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四七一章 捅了马蜂窝
    (二合一)周围围观的百姓纷纷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当真是不像话,天子脚下,首善之地,这等人公然调戏女子,还有没有王法了?”

    “就是,世风日下,光天化日之下都敢这么胡来,简直是藐视王法。开封府也没人来管一管。”

    “说什么?说什么?一个个想死不成?你们知道这是谁么?这一位是咱们当今吕宰相小公子吕衙内,你们这些家伙在这里指指点点的瞎说话,是想进牢子里头吃吃板子么?还不都给我滚开。”一名随从横眉怒眼的朝周围众人喝骂道。

    众香客闻言赶紧转头,再无人敢多说一句话。原来此人便是京城中闻名的纨绔衙内吕天赐,当今宰相吕中天唯一的儿子,当今圣上的小舅子,当今贵妃的亲弟弟。汴梁城中这位吕衙内干的荒唐事市井流传,多的不胜枚举。但可没有谁敢动他。

    锦衣青年洋洋自得的对郭采薇和绿舞道:“两位小娘子可听到了么?可知道爷是谁了么?爷我在这京城汴梁跺一跺脚,全城都要晃一晃。怎么样?你们得罪了爷,爷我只要你们陪着喝一顿酒就得了,你们还不肯么?这可是给你们面子呢。两位小娘子生的如花似玉我见犹怜,爷也是不忍责罚你们的。疼你们还来不及呢。嘻嘻,跟爷走好不好?保管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郭采薇气的脸色发白,绿舞也吓得紧紧的搂住郭采薇的胳膊,两只眼睛左右逡巡的寻找林觉和小虎的所在。此时此刻,似乎只有公子才能让她心中有所安慰了。

    “吕衙内,你如此胡作非为,你爹爹吕宰相便这么纵容你么?”郭采薇怒斥道。

    “咦嘻嘻,我爹爹不管,要不然小娘子管管我,拿鞭子打打我的屁股,嘻嘻,管教管教我呗。我很想有人管教我呢。嘻嘻嘻。”吕衙内满脸邪气的淫笑道。周围众随从纷纷嘻嘻哈哈嘿嘿的怪叫起来。

    “混账东西,你怕是瞎了眼。你可知我是谁?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郭采薇娇声斥道。

    “呦呦呦,好厉害呢。你是谁啊?你就是王母娘娘下凡。今日爷要你陪我喝酒你也得去。你不去,老子便来硬的了。虽然这么做有些不好,但是我喜欢来硬的,因为你们这些臭娘皮都喜欢假正经,心里一万个愿意,嘴上却还要说不肯。”锦衣青年翻着白眼道。

    “就是,跟了我们衙内,吃香的喝辣的,穿笼络绸缎,戴金银首饰。要什么便有什么?你们可知道,这汴梁城里多少小娘子想傍上我们衙内?偏偏你们还假正经。还不乖乖的跟咱们衙内说些好话,陪咱们衙内去喝几杯酒么?”旁边一名尖嘴猴腮的随从尖声附和道。

    “嘻嘻,嘿嘿。”一群人在旁满面奸笑,像一群鬣狗鸹噪着。

    郭采薇哪里受过这等言语,身为梁王府郡主,平日里娇生惯养前呼后拥。谁敢在她面前无礼。就算是自己的爹爹和哥哥,也对她没有说过多少重话。今日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当街为人所调戏,被人污言秽语,让她怎能忍受。

    郭采薇面罩寒霜,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

    偏偏此时,那吕衙内不知死活的嬉皮笑脸的凑上前来,带着满脸猥琐的笑容道:“咦嘻嘻!小娘子生气啦?小娘子生起气来也是美美的。小娘子莫要生气,哥哥我来安慰安慰你。”

    说着话,吕衙内竟然伸出手来朝着郭采薇的脸蛋上摸了过去。郭采薇怒斥一声,扬起手来‘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吕衙内敷了白.粉一般的脸蛋上顿时现出五道手指印来,而且迅速变红变肿。

    “哎呀!”吕衙内被这一巴掌打的眼冒金星,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几名随从手疾,扶住了差点倒地的吕衙内。

    “了不得,你敢打我家衙内?作死了么?”

    “拿了她,敢伤衙内公子,拿了她回去拷问。这妞吃了豹子胆不成。”

    众随从连声呵斥,叫骂连声。有几人已经撸袖子冲上前来作势要动手。

    吕衙内抹着红肿的脸蛋大声的哼哼着,幸而小郡主的力气不大,这一巴掌虽然用了全力,其实也就是打肿了他的脸而已,并没有造成太重的后果。吕衙内也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大声的叫骂起来。

    “敢打我?你们还愣着作甚?还不去给我捉了她们。扒了衣服,老子要亲自打她们的屁股。咦嘻嘻,对,打屁股,还要……还要……打别的地方。”

    得了衙内之命,众仆从再无顾忌,八九名仆从一拥而上冲向郭采薇和绿舞。吕衙内捂着脸在后方跳脚,口中大声辱骂着脏话。就在此时,吕衙内忽然觉得头上一阵生疼,发髻似乎被人揪住了,疼得他哎呀呀的身子后仰,一下子靠在一个人的怀里。下一刻,喉头被人用胳膊勒紧,并且传来一阵刺痛,耳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叫他们住手,否则我刺穿你的喉咙,要你的狗命!”

    吕衙内魂飞天外,勉力低头看时,身后那人配合的将手中一只铁钗尖利的把柄在他眼前晃了晃,然后顶在他的喉管处。

    “你……你好大的胆子……”吕衙内话只说了半句,身后那人突然挥拳照着他的眼睛便是一拳。吕衙内眼睛剧痛,目不能视物,眼睛里金星乱蹦。但这还不是结束,紧接着他的小腹上又挨了重重的一下,顿时如天翻地覆一般的绞痛,身子如虾米般的弓了起来。下一刻,下阴处又挨了重重的一下,这一下疼得他张大嘴巴,几乎吸不进气来。脸上的汗水滚滚而下。

    他的脖子再一次被人勒住,甚至没有给他任何的缓冲时间,他便被迫站了起来,两只腿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口中也终于爆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已经无需吕天赐出声制止那些冲向郭采薇和绿舞的仆役们了,也无需突然出现在郭采薇和绿舞身前举着一根棍棒的林虎行动了。因为吕天赐的惨叫和呻吟已经让所有仆役们都转过头来。然后他们发现自己的主人被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公子如小鸡仔一般的勒住了脖子,而衙内公子黑了一只眼圈,眼眶高高肿起。裤裆里一片湿润,淋淋漓漓的往下滴着淡黄的水滴,地下已经有一小滩水渍了。

    “怎么回事?”

    “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那是吕衙内,你想死么?还不放开衙内。”

    一群随从七嘴八舌的叫嚷着冲了过来,纷纷从腰间抽出砍刀棍棒围拢过来。

    “你们敢过来,这狗东西便要死。”青年公子冷声喝道,手上用力,钗子的尖柄让吕衙内喉头刺痛。

    “滚开!你们这群王八蛋,想要我的命吗?滚开啊,孙大勇,你他娘的想老子死是不是?回头我要你的命!滚开……统统滚开。”吕天赐突然杀猪般的吼叫了起来。

    “哦哦哦,快退后,大伙儿快退后。”众随从慌忙退后。

    “好汉,切莫冲动。你要什么都成,但千万不要伤了衙内公子,否则你会被杀全家的。有话好说。”一名随从高声叫道。

    那青年公子正是林觉,他没有理睬面前众人,只腾出一只手向郭采薇绿舞等人招招手,郭采薇等人迅速奔到他身旁来。

    “你们没事吧。”林觉问道。

    “没事,我们没事。”郭采薇和绿舞忙道。

    林觉点头道:“没事就好,晦气的很,今日本是开开心心逛庙会,遇到这个狗贼,让你们受惊了。”

    郭采薇点头道:“确实让人生气,天子脚下,汴梁城中,居然有这样的恶霸横行。”

    林觉笑道:“他可不是一般的恶霸,不是说他是吕宰相的儿子么?难怪这么嚣张跋扈。连你都敢惹。”

    郭采薇皱眉道:“罢了,现在怎么办?”

    林觉道:“还能怎么办?他若真是吕宰相的衙内,怕是不能干休,我要将他扭送开封府衙门去,看看他是不是吕宰相的公子。万一是假冒的呢。”

    郭采薇皱眉正要说话,吕天赐忽然开口叫道:“我爹爹真的是当今宰相,你们放了我便就此作罢,不然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林觉冷声喝道:“怎么个兜着走?”

    吕天赐以为林觉害怕了,扬声道:“我爹爹会将你们碎尸万段,你敢这么得罪我。就算你送我去开封府衙门,开封府府尹朱大人也不会放过你。朱大人是我爹爹的门生。”

    林觉一愣,沉吟道:“对啊,我怎地这么蠢。你敢在街头如此横行,自然是有人替你庇护。开封府自然是不会动你了。如此我送你去衙门,反而自己要完蛋。”

    吕天赐嘎嘎笑道:“你知道就好,你最好立刻放了我,我便饶了你。”

    林觉皱眉不语,郭采薇低声道:“放了他吧,咱们不必跟他一般见识。反正已经教训了他了。”

    林觉道:“就怕这厮出尔反尔。未必肯罢休。”

    吕天赐叫道:“不会不会,我对天发誓,绝不为难你们。放了我后你们离开,我自认倒霉。”

    林觉沉吟不语,郭采薇低声在林觉耳边道:“爹爹告诫过我,在京城低调行事。他若是吕宰相的儿子,咱们更不能对他怎样。官府都不能对他怎样,咱们除了放了他还能如何?难不成你要杀了他不成?事情不必闹大。”

    林觉皱眉不答,郭采薇娇声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你见我受他言语骚扰气不过,可是犯不着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好……好公子,莫要闹大事情来好么?”

    郭采薇的语气已经近乎求恳了。林觉知道郭采薇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着想,真要扭送官府,事情反而会更大。若官府不作为,反诬自己,拿了自己,还真是麻烦事。但林觉犹豫的是,这吕天赐说话未必算数,林觉压根不愿相信他。

    “吕衙内,今日你当街调戏良家女子,是你滋事在先的。你可明白?”

    “是是是,是我的不对。你……你手松开些,我脖子快要流血了,松开些。”

    “那么,既然是你滋事在先,后面我制住你便是正当的防卫。我可以放了你,但你必须要赔礼道歉,并且发誓不得报复。”

    “好好好,我发誓。我道歉。二位小娘子,是我吕天赐的错,我不该言语无礼。这里给两位小娘子赔礼道歉,还请原谅。你们放了我之后,我绝不报复。若违背此言,天打五雷轰,全家死光光。”吕天赐快速的道歉发了毒誓。

    “行了,放了他吧,我们回家。”郭采薇轻声道。

    林觉沉声对吕天赐道:“我姑且信你一回,你若是言而无信,可莫忘了你这全家死光光的毒誓。”

    “不会不会,你放心便是。”吕天赐一脸真诚的道。

    林觉叹了口气,托着吕天赐朝广场中间的摊位走了几步,距离一群随从距离远一些,这才松开手臂手掌在吕天赐的背上一推,吕天赐跌跌撞撞的朝前踉跄几步,趴在地上。

    林觉低声喝道:“快走!”

    主仆四人立刻快步冲入广场中间人多的摊位地方,意图快速离开。吕天赐很快被冲上来的随从们扶起来,在确认了自己已经安全了之后,吕天赐指着林觉等人的背影尖声大叫起来。

    “抓住他们,宰了他们。把我打得这么惨还想跑?快啊,孙大勇你这混蛋,还愣着作甚?两个男给我打断腿脚,两个女的抓起来带回府,我要亲自审问,我怀疑他们是……是……土匪,对,是土匪。快啊,孙大勇,你奶奶的嘴,还不快些。”

    吕天赐刺耳的喊叫声传来,林觉怒骂道:“我就知道是这样,这种人的话可信的话,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郭采薇红着脸道:“对不住,我……我的错。”

    林觉摆手道:“跟你无干,今日本就难以善了。小虎,快带着郡主和绿舞往前走,我在后面拦着。”

    林虎叫道:“公子先走,我来拦住他们。”

    “啰嗦什么?快!”林觉大声喝叫,回身抬脚将旁边摊位上一锅热水和几笼热包子踢飞出去。热水和热包子如雨点一般落在当先追来的两名随从身上,烫的他们狂呼乱叫。

    摊位的主人,一名黑瘦的妇人大声哭叫,绿舞心中不忍,百忙中还不忘安慰她:“这位大娘,回头我们赔偿你,你不要哭……”

    八九名随从喝骂着翻越一个个摊位,踢飞了锅碗瓢盆冲了过来,摆摊的百姓们纷纷惊呼大叫,嘈杂中后方还传来吕天赐的尖声大笑之声:“咦嘻嘻,打起来,打起来。快啊,孙大勇你个混账,你倒是快啊!”

    林觉手忙脚乱的将身旁摊位上的货品投掷踢飞,阻挡对方的追赶,但是未能阻止随从们抵近身前。林觉将一只陶罐砸在一名随从的脸上,与此同时吹响了一只竹哨。

    滴溜溜竹哨尖利的声音响起,在南边入口处待命的十余名王府的便衣卫士们听到哨音冲进广场,立刻看到远处的骚动混乱,于是纷纷大声呼喝着翻山越岭的冲了过来。路途上的这些摊位可就倒了霉了,本来只是广场北侧的混乱此刻顿时蔓延全部广场。人群飞奔吵闹,摊位翻倒,鸡飞狗跳。两只正在耍猴戏的小猴子乘乱逃走,爬上一棵大树挤眉弄眼的大声尖叫,整个庙会的场面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十余名护卫飞速抵达近前,三人护住小郡主和绿舞等人,其余人等不待吩咐便冲上前去动起手来。吕天赐所带的随从岂是训练有素的王府卫士的对手。这些卫士根本连兵刃都没动用,片刻之间便被统统打翻在地,哀嚎呻吟起来。

    吕天赐傻了眼,吓得不敢再叫嚷,朝着相国寺山门逃走,林觉也并不打算追赶,正欲吩咐快速离开此处时,猛听得竹笛四起,四面八方传来呼喝叫喊之声。片刻后,从广场南东西三处进口,一群皂衣黑冠的捕快蜂拥而至。负责汴梁城日常治安的巡捕们终于被惊动了。

    汴梁城中的日常治安管辖归于‘军厢’。这是城市一级的机构,乃开封府所辖。其职责按照朝廷律法的规定为‘治烟火盗贼公事、日常擒奸捕盗、庇护部民公事’。从这职责条文之中便可知道,军厢其实便进行城市的日常治安管理的。

    这些‘军厢’所辖的人手其实不能称之为军队,因为在汴梁城,能够存在的兵马便是禁军,其余的一律不能作为兵马存在。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军厢管理汴梁治安的手段是,汴梁城坊巷之间,街市之交,每隔三百步设立街头‘巡铺’。每个巡铺中有‘巡警’三到五人。这些巡警便成为街头上日常治安管理的中坚力量。

    简单而言,军厢其实便是城市的警察。遇到街头上的失火盗贼以及治安事件,这些人便可以立刻知晓,然后赶赴现场进行处置。将贼人拿下,解往衙门问罪。百姓们习惯于称呼这些人为捕快捕头,其实是跟衙门之中的捕快有了混淆。不过却也无伤大雅,朝廷上下倒也认可这样的称呼。

    今日三月三上巳节,城中各大庙宇之中皆有庙会,故而其实军厢上下都做好了防备,以防街头生乱。大相国寺周边原本有巡铺八座,捕快三十余人。今日实际上又增派了临时的二十名人手,人数达五十多人。之前在相国寺上门前的争吵并未能惊动这些捕快,因为百姓太多,声音太吵之故。但是当一场火拼开始之后,惊广场出口外的巡铺中的捕快们立刻便发现了。于是竹哨响起,四处皆闻,五十多名捕快在两名捕头的带领下立刻冲了进来。

    数十名捕快行动迅速,很快便将林觉等人围在广场中间,看着地面上翻滚哀嚎的七八人,以及满地的混乱场面,两名捕头气急败坏的大声喝问。

    “什么人,胆敢在此闹事?一个个活腻了不成?”

    林觉摆了摆手,十余名护卫停止了打斗。与此同时,正往大相国寺内逃走的吕天赐见到捕快们赶到也折返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