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千章 无踪
    (二合一,emmmm……不知不觉一千章了……)

    “轰隆!轰隆!”红色的火光一闪,连续两声巨响震耳欲聋。呛人的烟尘腾起。

    舞台上的柳妍儿这一次看了个真切,她看到适才那个给自己的歌曲提出意见的男子提起了手中的怪模怪样的东西。一团火光从那怪东西里喷出来,然后那两个拿着兵刃的吕天赐的手下便像两只破口袋一般的栽倒在了地上。

    “走!”林觉两枪轰杀了辛无涯和杨振两人,再不隐匿身形,低声断喝,上前拽住吕天赐的另一只胳膊冲出船厅去。

    幽暗的河面上,一艘小船迅速冲到了楼船之侧,船头上挂着一只红灯笼。正是接应而来的船只。林觉和白冰一边一个挟住吕天赐的胳膊涌身从船舷旁跳下,落在小船之中。小船剧烈的摇晃起来,但很快便平稳了下来。船尾划船之人奋力摇桨,很快消失在大雪弥漫的河面黑暗之中。

    片刻之后,河面上才传来大声的吆喝声,十几艘小船从四面八方赶到楼船之侧,其中几只鸿雁楼的护院船只,还有两艘是跟随吕天赐前来的护卫。船上众人大声的指点着吕天赐被挟持而去的方向,小船一窝蜂的追击了上去。

    楼船船尾处,粗使婢女春香呆呆的看着幽暗的河面出神,身旁一名婢女拍着胸脯道:“好吓人啊,好吓人,死了人了呢。这些人好大的胆子啊,好像还是个女贼呢。也不知怎么混上船的。”

    春香吓了一跳,忙道:“你跟我说作甚?我怎知道她是怎么混上船的?”

    那婢女白了一眼春香道:“你怎么了?这又得罪你了。不跟你说了,呸!”

    婢女啐了一口离开。春香转头看着河面,心里想:“林冰儿,原来你是女贼。怪不得我觉得你不像是做事的人呢。女贼!哎呀,好威风啊。要干什么便干什么。当个女贼也很不错。我若当了女贼,第一个杀了赵妈妈。哎呀,我在想什么啊。还有碗碟没洗呢,我得去洗了,不然又要挨骂了。

    大雪弥漫的汴河河面上,黑沉沉的夜色之中,由孙大勇操桨的小船飞快往东而去。船头处,林觉和白冰已经将吕衙内绑了手脚塞了嘴巴。吕衙内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一双小眼睛惶恐的盯着两人,生恐两人会要了自己的命。

    “衙内公子,不要怕。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们是不会杀你的。就怕你不识抬举,那便不好说了。爷们可是江湖上刀头舔血的,惹毛了我们,给你来个三刀六洞,丢你到汴河里去喂王八。明白么?”林觉哑着喉咙道。

    “呜呜呜呜!”吕天赐忙不迭的点着头,哪里会生起半点反抗之念。

    “后面的船追上来了。”白冰眯着眼透过风雪弥漫的黑暗往后看去。后方虽然光线黯淡,但是追赶的船只桅杆上挂着的灯笼的光亮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十几艘船正快速的迫近,相聚不过数百步。

    林觉和白冰乘坐的是一艘小船,因为需要荫蔽灵活的靠近,所以船只不能太大,太引人注目。追赶的船只体型较大。所以速度上不及对方。全力追赶之下,单人独桨的小船显然是无法逃脱的。

    但林觉并不慌张,他已经设计了脱身的备案。

    “不要担心,先往岸边,靠上码头。”林觉沉声吩咐道。

    孙大勇沉声答应着,奋力将小船往岸边划去。但其实这种做法是不明智的,就在片刻之前,保护吕天赐的随从已经发射了焰火信号。汴河岸边巡逻的官兵应该已经被惊动了,此刻岸上有嘈杂之声,显然是有兵马沿河追踪。倘若靠岸行走,还拖着一个身材肥胖的吕天赐,跟自投罗网其实也差不多。

    但孙大勇一句也没有问为什么,林觉说靠岸,他便即刻往岸边划。这不仅是作为一个下属的本分,而且也是孙大勇对于林觉的绝对信任。他知道,自己跟随的这位林公子的智谋不知比自己高出多少,这等大事上,林公子不可能犯下低级错误,所以无需多问,只管听命便是。

    小船飞速靠近河岸,这里既非码头也无石阶,面对的是高高的乱石盘边的河岸。近一人高的河岸根本无法登上去,小船被迫停在河岸下方。后方追赶的船只迅速的迫近,灯笼摇弋,已经几乎能听到船上人的呐喊之声了。

    短短的片刻漫长的如同千年,林觉站在船头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似乎没有丝毫应对之策。就连孙大勇都生出了一丝怀疑的时候,突然间,东侧河岸一艘小船幽灵般的冒了出来。

    “兄弟,是你么?”船上有人沉声喝道。

    “兄长,是我。”林觉笑道。

    “快上船,他娘的,适才一队官兵沿岸查看,我不得不躲了起来,差点误了大事。”船上那人道。

    小船靠拢过来,林觉和白冰提着吕天赐跳上那艘小船。孙大勇也紧跟着跳了上来。林觉伸手从吕天赐的脚上脱下一只靴子,丢在岸边雪地的积雪中,一挥手,小船迅速划开,只留下那艘空船在原地随波逐流。

    前来接应的正是沈昙,按照计划,他在岸边划船接应林觉等人,岸上有官兵走过,他只能连人带船藏在岸边石壁之下躲藏,此刻才敢现身出来。沈昙的船设有双桨,林觉等人上船之后,孙大勇和沈昙两人操桨,顿时疾行如箭,迅速远离。加之这艘船通体漆黑,在黑暗中根本见不到踪迹,只留下一条水线,只往东去。

    河面上,追赶的十几艘船很快迫近到

    河岸左近。此时,一艘闪烁着灯火的大船却追上了他们,横亘在一干小船之前,迫的他们停了下来。有人很快发现了那是侍卫步军司巡河的兵船。侍卫步军司和马军司共管除皇城之外的内外城的安全,除了城门的守卫之外,夜晚也值守街市治安,河道和京城五大湖中也有兵船巡逻,以防不测。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大半夜的,大雪天的,你们赛的哪门子龙舟?搞得什么名堂?”兵船上有人高声喝道。

    “有人挟持了吕宰相的衙内公子,我等正在追赶。”众小船上的人七嘴八舌的叫道。

    兵船船头一个高大的身影叉腰站着,高声喝道:“什么?这还了得?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敢劫持吕衙内?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么?快跟本将军细细说来。”

    吕家护卫乘坐的小船上,吕天赐的贴身亲仆吕三皱眉叫道:“这位大人,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贼子挟持我家衙内就在前方,大人兵船迅速,应该急速追赶才是。”

    “放屁,总得先问清楚事情吧。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倘若谎报,岂非把我们当猴耍?”船上那将军斥道。

    “敢问船上的是那位大人?”吕三皱眉喝道。

    “老子是侍卫步军司副都虞候马斌,怎地?”兵船上那将军喝道。

    “我乃相府管事吕三,马副都虞候,我家衙内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挟持掳走,此乃你们侍卫步军司失职。你若还不即刻追赶,却来拖延。此事我定禀报我家相爷。”吕三高声喝道。

    “操你娘的,一个阿猫阿狗也敢来威胁老子,你昏了头么?老子们这么大雪天的值夜巡城,一个个冻得够呛,你却来说这等风凉话?一个相府的狗奴才也敢这般无礼?信不信老子拿了你,打你三十军棍再说。”马斌勃然怒道。

    吕三心下有些慌张,本是仗着相府之势,但此刻若真是惹恼了对方,被抓去打个半死,那可真是不值。于是忙道:“马大人,小人的意思是,我家衙内公子被强人掳走就在前方,倘若大人不及时追赶,我家衙内有个三长两短,马大人也脱不了干系。届时大伙儿都不好交代。还请马大人即刻追赶,小人言语若有得罪之处,回头自领责罚。但此刻还是追人为先。”

    马斌翻翻白眼,啐了一口道:“这才像句人话。吕三,你给老子记着,你便是相府里的一个狗奴才,你跟别人狗仗人势我不管,在老子面前乱吠乱叫,老子可不惯着你。”

    吕三满肚子的怒火无法发泄,只得咬牙不语。马斌看了一眼黑魆魆的河岸上的灯火,觉得时间拖延的差不多了。于是道:“开船,追上去。”

    兵船掉了半个头,直奔岸边而来。众小船也紧随而来,距离数十步的时候,岸边停靠的那艘小船已然可以目视可见。

    “就是那艘船。咦?上面人呢?”众人惊讶叫道。

    马斌站在船头上高声大喝道:“船上的贼人听着,即刻放下兵刃投降,否则,本大人将你们碾为齑粉,砍成肉酱。”

    小船上的众人白眼乱翻,明明那船上空无一人,一眼可看穿,这位马大人还装模作样,怕是个傻子吧。

    “马大人,我去瞧瞧。”吕三叫道。

    马斌点头道:“好。你去瞧瞧,小心些,别中了暗算。”

    吕三心道:中你娘的暗算,鬼影没一个,暗算个屁。若不是你耽搁了我们,起码我们可以看清他们去了何处。

    吕三喝令护院划船靠近,确认了船上空无一人。又仔细的观察了岸边地势和痕迹,高声叫道:“马大人,船上无人,河岸半人多高,积雪未见踪迹。可以断定贼人没有上岸。”

    马斌吓了一跳,心道:“兄弟这是疏忽了啊,怎么没在积雪上留下痕迹?”

    “是么?那他们去哪里了?上天了不成?”兵船缓缓的靠到了岸边,马斌站在船头手搭凉棚瞧着情形道。

    “我估计他们是换了船走了。想留下这艘小船迷惑我们。马大人,我建议咱们往东追。再往东是内城城门,他们跑不远的。”吕三叫道。

    “胡说!你凭什么断定他们便是换了船走了?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我觉得他们定是上岸去了。在河中他们逃不掉的,只有上岸窜入房舍巷弄里他们才能逃脱。”马斌叫道。

    “马大人,河岸这么高,他们要上岸也不会选择这里。另外这白雪无痕,怎么说?”吕三皱眉道。

    “没见识,咱们的人已经沿河搜捕,码头处他们还敢去?只能选择这种地方登岸。再说了,这帮强人定是有武技的,这半人高的河岸能难住他们?至于这积雪上没有痕迹嘛……是了,定是雪下的太大,掩盖了痕迹了。要么便是他们故意不留下痕迹,这叫做虚者实之实者虚之。骗的你这样的傻子继续沿河追去,却骗不了老子。”

    马斌竭力编造着理由,说的他自己都信了。

    吕三将信将疑,但是却又无法反驳。这鹅毛大雪下的厉害,片刻时间便可掩盖雪上痕迹。倘若对方在足迹上扫上几下遮掩,大雪在片刻时间便可将痕迹掩盖,还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此时,一名护院忽然指着岸边石头上的一块积雪里露出来的东西道:“那是什么?好像是一只靴子。”

    吕三忙命人将那靴子勾来瞧,惊叫道:“这是衙内的靴子。”

    马斌一愣,旋即佩服的五体投地。林觉并没有刻意制造什么上岸

    的痕迹,那是因为他没必要故意那么做。在这样的大雪天,他无法做到将足迹延伸到河岸远处的巷陌街道上去。只留下上岸的足迹,一旦追赶之人上岸跟着足迹去查,反而立刻会露陷,被确定他们是故布疑阵。他只将吕天赐的靴子丢在雪地里,这种荫蔽的暗示往往更加的有效。给人一种仓促间靴子脱落的感觉。又像是吕天赐故意遗留靴子留下线索。

    有靴子,却又无痕迹,这便形成了矛盾之处。对方便会生出迷惑。只要能让他们举棋不定,便争取了时间。而林觉并不奢望逃离的路线会神不知鬼不觉。他只希望能争取到一定的时间便可。

    显然,吕三等人正陷入了这种矛盾之中。

    “这是衙内公子的靴子,看样子他们确实上岸了。但怎么又会毫无痕迹呢?难道是踏雪无痕?这帮强人功夫这么高?”有人疑惑的说道。

    马斌咂嘴道:“罢了,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就在此上岸了,一种是如吕三所言他们换船逃走了。为了避免扑空,吕三,你们上岸去追,我兵船速度快,我往东沿着河道去追,咱们兵分两路。岸上的兄弟们也在搜索,不信他们能飞上天去。”

    吕三点头道:“大人所言甚是,与其胡乱猜测,还不如兵分两路。一会儿相府卫士也将抵达,就是将京城翻过来也得抓到他们。”

    马斌笑道:“吕宰相的衙内公子被人掳走了,可不要满城翻个个儿么?最好是咱们能找到踪迹。事不宜迟,兵分两路,快追。”

    马斌当即下令大船驶离岸边,往东追赶而去。吕三等人丢出缆绳挂到岸边岩石上,纷纷弃船登岸而去。

    ……

    前方两里之外,林觉的小船已经在黑暗之中靠了岸。这里的位置已经是左二厢的西南角,前方便是内城汴河角门子,再不能往前去了。众人上岸之后,沈昙抽出长剑来在船底切开了几个大窟窿。河水灌入,船立刻进水沉没在水下。

    眼前一片地方属于甜水巷的范围,一片密密麻麻的民居之处。远处传来街市上兵马飞驰吆喝的声音,深巷里狗吠声也剧烈起来。很显然,针对这一片的搜查已经开始。但几人并不慌张,沿着街巷暗影拖着呼哧呼哧喘气的吕天赐穿行而过,来到甜水巷二街街口处,一头钻进了一座宅子里。

    进了宅子,众人暗自松了口气。此处是沈昙在王府之外的宅子。沈昙并无家室,平日也都住在王府之中,这宅子只是他来京城之后购买的,平日江湖上的朋友或者是个人有些私人之事才会回这里。

    “西厢房地下有地窖,将这厮丢进去便是。”沈昙低声道。

    林觉点头,众人进了西厢房,沈昙移开床铺,在床铺下方掀起一只铁环,用力拉起,露出洞口。里边黑咕隆咚一片。

    “丢下去,下边有被褥,冻不死他。”沈昙道。

    “呜呜呜。”吕天赐面露恐惧之色,呜呜叫唤。

    “给老子下去吧。”沈昙抬起一脚踢中他的屁股,吕天赐直摔进去。身子落地,一片松软。果然下边是一堆被褥。只是被褥脏臭难闻,中人欲呕。

    林觉看着沈昙苦笑不语。沈昙忙道:“兄弟莫要误会,这地窖是江湖上的朋友藏身之用。这些家伙有的在京城做了案子遭到搜捕无处可躲,我便将他们藏在这里,待风声过后便送出去。”

    林觉恍然,笑道:“兄长倒是义气的很,难怪在江湖上面子够大,原来暗地里做些这样的勾当。你不说,还都怀疑咱们京城最近几宗少女失踪的案子是你做的了。”

    沈昙苦笑道:“我可没那种嗜好。成了,我这里绝对不会被搜出来。少说这里也经过数次搜查,这地窖一关上,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两层木头夹着夯土的盖子,敲击都无空洞之声。”

    沈昙笑着盖上了洞口。林觉闻言伸手去敲,果然无半点空洞之音,不禁大为佩服。沈昙江湖人物出身,身上的小伎俩还真不少。

    移好了床铺盖上之后。林觉道:“走吧,咱们快些回家睡大觉去。免得生出枝节。”

    白冰有些担心的问:“咱们就这么走了?吕天赐会不会饿死渴死?”

    林觉笑道:“他这平日养尊处优的,身上的肥肉够熬上十天半个月的。三天不喝水也死不了。再说了,这事儿明日便可解决。熬他一天怎么可能会死?”

    白冰点头,明日是三天之约的最后一天。所以其实吕天赐待不了多久。除非淮王死活不肯放人。但那种可能几乎不存在,吕中天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事实上,此时此刻,吕中天正在相府之中大发雷霆之怒。吕天赐被劫持的消息不久前便送到了王府。彼时吕中天因为今日大雪,在后园赏了雪景心情正佳,晚饭吃了点鹿龟肾宝药酒后颇有些雄起之势,于是抱着娇滴滴的小妾勉力弄了一回。只可惜年纪已大,勉力冲刺,终不免败下阵来疲倦睡去。这一梦正酣之时,突然被这个坏消息惊醒,穿衣时差点滑倒。

    那侍奉的小妾因为没有尽兴还在耍小性子,侍奉吕中天穿鞋时左扭右扭的不尽心,吕中天抬起一脚将她踹了个跟头,不顾她嚎啕大哭便来到前厅之中。

    刚刚听了禀报消息的人几句话,夫人又嚎啕着从后宅赶来,缠七杂八的问个不停,哭天抢地的闹腾不休,把个吕中天烦的要命。终于命人将夫人送回后堂后,吕中天才仔仔细细的听到了事情的经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