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八二三章 生疑
    (二合一)

    “这些事,儿臣不知,也不敢多想。”郭旭轻声道。

    梅妃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旭儿,你替我去办一件事。”

    “母后但请吩咐。”郭旭道。

    “你替我去查一个人的底细。要查的清清楚楚的。”梅妃道。

    “查谁?”

    “那个林觉身边有个小妾叫绿舞的,你可知道?”梅妃道。

    “绿舞?哦哦,儿臣见过一次。对了,此次容妃出宫和王妃见面,便是这个绿舞去接的人。皇城司的人告诉儿臣的。”郭旭道。

    “对,就是她。你便查清她的底细,祖宗十八代都要查清楚。”梅妃道。

    “为何要查她啊?母妃用意何在?”郭旭不解的问道。

    “旭儿,你难道没发现,那绿舞跟容妃的关系太过亲密么?她经常被容妃召入宫中说话,容妃赏赐了她很多东西。那只是个身份低贱的女子罢了,林觉也不过是六品小官,绿舞只是他的妾室罢了,为何会受容妃如此荣宠?”梅妃沉声道。

    “这个……母妃所言何意?儿臣不太明白。”郭旭道。

    “你自然是不明白,可我却怀疑。因为我见过容妃年轻时的模样,那绿舞生的跟容妃年轻时太像了,一颦一笑都很像。我早就有些疑惑了。即便是现在,跟容妃也有三四分的相似。你不会注意这些,我却是注意到了。”梅妃缓缓道。

    “什么?母妃的意思……难道是……这怎么可能?这也太奇怪了吧。母妃不要胡思乱想,相貌相似些又能如何?这世上相貌相似的人太多了呢。母妃您可莫要多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郭旭惊愕叫道。

    “母妃没有多想,很多当年的事你并不知道,我也不能跟你说,你只按照我的吩咐,去查一查这绿舞的身世。挖到深处去。也许会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记住,这件事一定不能张扬,我可不想闹得满城风雨。容妃有太后庇护,我可不想得罪太后,除非我掌握了证据。”梅妃缓缓道。

    郭旭惊愕难言,张口正要说话,忽然间他看到了屏风后走出一个满面怒容的身影来,一时吓得张口结舌,不知所措。梅妃也看到了来人,忙从座位上滚落下来,跪地叫道:“臣妾见过皇上。”

    郭旭反应过来,也忙跪地叫道:“儿臣见过父皇。”

    郭冲满脸怒气,阔步走到案后坐下,双目狠狠的盯着面前跪伏的母子,不发一言。原本在外间还笑眯眯的听着这母子两说笑,突然间话题一转便到了那件案子,这还罢了,他们居然谈及了一个让郭冲都震惊的秘密。最后居然话题已经让郭冲不能忍受,因为郭冲听出了梅妃的话外之意,梅妃是怀疑那个叫绿舞的女子和容妃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联系。郭冲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冲了进来。

    “你们好大的胆子,原来私底下你们就是这般信口开河,说些这些话的。郭旭,你让朕很失望,朕对你寄予厚望,你却成天在背后捣鼓这些事情。简直混账之极。”郭冲厉声喝道。

    “臣妾知罪,皇上息怒,此事和旭儿无关,是臣妾言行不当,旭儿并没有说什么不当之语。”梅妃惊声道。

    “住口!你还护着他。当朕是聋子么?朕在外间听了半天了,你们所有的话朕都听到了。原不打算打搅你们母子叙话的,可是说着说着便说了一些不该从你们嘴里说出来的事情。你们想干什么?掀日子过得不够安稳么?要掀些风浪出来么?”郭冲怒斥道。

    “皇上息怒,臣妾该死。皇上万万不要动气,大热天的,要保重龙体。”梅妃磕头叫道。

    郭冲冷声道:“你们若是想让朕保重,便不该私底下兴风作浪,说些流言蜚语。你们这是嫌朕活的长了,要活活气死朕是么?”

    梅妃吓得连连磕头叫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如此罪名臣妾不敢当。”

    郭旭却皱着眉头没有磕头谢罪,只呆呆的跪在那里。梅妃伸手拉他磕头,郭旭却纹丝不动。

    郭冲冷冷的看着郭旭道:“看起来你似乎并不服气。朕冤枉你了么?”

    郭旭沉声道:“父皇,儿臣并没有说什么不当的言论,儿臣只是说出了实话罢了,也不是什么流言蜚语的背后编排人。”

    “放肆!不还狡辩。”郭冲怒骂道。

    “父皇,儿臣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经得起考证。父皇可派人去查,倘若有半句诋毁不实,儿臣愿领责罚。”郭旭沉声道。

    梅妃忙低声求肯道:“旭儿,莫惹你父皇生气了,不要再说了。”

    郭冲冷声道:“你是说,你适才所说的关于容妃和王妃出宫见面,并向太后求情的事情句句是实话?”

    “儿臣以性命保证,句句是实。”郭旭点头道。

    “你又是如何得知这些事的呢?”郭冲冷声问道。“莫非你派人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郭旭忙道:“儿臣岂敢这么做,这一切都是皇城司的人告诉儿臣的。儿臣经过核实,确实事实。至于容妃娘娘和皇奶奶之间的事情,儿臣也不是捏造。内务府的后宫行止册子,儿臣查了的。确有其事。儿臣也许不该断定事情的原委,毕竟不知容妃娘娘和皇奶奶,以及容妃娘娘和王妃的谈话内容。或许不该妄加揣度。但人都不是傻子,事情的走向证明了这一点,这是合理的推测。”

    郭冲怒道:“皇城司怎地没有禀报给朕知晓?却禀报给了你?你又有何权力查看内务府的行止册子?”

    郭旭忙道:“皇城司之所以没有禀报父皇,那是因为这不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容妃娘娘微服出宫,皇城司无管辖之权。只是容妃娘娘半路下车,在街市露面,方才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还加派人手暗中保护娘娘。他们倘若告知父皇,会有越权之嫌。他们告诉了我,是因为儿臣的身份。父皇莫忘了,儿臣可是挂着殿前司都点检的虚职。虽然并非实职,却也有职责保护父皇和宫闱安全。容妃娘娘出宫,他们自然要禀报上来,请我定夺。我查内务府行止册子,是事后想找到是谁胆敢放容妃娘娘微服出宫的事,是想追究违规者的责任,无意间发现了容妃娘娘在当晚去见皇奶奶的事情。”

    郭冲皱眉盯着郭旭道:“那你为何没来禀报朕?”

    郭旭沉声道:“事关容妃娘娘,儿臣岂敢乱说?容妃娘娘出宫游玩,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儿臣自不能小题大作。只要人安全无事,自可大事化小。若是这等事都来烦扰父皇,岂不让父皇更加的烦心?只是事后,皇奶奶出面说话,儿臣才将两件事联想了起来。又关乎皇奶奶,儿臣更是不能乱说了。今日只是跟母亲闲聊而说出来,没想到父皇听到了,儿臣错在不该多言,应该跟母妃也闭口不言的。”

    郭冲皱眉沉吟不语,郭旭所言还是有条理的,所做的一切也并没有越权而为。郭冲其实意识到自己的愤怒并不在郭旭母子谈论此事本身上,而是恼怒于他们推断出的结论。那结论显而易见,就算是个没有头脑的人,综合判断之下,也知道是容妃当了说客。而身历此事的郭冲更是能深深的感受到这一点。

    郭冲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太后拿出的那张血书。那天他并没有问出血书从何而来,但现在一切疑问都迎刃而解了。那血书是杭州百姓的联名控诉书,血书来自杭州,自然是郭冰一手操办。而血书落在太后手里,自然是王妃交给容妃,容妃交给了太后。太后确实圣明,但这血书却让太后认为康子震该杀,所以她才会最终出面。当然也有亲情的成分使然。这一切谜团,至此可以串成一整条的线索,真相也大白于此刻。

    “无论如何,你们私下谈论此事便是不妥,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还并不清楚。你怎可下定论?光是这一点,便是你行事莽撞。”郭冲沉声喝道。但其实,这话已经是强行的找补,语气也软了许多。

    “父皇教训的是,是儿臣的错。儿臣应该禀报父皇的,而不该背后谈论此事。”郭旭知道什么时候该服软,此刻正是服软的时候,要给父皇一个台阶下。

    “那么你呢?你说的又是什么话?你适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你怎可如此胡言乱语?如此编排容妃?你二人平日里并无矛盾,却如何捏造这等言语来?今日不说出道理来,朕绝不饶你。”郭冲转头对着梅妃喝道。

    梅妃忙磕头道:“皇上恕罪,臣妾知错了,臣妾再不敢了,求皇上饶了臣妾吧。”

    “朕要你说出道理来,可不是要听你求饶的。”郭冲喝道。

    郭旭冷眼旁观,他忽然意识到父皇其实是想听明白事情的真相,而非是阻止母亲再说。母妃说的那件事,其实也干系到父皇的声誉,父皇心里一定是想听个水落石出,只是他好明言罢了。

    “母后,父皇既问,您便说个清楚便是。否则您这便是捏造谎言攻讦容妃娘娘了。不妨将您的想法都告知父皇,或许父皇还会宽大谅解。”郭旭低声说道。

    梅妃愣了愣,心想:儿啊,你不是火上浇油么?皇上正是因为此事才发怒的呀,你还让我说。

    梅妃偷看了一眼郭冲,见郭冲眉头紧锁,却没有说话,似乎等着自己开口的样子,于是咬牙心想:反正已经如此了,索性全说了出来便是。

    “皇上息怒,臣妾说便是。事情要从去年的新年宴席开始说起,皇上还记得么?您在宫中设宴招待皇亲国戚一干人等,梁王府的女婿林觉也来了,因为采薇郡主去了杭州,所以他携的家眷便是他的一名小妾叫做绿舞的。”

    郭冲皱眉想了想,点头道:“确有此事,是朕准许的。郭冰在杭州,采薇郡主也在杭州,朕想着让林觉进宫来替代,也显恩典。说起来他也不算是外人,毕竟是梁王府的女婿,也算是国戚的。不过你说的那个小妾,朕却没有见过。”

    “她叫绿舞,林觉和郡主成亲当日也纳了她为妾,当初弄的京城沸沸扬扬的,皇上当有印象。”梅妃忙道。

    “朕记不起来了。”郭冲皱眉道。

    “皇上日理万机,这等小事自然是记不得的。不过不要紧,皇上知道这个绿舞是林觉的妾室便成了。那天宴席上,她举止失据,一看就是个乡间的野丫头。那天她还弄脏了容妃妹妹的华服。我以为是容妃妹妹要亲自训斥她,然而容妃妹妹不但没有惩罚她,还对她好的不得了,还赏赐了好多东西给她。”梅妃薄薄的嘴唇翕动着,口齿伶俐快速的说道。

    “幼容为人宽容,不跟外边的女子一般见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你也知道那是乡野女子,不知宫中礼数也是情有可原的。”郭冲皱眉道。

    “哎呀,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不是说要惩罚那绿舞,臣妾是觉得容妃妹妹对她好的过了分。自那次以后,容妃妹妹便经常召见绿舞,经常请她进宫来说话。我听说,她还让内务府发了个特别进出的腰牌。那绿舞无论何时进宫去找她,都可放她进来。皇上,您说,咱们大周谁有这待遇?旭儿来后宫都是要通禀准许的,她倒好,让一个乡野女子随时随地出入宫闱之中。可是奇怪的很。”梅妃娇声道。

    “这……确实有些不像话。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郭冲沉吟道。

    “是算不得什么。臣妾也只是觉得此事好奇罢了,也并没有多想。直到两个多月前的那天,臣妾去寻容妃妹妹说话,在荣秀宫外殿见到了那个叫绿舞的女子,和她打了个照面。这才发现,这绿舞居然跟容妃妹妹年轻时生的极为相似。连走路的样子都极为神似。”梅妃说道。

    郭冲皱眉道:“你不是说之前已经见过她,为何当时没有发现她生的像幼容?”

    梅妃忙解释道:“皇上啊,之前那一次是在酒宴上,匆匆一瞥,那里有细看?那日在荣秀宫中时,绿舞恰好穿的便是容妃妹妹以前穿的衣服。就是那件翠绿滚边锦袄,胸侧绣着一朵红绒花的那件,您应该记得的,在太子府常穿的。我乍一看还以为是容妃妹妹呢,后来才发现是那绿舞。形貌体态像足了九成。臣妾也知道不该在这件事上多想,但臣妾掩饰不住好奇心,之后便稍微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容妃妹妹对这绿舞极好,多次召她进宫,赏赐物事,待她也极为宽容和善。皇上,臣妾可不是多事的人,但臣妾觉得恐怕事情有些蹊跷的很。皇上若不信臣妾的话,大可找个机会见一见那绿舞,便知道臣妾所言非虚了。”

    郭冲脸色阴沉之极,他并不太相信梅妃说的这些话,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又不能无视这一切。梅妃言外之意便是说这绿舞有可能是容妃的女儿,那便是说,容妃也许对自己有不忠的行为。倘若容妃嫁给自己之前没有和陆非明的一段情事的话,郭冲倒也心里好受些。偏偏郭冲是知道她之前和陆非明有过婚姻之约的,这件事一直都是心头的一个梗。若非容妃和自己成婚时还是完璧,郭冲必是要对其严惩的。容妃和自己新婚当晚确实是完璧之身,所以郭冲才慢慢的放下此事。加之容妃给自己生了个儿子,陆非明又突然死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郭冲心里早已没有什么不适。但此刻突然冒出来这件事,却又勾起了郭冲心中的块垒。

    梅妃和郭旭惴惴不安的低头跪在地上,不时的偷眼看着郭冲。见郭冲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母子二人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容妃可不是一般人,背地里议论容妃已经是极为不当了,更何况此事更是涉及到了郭冲,要是郭冲怪罪下来,其罪必不轻。梅妃打定了主意,倘若郭冲要是怪罪的话,自己要全部揽下来,绝不能波及郭旭。倘若皇上因此而对郭旭生出了不好的看法,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你们……”郭冲缓缓的开了口:“你们……不将此事禀报于朕,却背后议论,暗中意图盘查此事的目的何在?有何居心?”

    “皇上……臣妾没有任何居心,臣妾真的只是觉得好奇罢了。若一定说要有居心的话,臣妾却是为皇上着想的,也是为了容妃妹妹着想。这件事除了我和旭儿之外,臣妾没跟任何人说。但是那绿舞出入荣秀宫中,难保将来有人也看出异样,倘若生出流言,岂非是有损皇家声誉。所以臣妾想知道此事的真相,一则是为了皇上的声誉着想,二则也是还幼容妹妹以清白,替她正名。除此之外,无任何居心,请皇上明察。”

    梅妃这话滴水不漏,明明是想查出对容妃的不利之事,经她这么一说,倒是满满的维护之心了。

    郭冲吁了口气,沉思半晌道:“这件事……朕虽不信你说的,但正如你所言,为免生出流言,或许真该查一查才是。”

    梅妃大喜,连声道:“是啊,臣妾就说要查一查。”

    郭冲冷声喝道:“查是要查的,但你们背地里议论此事,这种行为绝不可取。而且瞒着朕,不禀报朕,这更是不能容忍。梅妃,你跟了朕这么多年,朕从没见你背后议论人非,你也要当那长舌之妇,背地里搞偷偷摸摸的勾当么?”

    梅妃忙磕头叫道:“皇上息怒,此事是臣妾的错,臣妾该死。”

    郭旭也磕头道:“父皇息怒,此事是儿臣的错,当初听母亲说及此事,便该禀报父皇的。可儿臣觉得,事关后宫之事,儿臣便退缩了。是儿臣行事不够果断所致。今日儿臣也不该和母亲谈论此事,今日是父皇听到了,倘若是其他什么人听到了散布了出去,在没有查清楚的情况下,岂非是儿臣和母亲在散布谣言了。儿臣惭愧的很。”

    郭冲摆手道:“此事跟你关系不大,你也不必强行揽在身上。你维护你母亲的心思,朕是明白的。梅妃,你瞧瞧,旭儿比你都明白。无端的猜疑最是要不得,还嫌朕不够心烦的么?难得清静几日,便听到你们在这里胡言乱语。”

    “皇上息怒,臣妾真的知错了,从此后臣妾对此事闭口不言,再不说半句。”梅妃叩首道。

    “不说不代表你心里便放下了,朕是不信你说的这些鬼话的,朕对容妃还是信任的。但是……为了让你心里的这些想法都去除掉,免得日后你和容妃相处不谐。也避免生出什么别的谣言来。朕决定,这件事……还是查一查清楚,还容妃一个清白,也堵了你的嘴。”郭冲沉声喝道。

    梅妃惊讶的睁大眼睛,皇上的心思真是难猜,皇上的喜怒也真是难以揣摩,说话的方式也是东一脚西一脚,不知他的目的。

    但郭旭却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父皇便是父皇,果真是城府深邃,不露分毫。明明是他自己想知道结果,却用了个如此冠冕的理由出来。这或许便是帝王之道吧,说的话和心里想的并不一样,但却是会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自己要学的太多了。

    “旭儿,此事也不用假手他人了,多一人知道此事,便多一番纷扰。这件事,朕交给你去办。”郭冲沉声道。

    郭旭惊讶不已,忙拱手道:“父皇放心,孩儿定查个水落石出。”

    郭冲皱眉道:“朕信你能查出真相,但你需注意,其一,不得大动干戈弄的满城风雨,否则朕可不答应。被容妃知晓,你也难辞其咎。其二,无论查到什么,都要严守秘密。除了朕之外,你不得对任何人说,包括你母亲,还有……你外祖。明白么?”

    “父皇放心,儿臣明白。”郭旭沉声道。

    “另外,朕想见一见那个绿舞,瞧瞧她的相貌到底如何?你安排一下。不能惹人怀疑。”郭冲淡淡道。

    “儿臣遵命,儿臣会安排好的。”郭旭应诺道。

    郭冲点点头,站起身来朝外走。梅妃叫道:“皇上不坐一会么?臣妾陪皇上说说话。”

    郭冲冷笑道:“你还是好好反思的好,朕去别处逛逛,免得打搅你闭门思过。”

    梅妃面色黯然,叩首道:“臣妾知道了,臣妾恭送皇上。”

    郭冲的话其实下达了惩罚之命,便是要梅妃闭门思过。梅妃岂能不懂。

    郭旭跪地磕头恭送父皇离去,又安慰了梅妃一番,这才告辞出来。站在廊下,看着庭中花树繁茂的景象,郭旭脸上露出了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