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五八六章 人不如鱼
    午饭后,林觉拉着郭采薇去后园鱼池亭阁旁观鱼,夫妻二人依栏看着池中锦鲤争食嬉闹,却也其乐融融。然而,林觉终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郭采薇觉察到林觉的心情似乎不佳,忙关切询问。于是林觉将今日的事情告知了郭采薇。

    “夫君,既是先生和严大人器重,你却为何不答应?你那崇政殿说书的官儿不也是没什么发展,这岂非是个绝好的机会么?”郭采薇对林觉的决定有些不解。

    林觉叹道:“我难道不想有好的前程么?我读书入仕,难不成只是要当个什么崇政殿说书的官儿?我堂堂状元郎,现在沦落到这等地步,为同僚所嗤笑,为众人所讥讽,难道我愿意么?就算是家里人,也不免有所议论,当我不知道么?”

    郭采薇笑道:“夫君不必烦恼,妾身可没嫌弃你。我夫君哪怕是个打鱼砍柴的,我也无所谓。咱们现在这日子过得挺好的,你倘若不当林家家主,咱们每天无忧无虑,不知多开心呢。”

    林觉呵呵笑道:“宝贝儿,人无近忧必有远虑啊。很多事都需未雨绸缪,此时图安逸,风雨来袭,便来不及了。”

    郭采薇嗔道:“说的这么严重,可吓死人了。”

    林觉心道:你自然是不知道的,我却知道啊。别的不说,你梁王府便蹦跶不了几年了,到时候被人一锅端了,咱们都得完蛋。我现在不考虑这些事,将来谁来救我们?

    见林觉沉默不语,郭采薇将手中鱼食尽数撒入池中,引得一群红鲤鱼上前争抢而食,郭采薇上前来挽着林觉的胳膊柔声说话。

    “夫君不要多想,你是不是因为方先生严大人他们因为救二伯的事情闹得有些心里不愉快。你是怪他们是么?所以你这次是赌气不去?”

    林觉苦笑道:“薇儿,你也忒小看你夫君了,我是那样的人么?你父兄在这件事上不也没少乘火打劫,我又说什么了?我林家人自己闯出的祸事,我倒要怪别人?焉有是理?当初我被分派去当这个官儿的时候,王府和先生那边都没帮我,我又说什么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

    郭采薇忙道:“是我的会意错了,实际上是我心里有些不痛快。便也以为夫君是和我一样了。是啊,我的夫郎怎么会那种小心眼的人呢?”

    林觉被她逗笑了,揽着她的腰肢,将鼻子埋在她的发髻中嗅着她秀发的香气,闭目不语。

    郭采薇轻声道:“那我却不明白了,我回娘家,听我父王说,严正肃新设立的这个‘制置三司条例司’的衙门可是个了不得的衙门。不知多少人想往里钻。严大人调夫君进去任职,夫君为何又不去了呢?”

    林觉稍稍离开郭采薇的身子,看着她俏丽的面庞,沉声道:“薇儿,这世上机会分两种,一种是真正的机会,或可称之为机遇。一种是假机会真陷阱,可称之为投机。想飞黄腾达,两者都可以做到。抓住机遇者可以青云直上,而投机者也可乘势而起。在你看来,哪一种才是该选择的路?”

    郭采薇愣了愣,皱眉道:“自然是走正途……其实我也不太明白,我只是个妇道人家。”

    林觉道:“这么说吧。严大人和方先生现在得圣上支持,正要进行变法兴革之事。在掀翻三司之后,朝廷中,谁都知道严大人和先生如今正是得势之时。这个时候,很多人为了钻营,便会依附他们,便会打着参与变法的幌子去攫取他们想要的东西,这便叫做投机。他们并非真正的拥护变法的举动,他们只是一群投机者罢了。”

    郭采薇皱眉沉吟道:“原来如此。那严大人和方先生难道不知道这些?他们也会甄别的吧。”

    林觉皱眉道:“甄别,如何甄别?倘若人心可见,那自然一目了然。倘若每个人说话都是发自真心,世上没有口不对心没有谎言二字,自然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可惜的是,心在肚子里,心里想的什么没人知晓。”

    郭采薇怔怔道:“夫君的意思是,你并不拥护严大人和方先生的变法是么?”

    林觉楞道:“这话从何而来?”

    郭采薇歪着头道:“你不愿当投机之人,所以你才不愿应召入职。倘若你是拥护变法的,你问心无愧,自然不会拒绝。”

    林觉伸手在郭采薇凝脂一般的脸庞上捏了一下,笑道:“什么时候你都学会猜测人心了?我得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事实上我一直很矛盾,说我反对,我倒也不是反对。大周朝现在的局面,倘若不采取措施,局面会很难。但是倘若严大人和方先生这般站出来变法,也未必是件好事。”

    “夫君说的我可越来越糊涂了。”郭采薇笑道。

    林觉道:“说的简单些,我感觉以严大人和方先生的作风,此次变法必是暴风骤雨雷霆霹雳一般。绝对不是什么春风化雨之事。历朝历代,变法更革都要引发一场腥风血雨。而严大人和方先生所要进行的变法恐怕更加的猛烈,引发的动荡和冲突也将更大。”

    郭采薇神色郑重的道:“夫君是怎么知道的?是因为严大人和方先生的脾性使然么?”

    林觉缓缓点头道:“是,我以前以为自己了解他们,但现在我却才明白,我对他们知之甚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严大人和方先生为了变法的事情可以做一切的事情。他们作风也是绝不妥协那种。而变法恰恰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才能顺利的进行下去。别的不说,就拿已经发生的事情来说,他们摧毁了三司衙门的举动,是不是有一种用力过猛,招人非议之嫌?虽然是查出了三司衙门中的罪行,但这彻底的摧毁了大周的财政部门,所带来的后果却未必都是好事。”

    郭采薇缓缓点头道:“你这话跟我爹爹说的一样。爹爹说严正肃他们行事太过,不考虑朝中他人的感受。虽于三司衙门一案之中立威,但也招致了不少的非议。”

    林觉冷笑两声道:“这还只是开始呢。后面还不知非议有多大。就拿这行成立的制置三司条例司来说吧,便是个极为过分的衙门设置。这制置三司条例司新衙门据称是集军政财权于一体,权力大的没边。你想想,大周立国的基本架构便是军政财三权分离,开国先皇之所以这么做,便是吸取了前朝覆灭的经验,不让臣子集权过大。而严大人和方先生他们这么一弄,岂非彻底颠覆了大周一百多年定下的基本制度?这可不是一般小事,这可是件天大的事情啊。这是单独弄出了个小中书,小朝廷啊。不久后,光是这一点,便会被人抓住把柄,闹得沸沸扬扬的。”

    郭采薇悚然而惊,她听明白了,她也有些明白林觉为何不愿去那衙门中任职了。那里摆明就是个是非窝,他去,便是自找麻烦。

    “原来如此,还是夫君看的清楚,妾身糊里糊涂的,也不懂什么。可是……夫君既然看出了这一点,是不是应该跟严大人和方先生去说说,提醒他们一下为好?”

    “没用的,先生和严大人是何许人也?他们会不明白此事的严重性?他们也知道这么做其实犯了大忌讳。然而此刻他们已经无法收手了。变法之事已经如离弦之箭,只有一往无前,没有收回之说。所以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我其实也在犹豫,要不要去帮他们一把。我不希望看到他们落入万丈深渊之中,或许我不能自私,该去为他们出谋划策,尽一份心力才是。可是,我又觉得我的话他们未必会听,到头来恐怕还会生出芥蒂来。我现在很矛盾,很纠结,不知到底自己该怎么做。”

    林觉叹着气,将栏杆上放着的一盒鱼食抓了一把又一把,洒在水里。水中水花翻腾,鱼儿抢食,闹腾不休。

    郭采薇忙拉住他的手道:“哪有这么喂锦鲤的?这不是要撑死它们么?你心里焦躁,也不能折腾鱼儿啊。”

    林觉叹了口气,摆摆手道:“我去书房静一静,好好的理一理头绪去。”

    郭采薇看着林觉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转头过来。眼前夏阳之下的池塘碧水清波,荷叶田田,粉红色的荷花点缀在荷叶之间,景色美如图画一般。水面下,锦鲤游动,悠然自得。

    “你们可比人快活多了,自由自在,与世无争。瞧瞧我家那位爷,可要愁白了头了。”郭采薇对着水中的鱼儿道。

    ……

    傍晚时分,林觉正在书房中看书,前宅有人禀报进来,说是方师母来了。林觉忙撂下书来到前厅,果见花布包头的方师母正站在厅中对着厅中一盆玉兰竹弓着身子端详。

    林觉快步上前,拱手笑道:“师母?您怎么来了?哎呦,您这可是稀客呢。”

    方师母转身过来,脸上满是笑意道:“你这高门大户的,我倒是经过了几回,可是没敢进来。啧啧啧,这宅子,好气派。师母可一辈子没住过这样的宅子。这都是王府的陪嫁么?难怪你要娶王府的郡主了。别人家哪有这么好的宅子给你住着。”

    林觉挠头道:“师母,不必这么讽刺学生吧。”

    方师母咯咯笑道:“罢了罢了,师母嘴上就是忍不住。哎,你莫怪师母多嘴,师母心眼就是小。女人都是小心眼的。”

    林觉笑道:“不敢闻师母之过。师母来是有什么事么?您可是无事不上门的。”

    方师母道:“确实有事,唔……我是来叫你去家里吃酒的。严大人今晚来家吃酒,你先生说了,请你去作陪。这不,本来是让别人来请你的,我正好去汴河边去买鲜虾,路过这里,所以便顺便来跟你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