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九九三章 同心
    本来就对林觉的想法有些疑惑的沈昙忍不住了,沉声说道“林兄弟,这么做似乎有欠考虑。这件事是淮王所为,你绑吕天赐岂非连吕中天都牵扯进来了。吕中天岂非干休?这是自寻死路的举动,请你一定要考虑清楚。”

    马斌也愕然道“是啊,你绑吕天赐那个纨绔作甚?没得白白得罪吕中天么?那可比跟淮王郭旭交恶更难缠。”

    林觉沉声道“你们以为这件事跟吕中天没有关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件事十之八九吕中天是知情的。我甚至怀疑是吕中天指使郭旭这么干的。以我对郭旭的了解和接触,我认为他还不至于做出如此下贱卑鄙之事。这么卑鄙阴毒之事只有那些老奸巨猾之辈才会这么干。为了夺取太子之位,吕中天本就是郭旭身后最得力的支撑,也只有他能想出并怂恿郭旭这么做。吕中天大概率是此事幕后主谋。”

    马斌和沈昙皱眉不语。

    林觉继续道“我知道绑架吕天赐会激怒吕中天,我也不想这么早跟他撕破脸。但是,我别无选择。适才也说了,郭旭身边在意的人是无法下手的,我想要交换人质便必须要有合适当人质的人。这个人必须是郭旭不得不救之人,他才会不得不交换。吕天赐恰好符合这个标准。或许郭旭并不会救他这个纨绔的舅舅,但莫忘了,吕中天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吕中天是一定会顾忌他儿子的性命的。再者,从操作上来说,这也是可以办到的。他们或许会想到我们会闯入王府强行解救绿舞和小虎,所以会加强警戒不让我们得手。但他们绝对想不到的是,我会对吕天赐下手,对一个看似无关的人下手。那吕天赐天天在街市招摇,行动起来更加的容易些。这便也是我锁定他的原因之一。”

    沈昙和马斌不得不承认林觉的心思缜密,思考的滴水不漏。郭旭目前即便要防范也是大力防范他王府中的人,他绝对不会想到林觉会在吕天赐身上动手。而吕天赐一旦被抓,吕中天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救出吕天赐。甚至包括逼迫郭旭放人。这一手指南打北声东击西之策,如果能得手,一定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可是……林兄弟,这么一来,你便跟吕中天正式为敌,今后你的路便很难走了。你如今仕途刚刚有了起色,此刻便严重得罪了他,今后指不定什么时候便有灾祸降临在你身上。毕竟吕中天只需在皇上面前稍微诋毁你几句,你便吃不消了。我承认这计划或许能成功,但代价太大。咱们能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呢?”沈昙的话还是老成持重之言,他想的也更加的周祥些。毕竟这么一来,林觉之后怕是连官都未必抱住,更遑论有所发展了。

    林觉呵呵而笑道“吕中天要对付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在他眼中我只是个蝼蚁,他不屑亲自对付我罢了。但我适才分析了,这件事必是他幕后指使所为,所以不是我要跟他翻脸,而是他要对付我,严重冒犯了我,我给予反击罢了。我也并不怕今后跟他站在对立面上,因为我们实际上已经撕破脸了。我被视为大皇子的人,就算没有眼前之事,你们以为他便会放过我么?我已经有些看懂这里边的东西了,有的时候,你不是没的选择,而是不敢选择。任何人都希望趋利避害,避免跟朝中这些权高位重的人起冲突,哪怕是他们欺负到你的头上,在你身上拉屎拉尿,很多人也选择了忍让。但我是林觉啊,我可不是他们,我有我自己的底线。”

    沈昙和马斌沉默而仔细的听着林觉的话,若有所思。倘若说自己和林觉之间的差距的话,才智自然是一方面,但最重要的还是那种敢作敢为的胆魄。这一点在林觉这个看似文弱的书生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也许你满腹才能谋略,但你根本不敢迈出第一步,那么所有的优秀素质都等于零。就像当初林觉所做的那些事一样,看似步步凶险,不可思议,但这正是他敢作敢为的胆魄所致。不能否认他也有过失误,也曾命悬一线差点玩死自己,但正是他敢作敢为的行为,才赢得了很多人的敬重和崇拜,才有过那么多辉煌的经历。

    “……两位兄长,我不妨告诉你们一件事。我献药给皇上,皇上的病情正在好转。我可以这么说,在皇上病体痊愈之前,没有人能在皇上面前扳倒我。因为,我掌握着治愈皇上病体的药方。一旦皇上的病体康复,他吕中天更加不能奈何我分毫。只要我自己不犯下太大的错误,不被他抓住把柄,他休想奈我何。他就算恨我入骨,短时间内却别想撼动我分毫。再者说了,就算知道以后他会百般对付我,甚至我会因此而死,那又如何?我若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无法救回来,无法庇护他们,还有何颜面立足天地之间?所以,我必须要这么做。”

    林觉的话在沈昙和马斌心中巨大的波澜,他们万万没想到,林觉居然已经和皇上之间建立起了这种特殊的联系。这正是林觉的本事,往往做出的举动让人根本不敢想象,善于利用一切可能。皇上生病的谣言他们也并非没有听到过,但此刻,才算是真正证实了此事。林觉并非朝廷核心人员,居然也能参与此事之中,这是让人难以置信,不得不咂舌称赞的。但最让他们震动的还是林觉后面的话。是的,一个人倘若连身边人都保护不了,瞻前顾后摇摆不定,或放任他们死去而保住自己。那么,还有什么脸面立足天地之间。

    “兄弟,没说的,你既然决定要干,我一定帮你。你说,要我怎么做,我一定万死不辞。”马斌沉声喝道。

    沈昙也道“对,我和马大哥帮你去抓了那吕天赐去。”

    林觉摇头笑道“两位兄长义薄云天,林觉很是感激。但今日请你们来,却不是要拉你们下水的。这件事太过危险,我并不想让你们受到牵连。但我确实需要你们的帮忙。”

    “兄弟,你这是什么话?拿我们当外人么?咱们三个结拜为兄弟,说好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你这话说的我便不爱听了。”马斌不满的道。

    “是啊,当初若不是林兄弟在龟山岛智勇双全夺回寿礼,我和马大哥怕早就没命了。我们这条命早就欠你的,还谈什么连累我们?你这么说便是太见外了。”沈昙也皱眉道。

    林觉忙拱手道“二位兄长莫要多心,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我需要你们的帮忙,但我需要的只是你们的人脉和打探情报的能力。我对吕天赐的行踪并不能掌握,想要不惊动任何人的去抓了他,必须要摸清楚他的行踪,定下诱捕之计,神不知鬼不觉的得手。所以,我请两位兄长替我去打探他的踪迹,他爱吃什么,爱逛哪里,行踪路线,身边随从。这些我都要知道,越详细越好。我只有三天时间,我没办法慢慢的去摸清这些事,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马斌和沈昙恍然,原来林觉是需要这方面的帮助,倒不是他故意见外。

    “这好办,我还有以前在皇城司的兄弟路子,我打个招呼,京城里犄角旮旯的事情都能摸清楚。”马斌道。

    林觉摆手道“绝对不能假手他人,你的那些以往的手下兄弟都不能用,要查只能是你自己去查,用你的手段,或者通过你完全信任的人去查。不能露出半点蛛丝马迹。沈二哥也是,我知道你这方面也是有本事的。上次绿舞身世的事情,两位兄长珠联璧合查了个几乎水落石出,所以这一次我希望两位兄长还能帮我完成此事。摸清了这些事之后,我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诱捕计划,届时如果需要二位兄长的帮忙,我也不会客气。”

    马斌和沈昙完全明白了林觉的用意,林觉正是出于信任他们,才会找他们来托付此事。正是相信他们的能力,才会让他们帮忙。此事虽然凶险,但两人心中却涌起一股刺激的感觉。生活太平静,实在没什么意思,骤然遇到这样的事,肾上腺激素飙升的同时,心中也跃跃欲试,感到刺激无比。

    ……

    两天时间里,林觉平静的安排了安抚赈济粮食发运之事,让杨秀跟随押运车队前往京东西路进行前期的赈济安排。对口帮扶之事也提上了日程。

    郭冲下达了圣旨,以江南两淮之地的数十处富庶州府加上京城在内,发动了二对一三对一的对口帮扶行动。采用了林觉提出的‘天下一家,有难同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让大周充满爱’这些口号进行统一宣传。以各地方官府牵头,成立了对口帮扶机构,统一进行运作。

    林觉一再强调要自愿为先,绝不能将此事办成扰民和增加百姓负担的盘剥之举。或者是地方官府乘机中饱私囊的举动。这些想法也在圣旨中得到体现。

    这件事不过是件小事而已,朝廷中褒贬有之,但却也没有太大的波澜。

    十月二十九日,阴冷的北风让整个京城的气温再次骤降而下。北风呼呼的刮了一上午,到了午后时分却骤然停止。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天降落雪的征兆。今年京城的第一场雪恐怕要落下了。虽然姗姗来迟,但就像是必然要发生的一件事一般,它来了,人们便放心了,这表明天时没有反常,人间或许也因此没有反常之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