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七百三一章 搭救
    (二合一,月初了,免费月票投了吧)

    顾盼盼和楚湘湘不能见客,或许也加重了经营的压力,两个花魁之前只要见客便都有大笔进账,现在这两个摇钱树身上没有了进账,钱忠泽便只能逼迫其他的女子更为疯狂的去接客赚钱。搞什么风雅,讲什么品位,直接交银子睡觉,来的更为直接快速。

    至于将顾盼盼和楚湘湘放在后院做粗活,目的自然是折磨她们,让她们能够屈服。钱忠泽一定以为这两个花魁女子无法忍受那种生活,从精神上摧垮她们,逼得她们自己屈服。顾盼盼已经没什么价值,所以顾盼盼生了病倒也没什么,死了也无妨。倘若是楚湘湘,必是要给予治疗了。

    楚湘湘和顾盼盼的消息自然是不能外露的,所以威胁楼中女子不得议论,不得对外乱说,便是因为两位花魁是万花楼和群芳阁的招牌。哪怕这招牌现在后院中蒙尘纳诟,外边人只要不知道便好,不影响楼子的名气便好。钱忠泽这个人完全是一副商人做派,万花楼和群芳阁在他手里,只是一个快速赚钱的工具,其他的他根本就不在乎。

    “楚姑娘,顾姑娘,你们有什么打算?我看这么下去绝非办法,你们会死在这里的。”林觉皱眉道。

    楚湘湘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她想说:“林公子,你能不能救救我们。”可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两人跟林觉其实并无太深的交情,而这件事也不容易办。

    “林公子,你能来看我们,我们已经很感谢了。这都是我们姐妹的命数使然,公子莫要管我们了。回去后千万不要跟芊芊说,让她好好的生活,好好的过一辈子。”楚湘湘轻声道。

    林觉皱眉道:“那怎么成?不可能没法子。你们能不能赎身?倘若能赎身不就脱离苦海了么?”

    楚湘湘苦笑道:“钱忠泽岂肯让我们赎身?我们跟他说过,拿毕生积蓄赎身,他根本就不理会。”

    林觉道:“那是以前,现在这情形……未必他便不愿意。你们不能给他挣银子,他倘若能从你们身上白得一笔银子,也许会答应。”

    楚湘湘眼睛一亮,看向顾盼盼。顾盼盼连声咳嗽,喘息道:“这老狗未必肯。赎身的银子我们有,我和姐姐攒了五万两银子,倘若能赎身,全给了他也子无妨。可他不一定愿意。我们一走,他这万花楼和群芳阁便名气大跌了。”

    林觉皱眉想了想道:“何妨一试,总比等死要强。这样,你们写个字据,委托我替你们赎身,我可以去找钱忠泽试试看。”

    楚湘湘一喜道:“公子当真愿意蹚这浑水么?这对公子的名声……”

    林觉摆手打断道:“什么名声,救人要紧。我怎能看你们死在这里。”

    顾盼盼哑声道:“倘若他不肯呢?那该如何?”

    林觉呵呵笑道:“先礼后兵,倘若他不肯,那我只有来硬的了。总之,我不能见死不救。但愿钱忠泽识时务。免得我要费些周章。我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他占着理.我说句得罪二位的话,按照大周律法,你们其实是属于他的私产。所以,我明面上也不能太过分。总之,我会想法子的,你们放心便是。”

    楚湘湘和顾盼盼对视一眼,两人忽然跪倒在地给林觉咚咚磕头。林觉忙拦住道:“这是作甚?”

    楚湘湘道:“公子大恩大德,我姐妹没齿难忘。无论成与不成,我们姐妹都感激公子大恩。倘若不成,公子万万不要勉强,我们不想连累公子。”

    林觉张口正要说话,忽然身后木门外传来白冰低低的说话声:“有人来了,怎么办?”

    楚湘湘和顾盼盼惊慌失措,林觉摆手道:“你们不要怕。冰儿,你进来,若是那妇人便拿了她。”

    白冰应了,闪身进屋。林觉和白冰躲在门口。四个人屏息凝神听着外边脚步声走近,门‘哐当’被推开,一名妇人手握皮鞭气呼呼的进来,破口便开始骂人。

    “你们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老娘来请了你们一回,你们还不搭理。老娘说了,再来便请你们吃鞭子,可不食言。今儿非好好的教训你们一顿不可。”

    那妇人抖着皮鞭子朝着顾盼盼和楚湘湘走去,恶狠狠的举起皮鞭便要对瞪着她的顾盼盼抽去。忽然间,手上一空,皮鞭凭空消失。腿弯处被一股大力击中,哎呦一声爬在了地上。

    “啪!”一声脆响,那妇人脊背生疼,疼得叫出声来。

    “哪个天杀的……”妇人话说了半截便赶紧住口,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正一手拿着皮鞭一手拿着一柄冷汪汪的刀子正瞪着自己。

    “大爷饶命!”胖妇人叫道。

    林觉站在门口的暗影里没现身,他不想暴露真容,只沉声开口道:“混账妇人,你好大的胆子。顾姑娘和楚姑娘今日落难,你却来火上浇油欺负她们,简直该死。贤弟,挖了她眼珠子,叫她知道得罪两位姑娘的下场。”

    白冰闻言,作势上前威逼,那妇人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脸上告饶道:“饶命啊大爷,再也不敢了。老身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只是东家吩咐了要整治两位姑娘,老身只能从命啊。求大爷们饶了我的性命,再也不敢欺负两位姑娘了。倘若不信,老身对天发誓,再对两位姑娘不敬,便叫我出门被马车撞死,走路掉河里淹死……”

    林觉冷声喝道:“毒誓有个屁用。我可告诉你,我们是东海普陀岛鲨鱼寨的海匪,跟两位姑娘有些交情。今日特来探望,没想到两位姑娘居然被你们欺负成这样。你给我听好了,从今日起,你敢再欺负两位姑娘,我们便来割了你的狗头。你莫打什么鬼主意,我鲨鱼寨兄弟无孔不入,在这城里来去自如,你要是敢玩花样,便是躲在你娘的肚子里都要给你揪出来宰了。明白么?”

    胖妇人吓得发抖,连声答应着。

    林觉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丢在那胖妇人面前的地面上,喝道:“这锭银子你拿着。”

    胖妇人眼睛发亮,连道:“不敢,不敢当。”

    “呸,你当是赏你的么?你欺负人还有功不成?这是给你买些好吃好喝的伺候两位姑娘的。还有,顾姑娘生了病,你要抓药回来熬给她喝。下次来,倘若顾姑娘再有一声咳嗽,老子便给你一刀,两声咳嗽便给你两刀,明白么?倘若你要是能老老实实的伺候两位姑娘的话,回头老子自会给你赏钱。”林觉喝道。

    “是是是,大王们放心,老身定尽心尽力的伺候两位姑娘,绝不敢怠慢了。”胖妇人连连磕头道。

    林觉又道:“打量着你怕是以为我们是说笑的,贤弟,露一手本事给她瞧瞧,看看我们是不是说大话的。”

    白冰点头答应,忽然间身形一动,来到妇人面前。手中笛中剑嗖嗖乱舞,在胖妇人的脸颊头颅上下左右翻飞。胖妇人只觉的头脸处凉飕飕的,吓得紧闭双目口中连叫道:“了不得,了不得,我死了,我死了。”

    白冰斥道:“死是死不了,给你留个记号。”

    胖妇人睁眼一看,只见身侧地面上一地的乱发,伸手一摸头脸,发现两侧鬓发和头顶上的发髻被削掉了许多,胖妇人松了口气,张大嘴巴茫然心想:这手法,比厨房里的大厨牛二耍的刀也还差不多。

    “知道厉害了么?”林觉有些无味的问道。看上去这胖妇人并不知道白冰这一手拿捏的分寸和难度所在。贴着她的头脸削发,手法快如闪电,分毫不差,这正是极为高明的武技。可惜俏媚眼做给瞎子看,这妇人应该是丝毫不懂,还不如一刀砍断一根柴禾来的威慑力大。

    “知道了知道了,绝对不敢造次了,打死我也不敢得罪海匪爷爷们的。两位大王方一万个心便是。”胖妇人虽然不懂武技之精妙,但还是明白这些人是绝对得罪不得的道理。

    林觉点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刷碗什么的,你自己去干,不许扰两位姑娘。听到没有。”

    “是是是。老身岂敢劳动两位姑娘。老身告退,告退。”胖妇人抓起银子爬起身来赶忙往外跑去。

    “张大娘,咳咳,且慢。”顾盼盼突然开口道。

    胖妇人一愣,忙转身赔笑道:“姑娘有何吩咐?”

    顾盼盼挣扎起身,楚湘湘忙搀扶她站起身来走到胖妇人身旁,但见顾盼盼猛地挥手,一巴掌扇过去,啪的一声响,胖妇人哎呦一声,捂着脸痛的大叫。

    “这段时间对我和楚姐姐百般辱骂,这一巴掌便是还你的。”顾盼盼骂道。

    顾盼盼身子虚弱无力,否则这一巴掌非把胖妇人的牙齿打落不可。胖妇人捂着嘴巴支支吾吾不敢多言,心中骂翻了天也没办法,只得自认倒霉。

    “滚吧。”顾盼盼喘息喝道。

    胖妇人忙转身出门,快步逃走。林觉翻了翻白眼,心道:这顾盼盼还真是性烈如火,睚眦必报。那妇人欺负她们,这一巴掌总是要还回去的。不过这时候打这一巴掌实在并无必要,毕竟还需要这妇人照顾她们才是,惹毛了这妇人可不好办。

    “楚姑娘,顾姑娘,你二人暂且忍耐几日,我去替你们想办法。我去跟钱忠泽聊聊去。”林觉现身出来,轻声说道。

    “林公子,我和姐姐有些积蓄,存在南城聚宝楼钱庄里。这是凭证,您带着去取,以备赎身之用。倘若不够的话,公子先替我们垫着些,以后我们姐妹一定还你。”顾盼盼在贴身衣物里逃出一卷纸张递给林觉。

    林觉也不推辞,伸手接过揣在怀里。正要说话时,忽听的外边像是炸了锅一般的闹将起来。一阵铜锣和人生鼎沸之声从南边传来。

    “不好,这狗妇人出去便叫人了,林公子你们快走,怕是带人来抓你们了。”顾盼盼惊道。

    林觉也皱了眉头,白冰侧耳听了片刻,低声道:“不是这里,是南边的楼子里。不是被我们捆绑在床上的两个人被发现了,便是被那小艳红给告密了。”

    林觉探出头去观察了片刻,轻声道:“应该是床上的那两个女子被发现了,小艳红要是告密我们早被发现了。不过,我们也得走了,那两个女子倘若说了,很快他们便会来这里查看。得赶紧离开。”

    白冰点头称是。林觉转过身来,朝着楚湘湘和白冰拱手道:“两位姑娘,我们先走了。等我的好消息便是,一定要保重身子,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一次倘若能赎身,岂非是因祸得福么?一切往好处想。”

    楚湘湘和顾盼盼连连点头,眼里喊着感激的泪水目送林觉和白冰出门,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两个女子回过头来对望片刻,忽然拥抱相嬉,庆幸不已。本以为必要死在这里了,没想到遇到了救星。而且是那位林公子。那林公子计谋多端,人又仁义,他要是肯尽力出手的话,那么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就像快要溺死的人一下子抓到了一块浮木,所有的希望便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

    林觉和白冰走在凌晨的街道上,街道宽敞寂寥,寂静无人。街道两旁的街灯依旧闪烁着,风吹过,黯淡的光线闪烁着,将黑乎乎的青石地面照射的反射白光,宛如一条流动的无声的溪流一般。

    林觉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默默而行。白冰跟在身旁若有所思。

    抵达中河石栏桥上时,林觉停下脚步,凭栏而立。天空上繁星点点,星辉灿烂。地面上街巷之中灯火阑珊。下方桥下流水汤汤汩汩而响,耳边夜风吹拂,呼呼有声。此情此景,让林觉心绪起伏,竟不知身在何处。不自觉的轻轻叹息了一声。

    白冰轻轻挽住林觉的手臂,低声道:“林郎,可是心里不舒坦么?”

    林觉吁了口气,转头看着白冰清丽幽暗的面容,低声道:“是啊,心里堵得慌。”

    白冰道:“是因为那两位姑娘么?”

    林觉道:“是,却也不全是。我只是感叹这世道变幻之匪夷所思,多少人在世上颠簸流离,完全不知道下一刻的命运罢了。像楚湘湘和顾盼盼两位,曾经的青楼红牌,风光无限之人,只是因为一场变故,便落得如此的地步。芊芊倘若知道她们的现状,怕是要哭死了。”

    白冰点点头道:“是啊,确实让人唏嘘。我听芊芊听说过她们以前的风光。没想到却到了如此田地。真教人有些难过。这世道真的很残酷。”

    林觉轻声道:“人若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便只能任人摆布。拥有的一切转眼便如浮云一般消散,便是所谓的世事无常。所以,人无论如何都要有掌控自己命运走向的力量。也许天命难变,但人为之事则是可变的。我们要做的把控这一部分,将命运之无常减少到最低限度。起码不会被另外的其他人左右命运。”

    白冰想了想,点头道:“我懂了,倘若自己强大到他人无法左右你的命运,那么这样的悲剧便会少很多。”

    林觉点头道:“所以,你该明白,我为何执意要在仕途上有所进展,而非是遇到挫折一走了之。天下只有这么大,走到哪里都逃不脱。所以,努力进取,让自己拥有更强大的内心和实力,才是正面的积极的手段。不仅是在仕途之上,而是要在各个方面都要强大,都要积累力量。比如我要开办大剧院,要赚得大量的银子,这其实也是强大的一种手段。有时候有钱便是强大的一种表现,财富也是身上的盔甲……”

    白冰顿了顿,轻声道:“那伏牛山落雁谷……应该也算是,对么?”

    林觉愣了愣,微笑点头道:“当然是,那是我下的最大一笔赌注,但那却是最后的一件盔甲。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穿的一件盔甲。是可进可退的最后的手段。”

    白冰轻声道:“我懂了,郎君将这世道似乎看的很清楚,看的很通透。虽然我还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但我知道,只要在你身边,我便不必担心。你会安排好一切的。”

    林觉呵呵而笑,搂过白冰来在她唇上一吻,笑道:“那是自然,我身边的人,我自会考虑的妥妥当当的。或我有余力,还会照顾到这世上的可怜人,不会漠然而对。达济天下苍生这句话我以前是不太有感触的,但近来我感触颇多。看得多了,想得多的,很多想法也都变了。”

    白冰依偎在林觉胸前,轻声道:“郎君这不是已经决定要救出楚姑娘和顾姑娘了么?这算不算是达济苍生之举呢?”

    林觉苦笑道:“这算什么达济苍生?楚姑娘和顾姑娘和我虽交情不深,但也算是朋友吧。她们如此的际遇,我岂能不施以援手。但其实,这件事未必那么容易,恐怕要费一番周折才成。但愿能顺利吧,我可不想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白冰缓缓点头道:“你是说那个姓钱的东家未必会答应让她们赎身?”

    林觉叹道:“你不知道这其中的纠葛,钱忠泽跟我林家有仇隙,倒也不必细说了。总之,明日我去见他,总也要说服他才好。”

    ……

    次日上午,林觉在房中跟小郡主说了昨夜自己和白冰去万花楼中的经历,叙述了楚湘湘和顾盼盼的际遇。郭采薇闻言惊愕不已,她万没料到万花楼那两个女子居然落得如此的地步。虽则在郭采薇眼里,这两个女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但听到她们的遭遇,也不免唏嘘不已。特别是这两个女子因为不肯作践自己而堕入如此境地,却也让郭采薇有些敬佩。

    不过,对于林觉决定要替这两人赎身的想法,郭采薇却有些犹豫。郭采薇并非是担心林觉和楚湘湘顾盼盼之间有什么勾搭,林觉还不至于如此的饥不择食。她只是不希望林觉跟这件事扯上干系。倘若林觉出面赎人,外边还不知道有些什么样的风言风语。必有人说林觉替两位花魁赎身,便是要将她们纳为私宠之类的话。

    楚湘湘和顾盼盼早已艳名远播,在风尘之中打滚了多年,名气再大,也自不堪。这和当初望月楼的谢莺莺不同,谢莺莺可是一直打出的旗号便是只卖艺不卖身的,所以扯上这些话题,必是有损林觉声誉的。郭采薇所担心的便是这一点。

    林觉看出郭采薇的犹豫,做了一番耐心的解释工作。林觉告诉郭采薇,楚湘湘和顾盼盼的遭遇倘若无人搭救,必是死路一条的。倘若不认识她们倒也罢了,认识她们即便交情不深,那也不能听之任之。另外,王府在这件事上是有责任的。梁王府就这么将万花楼和群芳阁转手他人,对于两座青楼中的人是极不公平的。虽然表面上看,王府似乎没有照顾青楼中的女子的义务,但从道义上而言,就此不管楼中人的死活,那是不道义的行为。所以,拯救楚湘湘和顾盼盼其实也是对王府行为的一种补偿。

    人说一孕傻三年,郭采薇似乎正处于这种阶段。她想了半天之后,对林觉的话表示了认可。似乎这两个女子不得不救,否则她们要是死了,便是王府的罪过了。当下表示同意,还叮嘱林觉一定要救出她们来,哪怕是花点钱也没事。

    林觉松了口气,他倒不是故意忽悠郭采薇,只是自己跑去为两个青楼女子赎身,这事儿必须得到小郡主支持。林觉并不想让小郡主心情不愉快,让她点头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人,或者是可能产生的风言风语,林觉反倒并不在乎。

    上午时分,林觉去了趟南城的聚宝楼钱庄,凭着凭条,取出了一大箱子金银珠宝,足有五六万两之巨。楚湘湘和顾盼盼其实早就为自己的未来做了打算,她们一直都在暗中存钱,且将积蓄存在外边的钱庄里,也许是为了从良以后的生活。但此刻,或许这便是搭救她们的救命稻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