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九九八章 银弹
    众人七嘴八舌窃窃泄愤的当儿,一群婢女鱼贯而入,捧着精美的点心和热气腾腾的煮茶,给每位来兵续热茶,上点心。已然二更过半时分,这时候很多人确实饿了困了。茶可提神,点心可充饥,来的正是时候。

    林觉坐在角落里盯着进来的十余名婢女,按照计划,白冰会想办法混在这些婢女之中进船厅来,撑着斟茶倒水的机会,出其不意的制住吕天赐。但是,林觉并没有在这十余名婢女之中找到白冰的身影,这让林觉有些担心。白冰难道没有混上船来?按理说,扮作婢女的计划是可以奏效的,黑灯瞎火乱糟糟一群人登船的时候,多个其貌不扬的婢女搬个东西混在里边并不难。

    倘若白冰连船都没有混上来,那今晚的计划可就麻烦了。那么便要启动备用计划,林觉只能亲自动手了。当然,亲自动手也不是不可以,但面对吕天赐身边的两名高手,林觉感觉难度不小。

    林觉不知道的是,混上船容易,混进船厅却是最难的部分。此时此刻,船尾的小仓里,白冰也是急的团团转。船尾到船厅距离虽短,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船厅之中贵客云集,进入船厅中斟茶倒水的婢女也都是挑选过的人,像白冰混入的这群婢女,都是粗使丫鬟,只能在船尾呆着,干些洗刷杯盘,随时被招呼着去搬运什么东西的粗活。根本就不被允许靠近船厅的。

    白冰在小仓里往船廊下探头张望的时候,新结识的老人春香便警告她道“林小妹,可莫要分心了,快些干活才是正经。咱们这些人跟那些姑娘可不能比。咱们是干苦活累活的命。那里边的热闹跟我们无关。哎,可惜你跟我一样,也是生得丑了些,土了些。但凡我们生得好看些,腰细些,皮肤白些,也可能不必在这里刷碗洗碟子了。哎,这都是命啊。认命吧。”

    白冰心中苦笑不已,这种心态该是何等的扭曲。笑贫不笑娼这句话在眼下可真是最好的形容了。春香的心态应该是很多人的心态,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大周朝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现实。宁愿生的好看些,愿意靠着身体的资本去获得一些容易获得的东西,这种想法是多么的可悲。

    白冰注意到了十余名女子捧着茶壶食盒进船厅的情形。她很想混入其中,但却发现没有多余的茶壶食盒可以供自己当道具混在其后。空着手是进不去的,船厅门口站着的几名护院和一名妈妈可是根本不会让闲杂人等进去的。白冰不能硬闯,那将破坏整个计划,她必须要光明正大的进入船厅,才能伺机动手。

    这一波机会错过了,白冰心急如焚,差点打碎了手上的碗碟,引来其他人一阵侧目。白冰赶忙告诫自己要冷静,万不能暴露了身份,否则怕是很快便被其他人揭穿身份,那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船厅之中,柳妍儿重新登场,她换了一身装扮。湖绿色的长裙变成了玫红色的锦袍,整个人气质大变,倒像是个贵妇人一般。

    “各位公子久候了,奴家以茶代酒,敬各位一杯。”柳妍儿端起茶盅示意,碰了碰红唇。众公子也纷纷端茶示意,连称客气。

    “接下来呢,便是诸位品鉴适才新曲的时间了。诸位知道我这儿的规矩,其实缠头打赏在妍儿看来并不重要。妍儿最看重的,还是最为中肯的意见。一条好的建议可抵缠头百金。这可以让妍儿提高歌艺,更进一步。银子可做不到这一点。”柳妍儿放下茶盅笑道。

    众公子闻言纷纷点头称赞。有人故意在吕天赐身边道“瞧瞧,这才是妍儿姑娘的胸怀和风度。这才是歌艺大家的态度。有的人以为有银子了不起,殊不知,钱在妍儿姑娘眼中根本不重要。这可不是打脸么?”

    吕天赐骂了一声,忽然站起身来叫道“妍儿小娘子,曲儿我是听不懂的,什么鸟建议我也是提不出来的。本衙内有的就是银子。本衙内宣布,再赏银一万两。这便是本衙内对妍儿小娘子的支持。你说你要是不要?”

    船厅中一片寂静,赵妈妈等一干人等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那可是一万两银子啊。真是疯了。座上谁能这般财大气粗?

    柳妍儿也惊呆了,一万两银子的缠头,这可不是小数目。她忙忙碌碌的为了什么?还不是为名为利么?虽然说银子不重要,但那不过是场面话。谁跟银子过不去?自己的排场,鸿雁楼上下人等的开销,自己的大笔奢华的开销,不都是靠着这些人给钱才能维持么?

    “怎地?妍儿小娘子觉得不够?那本衙内便再加一万两。两万两银子。瞧瞧,会同钱庄的金票在此。妍儿小娘子,你要不要银子?你说句不要,本衙内立刻便走。你只说要,这些银子都是你的了。”

    吕衙内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举在手里哗啦啦的抖动着。银票是特制的纸张制作,上面盖着花花绿绿的印签和密语,抖动起来的声音很有质感且让人眼花缭乱。这声音最有诱惑力,是很多人梦寐以求听到的声音。

    柳妍儿涨红了脸看着那叠在空中飞舞的银票发呆。每个人其实都是有底线的,但要看诱惑有多大。有的人底线低,十两二十两银子便可以让他叫你一声爷爷。但有的人底线高,几百两上千两他也会不屑一顾。但如果诱惑达到了临界点,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了底线。在两万两银子面前,有几人能坚持底线?那可是两万两啊,普通人一年赚五十两银子,一辈子也不过五千两,但那已经是相当富足的生活了。两万两银子,这些人活四辈子也赚不来,但眼下只需张张口便到手了。

    柳妍儿的底线高,但也没高到这种地步。她本就不是什么守身如玉的深闺良家女子。红尘中打滚不就是为了活的好些,赚的多些么?之所以要唱曲提高歌艺,要装的矜持高贵的模样,本质上还不是自抬身价,多赚银子么?两万两银子,那已经足够击破柳妍儿的底线了。

    “多谢……多谢……衙内公子的赏。妍儿感谢衙内公子的慷慨。”柳妍儿终于说出了那句话。

    “咦嘻嘻嘻,这才像话嘛。拿去,拿去。小娘子不用谢。待会我为第一,你好生的伺候我便好。教我觉得这银子不白花便成。”吕衙内眉花眼笑抓耳挠腮的道。

    吕天赐虽然纨绔,但他却已经总结出了两大无往而不利的法宝。其一便是他爹爹的虎皮招牌,但有棘手之事,抬出爹爹来,对方便立刻怂了。在这招牌之下,他尽可以耍横耍无赖,可以为所欲为。第二大法宝便是砸银子。吕府家财亿万,白花花的银子砸出去,什么事什么人都能摆平。康平郡王拥有的这鸿雁楼固然不能用第一招,但第二招显然又奏效了。这柳妍儿装的挺像,但还不是在银弹进攻下服软。自己要用银子砸的她光溜溜的,乖乖的伺候自己。这两大法宝才是人间利器,其他的什么东西都是放狗屁。

    柳妍儿道谢的时候,众公子脸上一片哀伤。他们当然无权指责柳妍儿要银子的举动。本质上他们都明白,欢场之中就是这样的规则。他们悲伤的是自己实力不允许自己跟吕衙内斗富,这才是让自己心痛的地方。今晚,吕天赐这狗东西确实在他们所有人的自尊心上猛踩一脚,让他们深感惭愧和愤怒。

    “继续啊,继续啊。提建议啊,你们快提。提了之后你们便能滚蛋了。”吕衙内继续尽情的嘲讽道。

    “衙内……公子……可否给妍儿一个薄面,今晚的新曲首唱之会还需进行……在座各位都是妍儿的贵客。可否……不要这样。”

    拿了人银子之后,柳妍儿明显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强硬,这话已经是在恳求了。

    “咦嘻嘻嘻,小娘子说话,自然是要给面子的。你说咋办就咋办便是。”吕衙内哈哈笑说,端起茶盅喝了一口,又一口喷出来道“茶不好喝,这时候要喝酒才是。上酒来,这等时候喝酒最助兴。小娘子,我看一会儿你唱个曲儿助助酒兴。你觉得怎样?”

    柳妍儿脸色涨红,今晚所有的流程已经全部乱套了,原本唱了新曲之后便是品鉴和送缠头的环节。后面便是唱几首曲儿以馈众人。缠头第一的留下来共度良宵。但这吕衙内已经让所有的事情乱七八糟了。不过,看在两万两银子的面子上,便也只能如此了。得赶快过了今晚,明天……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明天大伙儿一觉睡醒之后便会好起来,他们也还是一样会来捧自己的场,只是自己得更加的卖些气力了。

    “好吧,上……上酒便是。”柳妍儿轻声道。

    赵妈妈揣着一大叠银票早已笑的合不拢嘴,连声叫道“上酒,上酒。快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