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零七七章 风雨将临
    那些人将他们一家人带出了城,一路辗转回到了京城。在路上,陈氏便想好了,自己什么都不会承认,什么都不会说。找机会一头撞死了事。可是她根本没有机会。那帮人看的很严实,她根本没有自尽的机会。到了京城,她被逼问当年之时,陈氏怎么肯说出来。但当对方威胁自己一双儿女的性命时,陈氏却不得不低头屈服了。一双儿女就是她的命,也是陆家的骨血。她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这些事原本跟他们毫无关系的啊。

    于是在得到保证不会伤及儿女的性命的条件下,陈氏将所知道的一切都招供了出来。陈氏知道自己陷入了大麻烦,却不知道自己说出的这件事会引起多大的波澜,但无论如何,她一个命运多舛的妇人都已经别无选择了。

    花园之内,郭冲面色铁青,那奏折上说的很详细,吴春来的禀报也很合乎逻辑。吴春来在得到陈氏的口供之后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查核实,掌握了大量的人证,进一步的证明了容妃欺骗皇上,调包所生之女为子的事实。郭冲也想起了许多陈年往事,想起当年自己怀疑容妃之子郭昊和自己相貌颇有不同时的疑惑。若非容妃和自己成婚时尚是完璧,他早就怀疑容妃不忠了。现在看来,这件狸猫换太子的掉包子嗣之事应该是事实了。

    吕中天杨俊吴春来等人偷偷观察着郭冲的脸色,见郭冲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可怕,他们心里既担心又期待。担心的是,这件丑闻被自己几人挖了出来,这毕竟是知道了皇家不可告人的秘密,这其实很危险。期待的是,郭冲是个极要脸面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知他怎么处置。

    终于,郭冲沉声开口道“你们觉得朕该如何处置此事?”

    三人均是一愣,心道这种事你要我们拿主意,岂非是笑话。得你自己拿主意才是。

    杨俊和吴春来均没有开口,吕中天却躬身答道“老臣以为,家丑不可外扬,这件事虽然容妃娘娘有欺君之罪,但或许别有隐情。老臣建议,此事到此为止,毕竟这种事还是有损皇家颜面的。臣等即刻善后,销毁所有人证,绝不泄露半点出去,免得民间众说纷纭。”

    吕中天是了解郭冲的,他其实明白郭冲对这种事不会容忍。但是倘若自己建议严查此事,以郭冲多疑的性子,定又会生出疑窦来。于是乎便以退为进,故意说出这番话来。其实这番话比火上浇油还要起作用。

    果然,郭冲冷声道“欺君罔上之罪便这么算了?朕后宫之中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还了得?朕的子嗣干系大周江山社稷,她胆敢拿外人之子冒充朕的儿子,其心可诛。朕不会轻饶了她的。朕岂能饶了这个贱人。”

    吕中天等人心中一喜,吕中天面色忧虑的继续火上浇油。“皇上适才的话叫老臣出了一身冷汗,倘若三皇子郭昊活着,又或者继承了大统,那岂非……我大周被腾笼换鸟,被别人窃夺了大统?真是让人捏了一把汗啊。好在天佑我大周,郭昊死的早,没

    有产生严重的后果。这个……老臣的建议是……皇上还是三思而行啊,容妃娘娘是太后的侄女儿。皇上倘若惩罚容妃娘娘,太后那里会怎么交代?虽然说容妃确实犯了欺君大罪,但总要考虑太后的颜面才是。”

    郭冲怒喝道“朕就是太照顾太后的面子了,这件事容妃岂敢做的出来,背后必有人指点支持,朕甚是怀疑……怀疑……罢了,此事朕不能姑息,否则宫闱之中还不知道出什么大乱来。你们几位给我听着,这件事朕自会解决,外边但露出半点风声出去,朕是绝不答应的。相关人等证据你们送进宫里来,朕要亲自核实。”

    “臣等谨遵圣意。”吕中天杨俊吴春来等人高声跪拜行礼,躬身退下。

    郭冲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发愣,钱德禄虽没有看那奏折,但从吴春来的叙述里已经知道了些端倪,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但见郭冲走到那丛月季花丛旁,将挂在上面的奏折拿过来再看。这一次看过之后,郭冲虽然没有再发怒,但脸上的阴云却更加的浓重。

    沉吟半晌后,郭冲开口道“钱德禄!”

    “奴婢在!”钱德禄忙上前道。

    “传朕旨意,今晚朕去荣秀宫用饭,让容妃准备接驾。”郭冲冷声道。

    钱德禄身子一抖,沉声道“奴婢遵旨!”

    ……

    傍晚时分,林觉带着一身的疲倦回到家中。近一段时间为了整饬混乱的大周财政体系,林觉和杨秀杜微渐等人都忙忙碌碌,身心疲惫。但这样的日子却是充实的,林觉自入仕之后还没有像现在这般的投入过。

    今日衙门中的事务稍微清闲了些,杜微渐和杨秀两个都没妻妾家室,故而两人请林觉回家歇息,一些琐碎之事便由他们代劳了。林觉对他们两人是很放心的,其实他早就希望能够由杜微渐和杨秀主持具体事务,自己乐的当个甩手掌柜。只不过很多事需要林觉参与决策拍板,所以不得不跟着一起忙碌着。

    带着几名随从策马从长街上飞驰而过,初春的夕阳下光影斑驳灿烂,街道上人流川行,一派忙碌繁华的景象。百姓们抓紧最后的日光完成一天的伙计,到处都是一派蓬勃忙碌之景。

    林觉心情愉快,策马飞驰而过,不久便回到了自家府宅之前。下马递了缰绳让仆役迁走,林觉快步往前厅而去。就在此时,林虎从厅中飞奔而出,打扮的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哎呀,叔你回来啦,正要去衙门找你呢。”林虎看见林觉快步从门口走进来,忙快步奔到林觉身边叫道。

    林觉顺手将马鞭递到他手里,笑道“怎么?去找我作甚?”

    林虎朝厅中一指道“宫里来人了。”

    林觉一愣停步道“谁来了?”

    林虎低声道“是那个皇上身边的钱公公啊。”

    林觉吓了一跳,钱德禄亲自出马,这事儿必然不小。当下忙加快脚步来到厅前,三步两步上了台阶

    进了门。果然,大厅之中,钱德禄正坐在桌案旁满脸的愁容,身旁站着两名小内侍。

    “哎呀,钱公公,什么风儿将您老给吹来了?失礼失礼,我这刚刚从衙门回来。”林觉笑着上前拱手道。

    钱德禄见到林觉眼睛一亮,忙起身笑道“哎呀,可回来了。快收拾收拾,跟咱家进宫吧。皇上要见你呢。我正后悔没有直接去三司衙门找你呢。”

    林觉愣道“怎么?出了什么事么?皇上要见我何事?”

    钱德禄顿了顿笑道“也没什么事,皇上说很长时间没跟你单独说话了。这不,召你进宫去陪着进晚膳,跟你说说话。”

    林觉皱眉道“陪皇上进膳?”

    “哎呀,可莫要磨蹭了,抓紧跟我进宫吧。对了,你带着你那侧室绿舞一起进宫伺候着。”钱德禄道。

    林觉又是一愣道“还要带着人去伺候?”

    “咦?瞧你这话说的。你怕是没陪皇上用膳过,外臣陪皇上用膳都得带着自己身边人伺候的。你那侧室绿舞进过宫,对宫中礼节熟悉,你带着她去,也省的耽搁时间教礼节了。就这么着了,快去叫她,莫耽搁时间了,皇上等着呢。”钱德禄连声催促道。

    林觉心中一惊,觉得有些奇怪的意味。皇上拍钱德禄来召自己进宫陪同用膳,这本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皇上为表示和臣子的亲密和信任经常这么干,无非是一种拉近关系的手段罢了。林觉虽没听说过陪同用膳要自己带人去伺候的规矩,但这其实也没什么,也许这就是宫中用膳的规矩也未可知。但问题在于,钱德禄虽然看似无意,却明明白白的点名要自己带着绿舞进宫,这才是让林觉觉得奇怪的地方。

    林觉不得不生出警觉,他本就是避免绿舞和郭冲之间的见面,因为林觉担心绿舞和容妃相似的面貌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绿舞的身份一定不能暴露,因为这干系着一个惊天的秘密。倘若这个秘密被揭开,那将是又一场狂风暴雨。这其实一直是林觉所担心的点。

    钱德禄点名要绿舞陪同自己进宫的理由其实也很牵强。自从自己成为三司使之后,自己的妻妾的身份也大大提高。对于朝廷重臣的家眷,宫中早已派人数次进行礼节的教授,这是朝廷的规矩。因为命官家眷有义务进宫陪伴后宫嫔妃。说白了,皇上和官员之间是男人的交往,后宫嫔妃们和命官家眷是女人之间的交往,都是一个目的,便是密切关系,拉近关系。更何况林觉也算是和皇族沾光,重大场合皇族聚集时也要带着家眷前往的。所以这种礼节的培训必不可少。拿绿舞懂礼节来说事,这明显有些牵强。

    为了证明自己的疑惑不是胡思乱想,林觉决定试探一下。

    “钱公公,我那小妾绿舞最近身子不适,可不可以换另外的侧室进宫侍奉?礼节方面请放心,宫里来人都教过,当无差池。”林觉看着钱德禄的脸色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