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四四一章 大迁徙
    林觉等人在石人山大寨之中继续停留了三日。这三天里林觉和高慕青等人很是忙碌。拿下石人山大寨之后有太多的后续的事情需要解决,必须尽快的做出决定。

    首先要决定的便是是否应该将落雁谷大寨搬迁至此的问题。按理说,石人山大寨有着得天独厚的地形优势,山寨的规模也非常宏大,而且房舍设置都很完备,似乎应该作为落雁谷大寨的主寨之所。但在这个问题上,林觉的看法和众人有所不同。

    林觉看的不是石人山大寨的地形和已经成型的规模,这一点固然是一个重要的考量标准,但并非是主要的考量标准。林觉告诉众人,虽然石人山的山势虽然陡峭,地形利于防守,主寨设施也很完备。但最致命的缺点便在于石人山下方的山谷过于逼仄,根本没有什么平坦的地方可供耕种。这会让整座山寨的发展受到极大的限制。

    道理很简单,左宗道的作法是集中所有山民在山下的几处狭窄的山谷之中聚居。其用意是便于收缴这些百姓和山民们种出的庄稼,纺织的布匹等等物资,以供给大寨之用。但山下那些山谷中其实适合耕作的土地少的可怜,大批百姓和山民没有土地可耕种,便不得不采用围山造田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但这些层层开辟的梯田虽然看起来甚是壮观,其实守成很是有限。遇到山洪爆发,一路冲毁田亩无数,导致颗粒无收的情形也是常见。而左宗道自然不会去管这些百姓的死活,该收缴的粮食物资一点也不能少,这样一来,这些山民和百姓们可就倒了大霉了。没饭吃没衣服穿,饿死人的事情都不鲜见。

    这可不是林觉的杜撰,为了了解这些情况,林觉亲自去山下的百姓家中实地调研了。山民百姓们告诉他,这里土地贫瘠,产出可怜。而左宗道的石人山大寨收的赋税又多,所有的百姓几乎都是赤贫的状态,连基本的温饱都没有解决。林觉便亲自尝了尝一户山民家中的黑色窝窝头,那味道和口感让林觉根本难以下咽。那窝窝头里可没多少面,大多是百姓们为了冬天能活下来,在山上采的野菜和草根晒干磨成粉,加上少量的荞麦粉混合做成的。放在富庶之地,那是牲口也不会吃一口的东西。

    百姓们活不下去这是其一,其二,这种情形其实也会大大的影响山寨的物资供应。就算你再盘剥百姓,地里只有那么点粮食,全部被收走也还是不够供应。所以,其实以石人山大寨的规模,大可以再多养几千兵马。可是左宗道却没这么做,恐怕也是受制于物资的供应不足之故。这一点在当初左宗道和高慕青等人因为物资供应而产生的冲突的事情上也可以得到佐证。如果左宗道有着充足的物资和粮草,他一定不会轻易的和高慕青翻脸。他应该会想办法稳住高慕青他们,更有利于他利用这些人为他争夺地盘的目的。

    其实,本质上来说,林觉是同意左宗道将百姓和山民聚集在大寨左近的作法的。这其实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任何一个伏牛山中大山寨都面临着基本的物资供应的问题,自力更生,以民养兵,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办法。林觉提出的开辟落雁谷中的土地耕种,其实也是这个思路。但前提是要有合适的耕种之所。而这一点在落雁谷中将会得到全面的解决。落雁谷中大片的肥沃的土地是适合耕种的地方,一旦全部开辟出来,将会成为一个大大的粮仓。

    林觉这么一分析,高慕青袁朗等人也都明白了过来。虽然之前袁朗强烈要求将落雁谷总寨迁移到这里。但是林觉有理有据的说出道理之后,袁朗便不再坚持了。确实,落雁谷大寨如今一下子吞并了石人山大寨,地盘和所辖的人口一下子增加了数倍,基本的生存问题若是得不到解决,那还谈何发展?

    林觉提出,既然石人山下边山谷的土地并不适合耕种,山下那五六千山民应该迁移绝大部分到落雁谷中。留下两三百户在石人山下的山谷中,每户的耕种土地可以大大的增加。这样既可保证供应驻守于此的兵马,也可让百姓们有所结余。

    此处山寨其实也不必留下太多的兵马守卫,林觉提议,留下袁朗和五十名落雁军士兵,再加上三百余石人山投降的山匪在此驻守便已经足够了。一来,兵马少可减小百姓的负担,二来这个数目其实对于防守这样一座地势险要的山寨已经足够。

    几经商议,最后终于拍板下来,袁朗和四百人手留在石人山驻守。袁朗也被正式任命为石人山分寨寨主。其余投降的五百多名降兵以及石人山左近的一千多户山民百姓中的七成将全部随着林觉和高慕青返回落雁谷定居。

    三日后,一场浩大的大迁徙正式开始。即便是离开这片不能活命的地方,百姓们还是表现的依依难舍,不肯离开。当然,对于他们而言,在这严冬时节被另外一帮土匪逼着离开自己的居处,前途渺茫,自然是心中恐惧的。

    苦口婆心的劝说并不奏效,很多百姓就是不肯走。最后林觉悍然下令,开始烧毁他们破旧的茅草屋和土坯房子。山下十几个村落火光冲天烈焰腾腾,搞得像鬼子进村一般的凶恶。在这种情形下,约五千百姓这才哭哭啼啼拖儿带女的上了路。

    百姓们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更何况还要押送北山大寨的三百多名俘虏,以及从石人山大寨缴获的绝大部分的物资也要跟着一起运走。这一路简直是哭声喊声呵斥声响彻耳鼓,山路崎岖难行,人车时常陷落其中,简直乱成了一锅粥。

    随行的护卫兵马数量其实很少。除了一百多名落雁军士兵之外,另外的主力便是投降过来的石人山大寨的山匪们了。林觉和高慕青其实最担心的是这些家伙半路上生乱,那将是很可怕的事情。临行前,林觉和高慕青特意找来杜成江详谈了一番,对他多加笼络勉励。

    好在杜成江的表现让人很满意,一路上有他约束那五百多名降兵,尽心尽责的护卫,并没有半点差池。而且还出了不少好点子。譬如提出让三百多名北山大寨的俘虏推着大车赶路,以节省人力。就这样,虽然艰难跋涉,但好在一切乱而有序,慢而不滞,数千人的队伍就这样一步步的往落雁谷而去。

    原本三天的路程,这支队伍硬是花了六天时间才过了虎啸峡,当看到前方两座并肩耸立的山峰时,众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那两座山峰东边的那座是老君山,西边的那座便是北山大寨分寨所在的无名山峰了。过了这两座山峰之后,便是落雁谷的范围,这次漫长的迁徙也将接近终点。

    但林觉和高慕青在此时却神色极为严肃,因为他们明白,眼前的这两座山峰上都有兵马,而且数量不少。北山大寨分寨的山头上按照鲍猛的交代应该还有四百余兵马驻扎。他们其实到不足为虑,毕竟鲍猛在自己手上。但是老君山上的这一支兵马却不容小觑。那是左宗道手下的四寨主吴海儿率领的五百兵马在此驻扎。杀死左宗道的那天晚上,莫巧儿临死前提及了此人,此人应该也是深受左宗道器重的一名手下。否则也绝不会让他率五百兵马驻扎在老君山上。

    林觉下令队伍就在山谷中停下休息,同时派出人手去探路,查看前方是否有可疑迹象。虽然可以借道北山大寨的地盘,但必须要穿过老君山西南山坡下,若是被吴海儿的人马设下了埋伏,那可就麻烦了。

    足足一个时辰,派去侦察的斥候才从前方的密林中钻了出来。去时只有七八个人,但回来时却多了几十个身影。林觉站在斜坡上看着这情形正自疑惑,忽然间听见那群人中一个人高声大叫起来。

    “大寨主,军师,哈哈哈,你们可终于回来啦。”

    林觉和高慕青闻言既惊又喜,那说话的人居然是梁七。也不知道他怎么跟着探路的兄弟们遇到了一起。

    “哎呀,梁兄弟,怎么是你?我们没派人回去送信啊,你怎么知道我们到了?”林觉大笑着迎上前去。

    高慕青也笑眯眯的迎上前去,道:“是啊,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山寨无恙否?”

    梁七飞奔而至,朝高慕青和林觉行礼,口中笑道:“可算是把你们盼回来了,怎地过了这么久,都半个月了。山寨没事,一切都好。”

    林觉笑着还礼道:“可是你们怎地出现在这个位置?难道我看错了地形?前面那座不是老君山?”

    梁七道:“是老君山,不过现在老君山是我们的了。我带着一队兄弟在林子里搜寻残敌,没想到正好遇到牛兄弟他们。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大寨主和军师回来了。我得天,怎地这么大阵仗,我们知道大寨主和军师夺下了石人山,却没想到大寨主和军师这是将他们整座山寨都搬来了么?”

    林觉哈哈笑道:“也差不多。”

    高慕青叫道:“你方才说,老君山是我们的了,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搜寻残敌?你攻下了老君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