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零二零章 片刻安宁
    其实仔细算算,林觉和杜微渐之间的交往并不多,只在条例司公房共事不足数月。但是,识人不必经年,短短数月其实便已经足够深刻的了解一个人了。正是这短短的数月,却让林觉了解了杜微渐。杜微渐是个正直的人,也是个充满了理想主义的人,更难得的是,他是个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当初他辞官固然是因为理想的破灭,对于严正肃和方敦孺的新法条例的不满,但何尝不也是和林觉共进退,为林觉鸣不平之举。

    杜微渐原本圆润白皙的脸变得棱角分明,皮肤也黝黑了不少。林觉拉着他的手,能感觉他的手上有刺人的老茧,骨节也很坚硬的感觉。林觉想,杜微渐真的是回家种地了。这家伙还真是说到做到。

    “林大人,我已经很努力了。行到半路,天降大雪。我代步的驴车寸步难行。我那陪我快一年的驴儿也死在半路上了。我只能步行来京城。实在抱歉,我没银子雇车。”杜微渐静静笑道。

    林觉咂嘴道“我的失职,我该派人去接杜兄的。这都是我的错。杜兄一路上可辛苦了。”

    杜微渐摇头道“我这不算什么,京东西路的百姓才真叫辛苦。我特意绕行了几处州县,大乱之后百姓们确实人心彷徨。需得好好的赈济安抚,方可安定人心。也正因如此,我才愿意来帮你做这件事。本来我在家乡种地读书,自娱自乐,不知道多惬意呢。”

    林觉笑道“你可以耕读自乐,天下百姓怎么办?需要我们的帮助啊。我就知道杜兄不会拒绝,所以才向皇上推荐了你出山。杜兄,你有远大之志。这次可以大展身手了。”

    杜微渐微笑看着林觉道“林兄还是这么热情似火,充满了希望。我却不这么认为。我此次只是出来帮你,但我对于时局可没寄于太大希望。”

    林觉笑道“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要抱有希望才是。哎呀,我们站在这里作甚,你长途跋涉而来,我却拉着你站在这冷风口雪地里说话。走,我送你回你的宅子去。”

    杜微渐一愣道“我的宅子?”

    林觉笑道“是啊,我请你来帮我,岂能不安排好。我特意在相国寺北给你租了一栋小院。里边家具摆设仆役车马一应俱全,就等着你这个主人来入住。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你莫以为是来京城享清福的,你没来,我都快要忙死了。你来了,这些事可都得你去做了。我可总算是可以轻松了。走,咱们去了再说。”

    杜微渐点头看着林觉,笑道“多谢林兄高义,受之有愧,但却之却不恭,我便坐享其成了。”

    大笑声中,林觉吩咐人备马,携杜微渐策马而去。

    ……

    一座不大的小院之中,残雪覆盖在小院的边角地带,但阳光却洒满了整个院子,让这小院有了一丝温暖的气息。叶子落尽的柿子树上,尚有几十只红彤彤的柿子挂在枝头,像是一个个小小的红灯笼。

    柿子树下的石桌上摆着几盘菜肴和酒盅,林觉和沐浴更衣之后的杜微渐就坐在这柿子树下的阳光里,把酒相饮,言谈甚欢。一开始还只是聊些别后之事,但酒酣之处,不免发出一些感慨,谈一些见解来。

    “林兄,你此次平叛之威名我可是早就有耳闻了,你知道么?当我听到你在兴仁府歼灭教匪的时候,那天晚上我喝醉了,失眠了。说实话,我真的羡慕你能大展身手,为国尽忠,解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你知道么?直到那一天之后,我才对你服气了,才对当初大考你为状元我为榜眼而释怀。我杜微渐自视甚高,但我现在明白了,真正的才学不是文章诗文,而是如你这般能为国家为百姓做事情。我跟你一比,境界相差的何止一点半点。我愤而归田之举,现在想来,却似乎有些不智。我曾立志报效朝廷,为国为民做些事情,现在看来,都是空谈。”

    杜微渐有些感慨,看来他归乡种田之后颇有些感悟,这些话在以前他是不会说的。

    林觉微笑道“看来杜兄是感慨良多啊。可是杜兄,你的观点我却并不认同。其实在我看来,为国为民的定义并非便是要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有时候我在想,何为报国?一定便是建功立业,杀敌立功,立身庙堂之上,挥斥方遒么?却未必尽然。能做大事固然好,但做些小事,未必不是报国之举。譬如这天下万民百姓,每个人都能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事情,则未必不是碌碌无为。试想,天下之人,为官的做好自己的官,务农者耕好自己的田,工者修技艺,商者取利有道。读书人传圣贤之道,从军者操练武艺戍守本职。这样的话,难道说他们不是在为国尽忠么?在我看来,他们的贡献虽然大小不同,但在能力范围内能做到自己该做的本分,这已经足够了。”

    杜微渐先是讶异,旋即脸上露出恍然的笑意来。

    “跟林兄一席谈,当真胜读十年书。林兄所言我虽从未听闻,但却觉得极有道理。人人尽本分,哪怕之做些琐事,便是为国尽忠啊。哪里需要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情?每个人都能做到本分,那这江山社稷岂非太平安定,岂非永固安宁么?”

    林觉笑道“是啊,可惜这很难啊,天下人各有心思,我的这种想法不过是乌托之邦,桃

    源之想罢了。我只是想说,其实杜兄不必自责,去种田也是尽忠的一种方式罢了,起码杜兄安守本分,没有像愚民一般受人蛊惑去造反。天下人不能要求他尽守本分,但能做到不从恶不作恶那已经是很好的了。”

    杜微渐点头道“确然如此。这年头,能不作恶便是行善了。最怕的是很多人好心办了坏事,自己还以为是在报效朝廷,那才最可悲啊。”

    林觉微微点头,他知道杜微渐的话中之意。那是意指严正肃和方敦孺好心办了坏事。显然杜微渐身在乡野,但心却一直在庙堂之上的。

    “杜兄,咱们不提这些事情了,还是那句话,我们做好我们的事情。你来了,很多事便好办了。我正被赈济之事弄的焦头烂额。杜兄可留在京城替我总办对口赈济之事,京东西路杨秀杨兄坐镇着,你们二人及时对接,相互协作,我相信这赈济之事一定会圆满成功。我的目标是,起码要让这个冬天不饿死人,不冻死人。倘能如此,便算我们尽到了职责了。”林觉不想谈太多烦心之事,于是转变了话题。

    杜微渐闻言点头道“正是。我这次沿途看了许多,想了许多。对于赈济安抚倒有几点想法。正好跟林兄禀报。林兄稍候,我取我的小册子来,我的想法都写在上面,我一条条的跟你详述。”

    林觉哈哈大笑,挑指赞道“杜兄还是和以前一样,多思多想,做事严谨。快去拿,我都等不及要洗耳恭听了。”

    这顿酒一直喝了一个多时辰,两个人倒也并不嫌弃菜冷酒寒,因为话语投机,也根本不在乎这些了。

    ……

    时间飞快,转眼间腊月已至。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一进入腊月,顿时有了一种新年将至的气氛。京城百姓之家已经开始忙着为过新年而准备。扯布做衣,腌鱼腌肉,准备新年的吃食用度,忙的不可开交。

    林府之中也是一片忙碌景象。今年虽然麻烦事不少,但对林家而言今年也不能说有什么太不顺利。首先,小郡主生了个儿子,这便足以抵消林家这一年来所有的不顺了。更何况林觉加官进爵,既有爵位,也成了四品大员。添人进口,家宅有后,又升官进爵。你若是今年不是林家的好年景,还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当然了,麻烦事确实不少。得罪了郭旭和吕中天是最大的隐忧,但其实就目前而言,郭旭还不敢对林觉如何。那日在皇宫之中,林觉已经祭出了最后的手段去要挟郭旭,只要郭旭不失去理智的话,应该不至于冒着被林觉在郭冲面前胡言乱语的危险而对林觉下手。

    故而,总体来说,对于林家这个小天地而言,今年不算是个坏年景。所以小郡主带着众女在护卫之下开始满京城的进行大采购,她们要好好的过个热热闹闹的新年。林觉本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倒也随她们去,只是对她们的安全特别关照。特意向沈昙借了百余名王府卫士随同护卫。

    于是乎,在京城的大街上,便经常可以看到一队骑兵前呼后拥的簇拥着七八辆华丽的马车在街市上堂而皇之的来去。每到一处街市店铺,便有数名美貌妇人展开大扫荡。店家们简直笑裂了嘴巴,这些女子根本连价钱都不讲的,看中了布料都是十几匹几十匹的往车上抗,玉器首饰、古玩家具,胭脂水粉,花鸟盆景,简直看到什么中意的她们便买什么。跟在后面的仆役们赶着大车在后面装运,每天都是几车几车的往家里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