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四七二章 帮手
    “马原、顾全。你们两个混蛋东西,到现在才来。这伙土匪差点要了老子的命你们才赶来。老子要是死了,你们两个担得起么?”吕天赐指手画脚破口大骂道。

    两名捕快一个叫马原一个叫顾全,都是隶属于开封府军厢中的捕头。二人一见到吕天赐骂骂咧咧的现身出来,顿时头皮发麻,相互给了个无奈的眼神。最怕在街头遇到这个吕衙内,没想到还是躲不开。这吕衙内在哪里出现,哪里必是不安生。不用说,今日之事必是跟他有关了。

    “哎呦,这不是衙内公子么?了不得,怎地成了这副模样了?这是怎么了?”马原忙上前拱手道。他确实吓了一跳,因为吕衙内的脸肿的像个猪头,一只眼睛黑乎乎的像是被人糊了一圈驴粪蛋一般。再看他身上,衣衫不整,帽子歪斜着。一朵红绒球上沾满了尘土草屑,裤裆里湿乎乎的,浑身上下还带着一股骚臭味。

    “怎么了?现在才问这些?老子被土匪们杀了你们都不知道。他娘的,差点死在了这里。还不给我拿人,将这帮土匪全部拿下了。反抗的就地格杀。”吕天赐大声喝道。

    “土匪?城里哪来的土匪?衙内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烦衙内公子跟我们说个清楚明白。”顾全赔笑问道。

    “说你娘的嘴!”吕天赐抬手便给了顾全一巴掌,骂道:“还问个屁,事情不是明摆着的么?一群土匪混进城里,老子和兄弟们在这里烧香逛庙会,他们便意图不轨。还好老子命大,逃了一命。快给我拿人。”

    顾全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将吕天赐的祖宗十八代操翻了天。马原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决定不再自讨没趣,还是赶紧抓人要紧。对方确实动手打了人,而且是打的吕衙内。就算不是土匪,也是扰乱治安之人,抓他们也是应该的。

    “兄弟们,将那伙人统统给我抓起来,带回衙门审问。”马原沉声喝道。

    “那两个女的我要亲自审问。”吕天赐叫道。

    马原低声骂了句娘,他已经差不多明白事情是如何发生的了,因为他才看到了对方人群中站着两个如花似玉般的女子。这位吕衙内唯一的爱好便是好色,喜欢在街头乱来。经常调戏良家女子,有时候还霸王硬上弓。仗着后台强硬,谁也拿他没办法。就算是有人告上去,最后也还是不了了之。今日之事恐怕又是因为这些狗皮倒灶之事了。

    但无论如何,自己这些低级的小吏是不敢得罪他的。自己的上司,军厢主乃至开封府尹朱大人他们也都打了招呼。街头上遇到这个小霸王,千万不要得罪他,只睁一眼闭一眼便罢。否则没有人能担得起责任。

    一众捕快迅速围拢上去便要动手拿人。林觉高声喝道:“你们这些人,也不问个青红皂白便敢拿人么?”

    马原上前道:“大致情形我们已然知晓,具体事情,去衙门里说。你们当街闹事,光是这一点便需缉拿送衙门审问。”

    林觉冷声道:“我等为何闹事,你也不问问我们。站在你身边的那一位也不知是哪家的纨绔子弟,居然当街骚扰良家女子,你们这些捕快怎能任由这等人在街上逍遥?你们拿着朝廷的钱便不觉得亏心么?要拿也要先拿他们才是。”

    马原心道:草他娘,果然是吕天赐这狗杂种调戏良家女子,只不过遇到了狠人,给揍了一顿,手下人也打趴下了。早知如此,自己便不该赶来凑这个热闹。这下好了,又要眛着良心抓人了。

    “事实如何,回头细论。先跟我们回衙门再说。几位,万万莫要反抗,否则事情的性质便不同了。现如今是聚众斗殴,若反抗那便是拘捕了,你们要明白这一点。”马原甚至出于好意做出了提醒。

    林觉点头冷笑道:“我明白了,你们这是怕了那衙内的权势了,所以一定要动手了。”

    马原皱眉道:“随便你怎么说,来人,抓起来。”

    捕快们蜂拥上前,便欲动手。林觉大声喝道:“我看你们谁敢!动一下我们试一试。”

    马原有些不耐烦了,皱眉喝道:“抓人!”

    林觉高声斥道:“你们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们怕得罪这位宰相衙内,便不怕得罪梁王府么?”

    “什么?”马原一怔,皱眉道:“你说什么?”

    顾全在旁低声道:“他的意思是……他们是梁王府的人?”

    但听林觉冷声喝道:“我们本不想表明身份,但事到如今,却不得不表明身份。这一位是我大周梁王府郡主,我等都是梁王府的随从。我们今日本是陪同郡主出来逛庙会的,却不料遭遇那厮对郡主无礼。我等为了保护郡主才出手教训他们。你们这群人居然帮人不帮理,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抓我们。很好,看起来你们是不把梁王爷放在眼里了。谁有胆量便来将郡主抓走,事后谁的脑袋能保得住,便算谁命大。”

    “嘶!”马原和顾全头皮都炸了。对方这群人居然是梁王府郡主一行。作死了,吕衙内这狗东西居然惹的是郡主。吕相不好惹,梁王便好惹了么?

    “这个……小人等不知是梁王府郡主芳驾在此,实在是无礼的很,还请郡主原谅小人的有眼无珠。万万息怒!”马原和顾全忙上前躬身行礼,连声告罪。

    郭采薇冷声道:“你们这些人,就是这种势利眼看人。本郡主亮明了身份你们便卑躬屈膝,之前却声色俱厉。朝廷养着你们这些人,是要你们秉公办事,维护街市太平。今日看来,你们根本就没做到这一点。今日是本郡主在此,若是寻常百姓,今日摊到这件事,怕是有理也说不清,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拿走了吧。”

    马原和顾全既惊又愧,连连告罪不敢多言。

    郭采薇冷声道:“罢了,今日之事我也不想多追究,希望你们好自为之。本郡主并不想将事情闹大,立刻叫你的人走开,莫拦着我们的路,本郡主要回府。”

    “是是是,小人等遵命,要不要我等护送回府?”马原顾全忙道。

    “不必了。”郭采薇摆手道。

    马原和顾全连声下令,让捕快们退下,让开离开的通道,恭送郡主一行离开。然而当林觉和郭采薇等人正转身欲行时,一个尖利刺耳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

    “马原,顾全,你们两个混账东西。把老子的话当放屁么?老子要你抓人,你们怎么放人了?不许放,抓起来。老子被人打了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么?混账混账混账!”吕天赐冲到马原面前张牙舞爪口沫横飞的叫喊道。

    马原忙低声道:“衙内公子,您没听到么?那可是梁王府的郡主啊。您还是省省吧。您什么人不好惹,偏偏惹了梁王府的郡主?得亏他们不追究,不然麻烦可大了。那梁王府是好惹的么?”

    “呸呸呸呸呸!混账!混账之极。梁王府了不起么?比我家还厉害?我姐夫是皇上,我爹是宰相,我姐是贵妃,我侄儿是未来的皇上。你们说是谁厉害?再说了,她说她是郡主便是郡主么?有什么证据?梁王府明明在杭州,怎么在京城冒出来个郡主?明显是假冒的。抓起来,抓起来。一顿大刑伺候,便可知他们是假冒的。”

    马原抹着脸上的吐沫星子苦笑道:“衙内息怒,衙内可不要意气用事,梁王府郡主他们岂敢假冒?小人看,九成是真的。衙内还是不要将事情闹大了为好。免得到时候不能下台啊。”

    顾全也低声道:“是啊,衙内给我们个面子,这件事就此罢休如何?再胡闹下去,事情恐不可收拾啊。那梁王府……”

    “啪!啪!”顾全话话还没说完,吕天赐两个大耳刮便扇了上来,紧接着对着顾全拳打脚踢,口中叫骂道:“混账王八蛋,给你面子?你算根鸡.巴毛。你敢说我胡闹?我被人打了你知道么?我长这么大何曾被人这么毒打过,我卵蛋都差点被人踢下来了你们知道么?轮到你们来教我怎么做?”

    顾全抱着头忍受着吕天赐的拳打脚踢,心里骂翻了天,却也无可奈何。马原在一旁也不敢多嘴了,否则自己恐怕也要遭殃。

    吕天赐发泄了一番,终于喘息着停手道:“你们今日敢放走他们,回头叫你们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我回头便让我爹去跟你们开封府朱大人说,把你们这伙人统统下大狱。”

    马原噗通跪下道:“衙内,您高抬贵手啊,千万不能这么做啊,我们这些人都指着这差事糊口呢。你这么一来,便是害了我们这帮兄弟一家老小的生计啊。”

    吕天赐骂道:“干老子什么事?谁叫你们不听我的。活该你们全家饿死。要么便给我抓人。要么你们就全家饿死,自己选。”

    马原和顾全不知所措,两处为难。吕衙内不能得罪,那边那伙人显然也不能抓。虽然并未确实的证明身份,但马原知道,那伙人既然敢亮出身份来,十之八九不是假冒的。两人暗叫倒霉,今日是撞了什么太岁了,偏偏遇到了这等事,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广场南端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响,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小队七八人的骑兵正从相国寺南广场进入,朝此处飞驰而来。马上的骑士全副武装披着黑色大氅,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最前面的马上一名汉子身形高大魁梧,如一尊铁塔一般坐在马上,脸上胡须浓密,相貌凶横。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何人在此闹事?他娘的,搞得乱七八糟的。谁在闹事?不想活了么?”马上那魁梧汉子声如洪钟一般响起。飞骑冲入人群之中,纵身一跃,身形矫健的落下马来。当他双足落地的刹那,周围的地面似乎都抖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