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二八章 挟持
    轰隆一声巨响,林觉手中的王八盒子冒出一股黑烟。林觉满拟这一枪会轰杀金花公主,然而他错了。那金花公主适才已经见识了火枪威力。在林觉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她手中的弯月刀已经横了过来,挡住了头脸也胸前。但听叮叮当当一阵爆响,火器发射的细碎铁弹子在弯刀侧面撞击出无数的火星,爆豆般的发出刺耳的响声。

    一枪过后,金花公主非但没有倒下,反而好像没有丝毫受到伤害,直冲到林觉身前。林觉举枪再想发射,金花公主纤手一番,已然将林觉手中的火器夺走。手臂一伸,林觉已经被她抓了起来。弯月刀彩光闪动,朝着林觉的脖颈便砍了过来。

    林觉心头冰凉,刹那间万念俱灰,闭目待死。

    门口轰鸣之声大作,有人急促的高声娇叱道“住手,不得伤我夫君。”下一刻,十几人从门口直冲入内,正是高慕青和孙大勇他们到了。

    屋子里的八九名女真武士举刀冲上去阻拦,轰隆几声巨响,八九名女真武士尽数倒在地上。

    “放开我夫君,饶你不死!你敢伤我夫君一根汗毛,我定将你碎尸万段。”高慕青看到林觉被人劫持在手,挺剑冲上,厉声娇叱。

    屋顶破洞中,白冰也再一次飞身跃下,手持青笛刃遥指金花公主,娇声斥道“放开我家夫君!”

    金花公主看了看两女,又看了看林觉,脸上露出不解之色。她不明白,一个长相一般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怎么会是眼前这两名美貌女子的夫君。这男子定是用钱财或者用强得到的这两个女子。此人必是花心无耻之徒。金花公主心中生出厌恶之意。但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抓到的这个男子身份非同一般。

    “达鲁花、阿不赤,兀术,还不杀了这群刺客么?”金花公主对着门外娇声喝道。

    门外一名身受重伤,躺在门廊下的女真武士有气无力的叫道“公主殿下,达鲁花死了,阿不赤死了。属下受了重伤。兄弟们都死得死伤的伤了。”

    金花公主悚然而惊,感到甚为不可思议。对方只有这么十几个人,自己带上岸来的人手足有七八十人,居然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边被他们击溃,实在是令人咂舌。对方手中的火器确实厉害,自己身边这十几名贴身武士个个武技不俗,还是统统倒在当场,倒也可以解释为何外边的几十名士兵会全部伤亡殆尽。

    金花公主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孤身一人了。虽然战船码头处还有两百多随行武士,但他们即便听到打斗声赶来这里也需要起码半柱香的时间,根本来不及救援自己。眼下自己被这些人围困着,要想活命,当图自救。

    硬拼怕是不成,但好在眼下手中握有人质。这个丑陋的中年男子看来身份重要,还好适才没有一刀砍了他,此刻正好可以当做人质。

    金花公主将弯月刀往林觉的脖子上一架,娇声喝道“谁敢靠近一步,我便宰了他。”

    “莫要乱来,莫要乱来。”孙大勇白冰等人忙制止道。

    金花公主嘴角露出了笑意,她确定,手中的人质是这些人的头目,如此,自己便有脱困的可能了。

    “都给我让开,谁要是擅动,我便杀了他。”金花公主叫道。

    高慕青白冰等人身子挪动,不得不让开通向门口的道路,金花公主一步步挟持着林觉往屋外行去。林觉忽然沉声叫道“孙大勇,你糊涂么?不可受她挟持。难道任她挟持我上船不成?”

    孙大勇一惊,如梦初醒。若投鼠忌器任这女子挟持林觉离开,对方上了船之后又当如何?还不是救不了林大人。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们把林大人丢到海里喂鱼,或者挟持到女真部落去?这也不是解决的办法啊。

    “拦住她。”孙大勇一摆手,几名护卫迅速堵住了屋门。

    “你们想要他死?还不让开。”金花公主忙退后两步,娇声喝道。

    林觉冷笑道“被你挟持上船还不是死?那还不如你杀了我,然后被我们的人将你杀了,起码还是一命换一命。”

    金花公主将刀锋往林觉脖子上贴了贴,娇声斥道“住口,再说话便杀了你。”

    林觉忙道“莫要冲动。万事好商量。我不想死,你也不想死。莫如我们做个交易。”

    金花公主冷哼不语。林觉道“你放了我,我们放你走。咱们各得其所。同活总比同死强。不要闹得鱼死网破。”

    金花公主冷笑道“当我三岁孩儿么?我放了你,你们怎肯放我离开?”

    林觉皱眉道“我们都是守信之人,一诺千金,怎会反悔?你可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金花公主嗤笑道“你说一诺千金便能让人相信么?那么这般,你们让我离开,我到了船上便放了你。你看如何?”

    林觉皱眉道“那可不成。”

    金花公主冷笑道“口是心非,狡诈多端,便是你们这些南人的秉性。明明你们也不信我,却要我来信你们。”

    林觉一时无言,发现自己嘴巴子虽然利索,但这金花公主居然也是词锋锐利之人。

    “你们是蛮夷,有什么信用可讲?我们是大周子民,受圣人教诲,知礼诚信,当然值得信任。”孙大勇沉声喝道。

    “原来你们果真是大周来的人。你们大周人最不能相信了。你们的皇帝便是个无信无义不忠不孝之人,你们能好到哪里去?他杀父兄篡位的事情,莫以为我们不知道。”金花公主冷笑道。

    孙大勇也哑口无言了,论口才他还远不如林觉呢。

    双方等于是谈崩了,这种情形之下,没有任何人会愿意相信对方,那岂非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对方手上。

    林觉沉声道“既然大家都不信任对方,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孙大勇,我命令你拿了这女子,不要管我的死活。我若活着,你们便活捉她,我若死了,你们便将她碎尸万段为我报仇。听到了没有。”

    孙大勇咂嘴道“这个……”

    林觉怒喝道“什么这个那个的?这是命令。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孙大勇不知怎么办才好,愣愣的怔在原地。他不知道林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怎敢贸然行动。高慕青在旁也娇声道“不可硬来,谁伤了我夫君,我便跟他不共戴天。那蛮女,要不这样,你放了我夫君,我来给你当人质如何?咱们一个换一个。”

    金花公主娇笑连声道“你这女子还真是痴情。当我傻么?你的命可没他的命值钱。我最后再警告你们一声,若不让我离开,我立刻便砍了他的脑袋。听到没有?”

    局面陷入了死局之中,高慕青白冰孙大勇等人知道,放她离开的话林觉也未必能得救,堵住她却也不敢硬来。但无论如何,必须困住她,不能让她走,一旦上了船,一切便不受控制了。

    众人如泥塑木雕一般的钉在原地不动,相互僵持着。屋子里静的很,外边海风吹过树林发出的呼啸声和海潮之声隐隐可闻,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般。很明显,金花公主也不想鱼死网破,倒也没有因为对方的不退让而杀人。只紧张的喘息着,紧紧的控制住林觉。林觉仰着脖子无奈的被她挟持着,鼻子里嗅到那女子身上的一种奇特的香粉的味道,倒也好闻的很。

    一阵冷风从屋顶的破洞之中袭来,将屋顶上的散雪吹起,散落在屋子里四散而飞。墙上的火把被风吹动,火焰呼啦啦的歪斜,屋子里光线陡然一黯。

    就在这突然变黯的一瞬,金花公主动了。但见她单手扬出,手中长鞭如灵蛇一般的飞起,鞭梢卷住了屋顶的一根手臂粗的横梁。下一刻,林觉只觉的身形如腾云驾雾一般的飞起,整个人被金花公主带着拔地而起,朝着屋顶破洞飞去。

    “哪里走!”白冰和高慕青同声娇叱,纵身飞跃而上,意图阻止。然而两人都扑了个空。白冰的手抓住了金花公主白色裘氅的下摆,满拟将她从空中拽下来,然而那白色裘氅呼啦啦落下,攥在手里的只是一件裘氅而已。仰望屋顶的破洞,但听夜风呼呼,却已经没了金花公主和林觉的身影。屋顶上传来了树枝断裂,积雪沙沙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在屋后响起,直入树林之中。

    “追!”白冰和高慕青几乎同时窜上屋顶,黑暗之中,闻声辨位,朝林子里追了过去。孙大勇大声下令,众护卫涌出门外,往树林里分散追击而去。

    林觉被金花公主揪住后衣领,身子犹如腾云驾雾一般从屋子里到屋顶上,再到林子里。林中树枝抽打着他的身子,身子几乎是顺着地面滑行。幸好地上都是积雪,否则怕是要磨破双腿。

    “喂喂,你何不放了我自己逃命去,带着我岂非是累赘。”林觉叫道。

    金花公主冷声斥道“闭嘴,再吵闹我一刀杀了你。放了你,还不如一刀杀了你。”

    林觉连忙闭嘴,这时候可不要惹恼了她,否则怕是真有性命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