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一五八章 别无选择
    林觉想了想道“我们必须即刻赶路,这时候是一点也不能耽搁了。人马不能歇息,今晚要连夜赶路。前方是襄城,襄城守军不多,未必敢阻拦我们,但是他们会告知其他围追堵截的兵马我们前进的方向,所以今晚得玩个手段。一会儿孙兄弟准备火把,晚上带上两百名兄弟举着火把大张旗鼓的往北绕行。要装作大队兵马绕行的样子。其余人直接从襄城南侧官道直行。这也只是扰乱他们的视线而已。也许未必能奏效,但终须一试。”

    “即便安全的过了襄城,甚至是穿过汝州地界,其他兵马在前面集结等着咱们,郡马可有办法应对?那才是让人担心的事情。他们等在前面,只需堵住道路,后方追兵再至,便是包了饺子了。”沈昙皱眉道。

    林觉笑道“沈兄所言甚是,这才是问题之所在。不过你以为我没有准备的话,那你便错了。诸位难道没有发现我身边少了一个得力的帮手么?”

    众人疑惑不解,马斌叫道“对啊,白姑娘呢?在赤仓镇便不见了,林兄弟安排她跟王爷的车马连夜走了么?那在这里怎么没见到她?这是去哪儿了?”

    林觉微笑道“确实是在昨晚连夜走了,不过却不是跟着王爷他们走的,而是另有目的。具体的情形,我也不必浪费时间说了,总之,诸位等着看好戏。咱们现在要做的便是不浪费任何时间赶路,距离伏牛山多一步,便多一分生机。其余的事情不用多想。京城二十万禁军都没能困住我们,还怕什么?”

    众人纷纷点头,马斌虽然对林觉卖关子的行为有些翻白眼,但他也知道此刻不是多嘴的时候。当下众人即刻为晚上的赶路做准备。

    待天黑下来之后,孙大勇带着两百人马先行,到了襄城左近,点起火把来往北绕行。孙大勇让众人一人举两个火把,把队伍拉的很长。一时间长长的火龙逶迤里许之地,马嘶人叫的好不鸹噪。襄城本就是个小州城,守军不过五百余人,加上衙役团练也不过千余人。林觉等人在小镇上的时候他们便得到了消息,知道对方是一只近两千人的大队人马。襄城知州根本不敢出城去拦截,只紧闭城门,连夜将消息送达各处,告知林觉等人动向。

    林觉等人则带着大批车马辎重从襄城南官道上抹黑通过,借着微弱的星光,小心翼翼的赶了一夜的路,到午时时分已然抵达叶县境内。

    到了叶县,距离伏牛山已经只有七八十里地了。虽然人困马乏,但是众人不敢有丝毫携带,简单的歇息了片刻继续往东而行。一个时辰之后,前方已经有连绵的山丘起伏,那是叶县南方城山的余脉山脉。方城山严格的来说也算是伏牛山的一脉,只不过在叶县和方城县之间山峰断绝,有六七里宽的平畴通道,故而单独将之以县域所在位置命名。

    就在抵达山丘地带后不久,前后方派出的人手几乎同时发出了警报,在前方山谷口,有大批兵马正在集结

    等待。而后方三十里外,追赶的禁军也已经赶上来了。

    众人乱做一团,早就担心前后堵截的情形,现在狼终于来了。前方道路被堵住,后面追兵将至,此处只有一些小山坡小丘陵,根本无险可守,倒是对方占据山口通道要道,可以将通道堵死,占据了绝对的有利地形。

    林觉镇定的很,这一时刻终究要来临,他算了时间,从昨晚到现在,十几个时辰过去了。倘若是追兵不至,堵截的兵马未来,那倒是咄咄怪事才是。特别是自己这些人正在汝州境内穿插而行,而汝州守军居然毫无动静,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唐州邓州蔡州汝州这四处州府呈半圆形分布于伏牛山东南方向,兵马布置的重点位置皆在伏牛山周边,集结起来方便的很,只需半日便可集结到位。他们要是不出现在前面,那也是怪事一件。

    当下在一处山丘之侧停下车马,命人安顿众人。林觉则和马斌孙大勇等人策马前行,登上了前方的一座小山丘查看敌情。但见前方数里之外,山丘之中的一片平畴之地的远端山口处,黑压压一大片兵马已然集结完毕。他们背靠通向伏牛山的道路,利用稍高的地形堵在大道上。密密麻麻,旌旗招展,看上去人数不少。

    “四州守军集结,人数当在两万之数。占据斜坡山口地形,怕是有些棘手了。”马斌在旁咂嘴道。

    林觉知道马斌的担心,己方满打满算有千余人,虽然个个精锐,但毕竟人困马乏,连续作战,已经到了极限。而且最要命的是,现在的情形是战斗物资不足了。连弩弩箭已经所剩不多,那种连弩弩箭虽然用时方便,但是消耗极大。京城一夜和路上的几场战斗几乎已经消耗殆尽。另外对对手最为震慑的火器药囊也已经几乎告罄。那种弹药药囊是要花时间制作的,虽然林觉携带有大量的原料,但是短时间内想准备好充足的弹药却是不可能的。而失去了连弩和火器的威力,王府卫士和林家众护院便少了制胜的最大砝码。当真要以血肉之躯来与敌拼杀,这些人虽然武技出众,却也恐怕双拳难敌四手。

    “他们并没有进攻的迹象,这是要以逸待劳,等着我们去进攻。这帮厢兵可比禁军聪明多了。他们在等待禁军追兵的到来,这是最稳妥的想法。”林觉沉吟道。

    孙大勇点头道“大人说的极是。厢兵并无多少骑兵,所以他们最好的办法是待在那里守住山口。可惜那是斜上坡,我们虽有数百骑,却也无法冲锋。要是在平畴之地,五百骑兵足可冲散他们。”

    林觉点头道“所言极是,这正是他们的聪明之处。看样子他们也到达不久,阵型还很散乱。他们正在构筑工事,一旦工事形成,则更加棘手。”

    马斌皱眉道“怎么办?林兄弟。”

    林觉沉吟道“追兵在三十里外,最多一个时辰便会赶到,想捱到天黑是不可能的了。再说即便等待下去,也不是办法。山口工事一旦

    成型,便成死路,所以……”

    马斌道“林兄弟不是说自有手段么?现在还不拿出来?”

    林觉皱眉举目,看向远方的山峦,轻声问道“我们从赤仓镇到这里花了几天了?”

    “满打满算两天两夜。”孙大勇道。

    林觉皱眉想了想,沉吟道“两天两夜,以冰儿的脚程,应该一天一夜便到了,但是……他们能否在一天一夜赶到这里呢?怕是勉强。”

    马斌皱眉道“他们是谁?林兄弟,还打什么哑谜?这时候了,直接说了便是。”

    林觉笑道“在赤仓镇的那天晚上,我让冰儿提前赶去伏牛山了。目的便是搬救兵。适才我在算时间。落雁谷的兵马可不是骑兵,从山路出来赶到这里,时间是未必来得及,我是担心这些。”

    马斌恍然道“原来白姑娘是搬救兵去了。落雁谷能有多少人手,来了怕也无用啊。”

    林觉微微一笑道“也不多,七千兵马而已。”

    马斌惊愕道“七千?这么多?你什么时候养了这么多兵马了?”

    林觉苦笑道“你难道不知道落雁谷已经平定了伏牛山,横扫了各寨么?所有的人马都归于落雁谷帐下。各地的绿林好汉投奔了不少。山外的百姓活不下去的也逃进去不少。六千还是筛选了人数之故。都是青壮勇武之兵。倘若能赶到,这些厢军绝非对手。只可惜时间上未必能来得及。不管了,孙兄弟,马大哥,今日这山口不能过也要过,咱们不能被堵在这里,那是死路一条。所以,我的意思是,无论死活,拼一场。”

    众人皱眉思忖,却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与其浪费时间等死,真不如去拼一场。虽然以这么少的兵马去冲击对方的阵型,无异于是去送死。但似乎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马斌沈昙等人咬牙道“我等即刻回去集结人手,准备进攻。”

    ……

    斜阳之下,青丘连绵。

    山口斜坡之上,来自四州的厢兵近两万人集结于此。他们接到了吕相的命令之后即刻来此集结,选择了这条通向伏牛山的必经之路堵在这里。厢兵虽然装备很差,但这一次是人数占优。在发现对方的踪迹后,四位领军指挥使商议之后,决定以逸待劳,堵住山口等待禁军大军的抵达。他们并不知道禁军几时会到,但是他们知道,堵住这里是最为正确的选择。

    林觉等人策马立于山丘之顶的时候,几名指挥使也看到了他们的踪迹。四人心情并不紧张,相互间还打着赌。邓州宁乡军指挥使冯再安给出了彩头,他打赌对方会不顾一切发动进攻,其他三名指挥使将他奚落一顿,都愿意以十两银子的巨额赌资来跟他对赌。他们都认为,对方不可能进攻。要么绕行,要么窝在那里不动,他们敢来进攻便是送死的行为。那冯再安倒是头铁,居然真的跟他们击掌为誓,立下赌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