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四七零章 衙内公子
    “我的天,这比咱们杭州的庙会可热闹百倍啊。”林虎绿舞都发出了赞叹之声。

    “走,咱们一路逛过去,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我也好多年没有逛这样的庙会了,今儿我要玩个痛快。”郭采薇兴奋的脸上粉红,摩拳擦掌的叫道。

    林觉尚未说话,一旁一名卫士挤过来道:“郡主,这等场合还是不要久留为好,这里鱼龙混杂,万一……”

    郭采薇没等他说完,便叉腰指着他道:“郑队长,不用你操心,我哥哥要你们来保护我,可不是要你们来管束我。就算我哥哥亲自来,他也管不住我。”

    “郡主……”卫士郑队长叫道。

    郭采薇伸出尖尖的靴子头,在地上划了一条线,指着那条线道:“闭嘴!从现在起,你们不准跟随我们半步。诺,就是这条线,你们要是敢跨国这条线来,回头我必严惩你们。绿舞妹子,我们走。”

    郭采薇挽着绿舞转身离去,片刻后已经将心思对着最近处的一处炸鹌鹑的小吃摊上去了。

    那卫士郑队长连连跺脚,唉声叹气,却又不敢跨越地面上的那道线。林觉见状有些可怜这些卫士们,于是笑道:“郑队长,你放心便是,我会保护郡主的安危的。”

    那郑队长苦笑拱手道:“也只能如此了,请公子多费心。这个竹笛请公子拿着,若有不妥便吹响竹笛,我们即刻赶到。”

    林觉点头,将他递过来的竹笛揣在怀里。那边厢,绿舞和郭采薇已经一人举着一只金黄色的鹌鹑朝着林觉和林虎娇声叫喊了。

    几人沿着大相国寺前的广场南端开始,一路吃吃喝喝往北边而去,间或看一会耍猴,瞧一瞧把戏,真是个忙的不亦乐乎。两女的胃口本就不大,但偏偏又看到什么便想吃什么。买到手后只吃了两口便又不想吃了。于是乎这剩下的便成了林觉和林虎的事儿。林觉跟着走了一会儿,肚子里已经塞满了各色的食物,都快堵到嗓子眼了。林觉决定再也不能吃了,这么吃下去,怕是要吃爆了肚子。

    林觉的烦恼在林虎这里便是一种天大的幸福。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林虎平日饭量便大,在林觉身边这两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次吃饭都吃几大海碗尚不知足。今日早晨,那一桌子的早点其实连林虎的牙缝都塞不饱。郭采薇不知道林虎能吃,也没准备其他的足够的食物,导致林虎连喝了四碗小米粥,才算勉强将肚子吃饱。但粥又能顶什么用?林虎的肚子早已经憋了下来,这才一个时辰没到,便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但这一下可好了,琳琅满目的小吃一堆堆的送到他手上,林虎心里别提多开心了。一开始还假作斯文,后来当公子将所有的消灭零食的任务交给自己之后,林虎便敞开了肚皮,嘁哩喀喳一顿狂吃。一路上吃了十几家摊位,吃的嘴角冒油,满头大汗,大呼过瘾。

    林觉有心提醒小虎不要硬撑着自己,毕竟今日上午的时间还早,悠着点为好。但看林虎的表情,那绝非是硬撑而是享受。再看看小郡主一副什么都想试一下的样子,便自觉的住了口。

    吃的便也罢了,郭采薇还什么都想买。见到什么东西觉得好玩好看,伸手便抓来,掏出银子便给钱。绿舞在一家卖手镯的摊位旁看了一眼,郭采薇下一刻便手指连点,买下了八个式样的手镯一股脑而塞到绿舞的手里。

    绿舞苦笑不得,却又不能退货,毕竟银子都付了,人家也不让退货。就这样,一路走到广场北边时,林虎背后背着的竹篓力多了十几件衣衫,几十只手帕,一大堆的钗环玉佩手镯等物。就连绿舞和小郡主自己的身上也多了几件披肩,云鬓上也横七竖八的插了一堆首饰。而这些东西其实都只是样式吸引人,却也不值什么钱。说句老实话,所有这些首饰加在一起也不如郭采薇头上的一杯凤头钗值钱,但郭采薇却还是乐此不疲的将一枚枚的钗子插在云鬓间,将那枚凤头钗淹没在一堆造型古怪的便宜首饰之中。

    林觉也是无语,但有钱难买开心。郭采薇既然玩的高兴,那又何必去多嘴。看得出来,郭采薇确实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一路笑语欢声,娇嗔可爱,林觉看着也欢喜的很。

    终于,从南到北的漫长‘旅程’结束,前方便是大相国寺的山门和跪拜的香客们了。摊位和杂耍之人是不允许靠近这里的,所以这趟旅程终于结束。林虎也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就连他的饭量也没能撑住郭采薇的有钱任性。这一路吃过来,他的肚子已经圆滚滚的,打饱嗝都不知道是什么味儿了。而且他背着的竹篓里也已经塞得满满的东西,头上也被绿舞硬是给他戴了一个皮帽子,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

    “郡主姐姐,我们烧香许愿吧。这么多人拜,应该很灵验的吧。”绿舞左手拿着一根面人儿,右手握着一只彩风车看着前方香烟缭绕之处一排排叩拜上香的人道。

    “好呀好呀,我们去上香许愿。大相国寺的香火确实很灵验,咱们不进去的话,起码也在外边上柱香。”郭采薇当即表示赞同。

    “那我们去上香。公子你上香么?”绿舞问道。

    林觉笑道:“我不去,我在这里瞧着。”

    郭采薇将手中的面人儿往林觉手里一塞道:“正好,替我们拿着。”

    说罢将绿舞手中的风车和面人儿也一股脑塞到林觉手里。林觉手里攥着两根彩色的面人儿和一根滴溜溜旋转的风车很是尴尬。绿舞抱歉的道:“不好意思,麻烦公子了。”

    林觉强颜欢笑道:“无妨,去吧。”

    两女说笑着走向前方,在庙里的僧人设的香火摊上各买了一捧檀香,然后站在一群人后面排队等候上香。林觉和林虎百无聊赖,站在后方四处张望着。两人的目光被远处几只穿着人的衣服和帽子闪转腾挪的猴子吸引了,看着那几只猴子随着耍猴人的指令舞刀弄棒的,觉得甚是好玩。突然间,就听到一声刺耳的怪笑声入耳传来。

    “咦嘻嘻,两位小娘子生的好俊啊,小娘子!你是谁家的小娘子啊?咱们认识认识,交个朋友如何?”

    林觉循声看去,只见不知何时一群人围在了郭采薇和绿舞身旁。这群人穿着黑绸缎的对襟短衫,一个个腰间别着棍棒之类的物事,正自嬉皮笑脸的哄笑。为首那人是个身着绣着艳丽花瓣的银色锦袍,头戴银色簪红球花璞头锦帽,身材矮小,面色粉白,眉细眼小的青年男子。那青年正长着双臂,一手攥着一柄折扇,嬉皮笑脸的拦着郭采薇和绿舞的去路。

    “走开,光天化日之下,你要干什么?”郭采薇粉脸含威怒斥道。

    “哎呦呦,小娘子脾气挺大的哟。我喜欢!爷我就喜欢这样的,咦嘻嘻。两位小娘子找了婆家没?”那锦衣青年不以为意,依旧笑嘻嘻的毫无顾忌的上下打量着郭采薇和绿舞,小眼睛里满是色眯眯的光芒。

    “走开,再来纠缠,便休怪我不客气了。”郭采薇怒斥道。

    “咦嘻嘻,怎么个不客气啊?我倒是很像知道两位小娘子怎生对我不客气呢。打我耳光么?你打呀,你打呀!咦嘻嘻。”锦衣青年伸着脖子笑嘻嘻的将脖子伸了过来,一直凑到郭采薇的身前尺许处。

    郭采薇柳眉倒竖,正欲发作。一旁的绿舞吓得拉住她的衣袖道:“咱们走吧,不要惹他们就是了。”

    郭采薇皱了皱眉头,不肯让绿舞受到惊吓,于是点头道:“好,我们走,且饶了这群无赖。”

    两人往侧首空出走去,谁料想那锦衣青年蹦了过来,张开双臂再次拦住去路。

    “咦嘻嘻,想走么?可没那么容易呢。你们方才骂我什么?你敢骂爷是无赖?这是对我的名誉的侮辱。你们骂我,想就这么走了,可没那么容易。”

    郭采薇冷声道:“那你想如何?”

    “咦嘻嘻,我想……我想……你们两位去旁边酒楼上陪我喝几杯酒,赔个礼道个歉,爷便不追究你们。不然的话。爷要将你们告到官府去,打板子,吃官司。怎么样?是陪我去喝酒谢罪,还是想去官府吃官司打板子?二位小娘子娇滴滴的,打板子打的屁股可痛呢,要是肿了……咦嘻嘻……那可不好看了。”锦衣青年一边贱兮兮的笑,一边将小眼珠子叽里咕噜的向郭采薇和绿舞的臀部瞄。脸上满是猪哥的色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