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一零三章 歪打正着
    两名婢女齐声答应,招呼几名婢女出来。

    绿舞道“我也去。”

    小郡主道“绿舞妹子不害怕么?”

    绿舞笑道“我可不怕,我见的多了。”

    小郡主一愣,旋即想起绿舞跟随林觉在伏牛山落雁谷中经历的事情来,顿时明白。当初落雁谷中的战斗比这里可惨烈多了,绿舞经历过那些之后,自然不会害怕这种小场面。

    “我也去。”

    “我也去。”

    芊芊和郑暖玉也叫道。

    小郡主点头道“那便一起去。都动起来,将伤者抬到避风处清洗上药包扎。得亏我带了不少药物,原本是防备摔伤扭伤被荆棘割伤的,却派上了用场了。”

    倘若林觉在此,必是会对小郡主大大的赞扬一番。之前林觉还说东西带的太多,搞得像是常住一般。现在看来,小郡主的细心安排居然起到了大作用。不但带了药物,还带了足够的食物。原本只是一餐的野外春游,现在变得遥遥无期。剩下的食物还可支撑两餐,起码不会饿肚子了。这怕便是‘晴天带雨伞,饱腹带干粮’这些老话的道理所在了。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护院们将死伤者抬到山梁草地之上,九名死者一字排开躺在那里的时候,林家众人才真正意识到了眼前局面的残酷,形势的严酷。有人哭出了声。这些护院在林家已经有多日,很多人跟林家主仆都认识。平日当值之时也说过话打过招呼,此刻却已经成了没有生命的尸体,怎不让人伤心落泪。

    郭采薇命人将带来的毡毯幕布取出来,将这些死者都盖了起来。

    当一群伤者被抬到众人眼前的时候,哭声更大了。那些重伤的护院有的被砍去了胳膊或者是一只手,有的是头上砍了一道大口子,有的是胸腹之处被开肠破肚。这种伤势之下,能活下来的可能怕是渺茫。他们一个个浑身都是血,但却没有一人痛苦呻吟,有的还咧着嘴巴笑。

    “都莫要哭了。哭有什么用?即刻清洗包扎伤口,用对待你们亲人的心思去照顾他们。他们都是为了保护我们而变成这样的。”小郡主沉声说道。

    众人纷纷抹了泪点头,当下打水的打水,清洗包扎上药,全部忙碌了起来。

    孙大勇和五十多名护院在山梁北侧的工事后低声的商议对策。贼人虽撤退,但对方人数依旧是己方两倍之多。他们并没有撤退太远。不久前从山梁扔下去的几只火把照出了他们的方位。他们聚集在下方六七十步的地方,似乎正在休整准备再一次进攻。众护院拿连弩往哪里猛射了一轮,也不知道射中没有。

    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人数依旧劣势的问题,而是山梁工事左近的几堆篝火即将燃尽。再无可燃之物。火光熄灭之后黑暗中的乱战对守方是极为不利的。贼人可以很轻易的摸上来,而无

    需遭受弩箭打击。而且一个照顾不周,被他们摸到山梁上来,便是虎入羊群,林家众夫人和婢女以及跟随来的其他人等都要遭难。

    但这个问题却无法解决,即便将山梁上众人携带的衣物马扎都丢到火里烧起来,也支撑不了多久。眼下,这个办法其实已经不起多大作用了。

    “不如我们主动去下方跟他们拼了。就在山坡下,免得他们冲上来,我们缠着他们让他们无法进攻。咱们有连弩,怕他们怎地?这般被动等待,终究不是办法。”一名护院提议道。

    孙大勇皱着眉头思索,这个办法之前他是一口否决的,但现在看来似乎对目前的局面有利有弊。下去主动找对方拼命固然是一种办法。可以逼着他们跟自己交手,避免他们一股脑冲上来对山梁上的众人构成威胁。但这么一来便放弃了地利的优势,又以少于对方一倍的人手去主动进攻,怕是有些找死的感觉。若是在平时,这种提议自然是被孙大勇当头斥责一番,大骂提出者愚蠢。但此刻,这却不失为一个能拖延时间,并且值得一试的办法。

    “倘若要是这么做的话,我们都要做好战死的准备。冲下去面对面作战作战,便是丧失了我们的优势,全凭本事了。另外,要防止对方突袭山梁,山梁工事里必须留守十几名兄弟,以防万一。这样一来,我们便只能有四十人能下去与敌交战。这么做风险太大了。除非我们能一举击溃对方,否则便是一大败笔。我们有这个本事以四十人击溃百余人么?”孙大勇皱眉道。

    众人陷入了沉思之中。确实,这办法太冒险。一旦主动出击失败,局面便会崩溃。倘若如此,丢的不仅是自己的命,保护的林家众人都会遭殃。

    “这样吧,我带十名兄弟摸下去偷袭他们。剩下的兄弟依旧在这里坚守。我们的目的不是和他们正面交战,而是一字排开散布在山坡各个点,监视对方的动静。作为指引你们射杀他们的耳目。一旦我们发出信号,便说明有敌进攻,你们便朝我们发出警报的地方发射弩箭。这样可大大拖延时间。白姑娘去接应林大人了,他们一旦赶回来,以林大人的智谋,必有退敌之计。咱们拖延到林大人赶到即可。”孙大勇做出了决定。

    众人呆呆的看着他,心道这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么?黑暗中的弩箭可不长眼。示警射击不是连自己也有中箭的危险?

    孙大勇显然知道他们的想法,沉声道“放心,山坡上山石多的很,一旦示警之后,便躲在岩石之下,弩箭便无法伤及自己人。我可不想死在自家兄弟的手上。这么做完全是为了防范对方轻易的摸上来。眼前篝火一灭,我们便成了睁眼瞎了。拖延对方的进攻是最好的办法。我们能做的便是以连弩压制,射杀。如果运气好能再杀他几十人,咱们人数相当,便不惧他们了。”

    众人看着眼前已经黯淡的

    几堆篝火,知道孙大勇说的没错。对方越是靠的越近,危险便越大。只能慢慢的消耗他们的人手,拖延他们的时间。

    “事不宜迟,立刻行动。阿贵兄弟带着第一小队的兄弟跟我来。咱们以十步为距,分散开来,往下摸四十步远。都机灵点,没准迎面就能撞上他们。没准他们已经开始往上攻了。”

    第一小队十名护院都还完好,于是纷纷低声应诺,猫着腰分散开来,顺着山坡往下摸了下去。十余人以十步为距,覆盖了山坡下百步的横截面。基本上封锁了对方上攻的区域。

    山坡下方七十步左右的距离,贼兵头目已然再一次准备进攻。总结上一次的失败教训之后,贼兵头目想出了办法。他将剩余的一百四十多人分为三队,中间是六十多人的佯攻人手,两侧各有四十人的队伍则是在吸引了对方注意力之后径自往山梁上摸。他们也看出来了,要想正面突破山梁怕是很有难度。只有吸引对手,两侧的两支人手侧翼冲出,打乱阵型,方有成功的可能。

    很明显,之前贼人是轻敌了的,他们以为凭借人数优势可以直接攻上山梁。但事实证明,他们没有做到。所以领头的蒙面贼首开始动脑子想办法了。开始摆下阵型,声东击西的佯攻了。这蒙面贼首倒也似乎是有些领军的才能。

    中间的六十多人的队伍举着藤条树枝编织的简易盾牌开始大张旗鼓的往上冲。他们的目的就是吸引山梁上的对手的注意力,所以故意不加掩饰。两侧的两支才是真正的主攻队伍。他们则蹑手蹑脚的在山石之间幽灵般的往上爬,不发出任何声响。

    然而,这如意算盘却不知怎么就落了空。左侧山坡上一声竹笛凄厉的鸣叫声响起之后,一大蓬弩箭浇了下来,顿时将左侧进攻的四十人射杀了六人,其余人赶忙趴在岩石后不敢动弹了。右侧的噩耗也紧接着传来,又是一声笛音响,箭雨随之而至,又死伤了七人。倒是中间大张旗鼓磨磨蹭蹭的佯攻队伍安然无恙。

    “他娘的,怎么回事?他们长了天眼不成?这也看得见?”一群贼人纷纷骂道。

    “会不会是他们误打误撞?试探射箭?”一名贼人智商堪忧,在旁问道。

    “放屁!没听到那笛音么?那是山坡上有人示警。”贼首怒骂道,笛音一起,他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对方这一手居然误打误撞破了自己的偷袭佯攻之法,真是气的要命。这让这位自诩为领军将才的蒙面贼首的自尊心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不能再等了,看他们有多少箭?传我之命,三队齐进,给我攻。这一次必须拿下,这一次再要拿不下,你们便都死在这里。从午后耽搁到现在,六七个时辰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贼首厉声喝道。他也意识到对方派出耳目指引弓箭射击正是为了拖延时间,他必须做最后的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