窜出,带飞了半幅帐幔,下一刻他已经举着两只王八盒子冲向了左宗道。

    “你做什么?”左宗道大惊失色,当他看到林觉右手中的那个黑魆魆的物事后方冒出火星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虽然他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但他的伸手兀自矫健如少年,但见他口中呵斥着,身子横斜伸手抓住桌上的宝剑,剑刃沧浪出鞘到一半,闪着寒光的剑身在瞬间挡住了半只脸。

    轰隆!一声巨响,黑烟翻腾而起。叮叮当当一阵爆响,铁蛋.子如冰雹一般打在剑身上,四处飞溅乱飞。怒吼声中,左宗道已经仗剑冲了过来。

    林觉惊愕不已,左宗道果然武技高强,就在自己扣动扳机的那一刻,火石已经点燃了引信。发射前的短短的一瞬间,左宗道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握剑抽剑遮挡面部,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眨眼,他已经冲到面前了。

    左宗道怒气冲冲的脸上鲜血淋漓,颧骨两侧有几个血洞。看上去伤势很重,但那并不在要害。林觉瞄准的是他的眉心和眼鼻的要害部位,而他遮挡的正是这要害的部位,所以只有零星的几枚铁蛋.子打进了他的颧骨两侧,造成了不致命的伤害。他一向小心谨慎,平时身上穿着盔甲,兵刃不离身侧左右。所以,一旦受袭,他的反应也非常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