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周王侯 > 第八四零章 知情人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这青教是什么来头朕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们居然敢对禁军动手,五百禁军啊,那可不是小数目啊,他们得有多少人手才能将五百禁军全杀了朕觉得简直不可思议是不是搞错了这怎么可能”郭冲脑子里一片迷糊,本能的反应是,这件事像是在做梦。

    “皇上息怒,此事全真无假。除了耿德彪等人的叙述之外,我还接到了赵有吉的信,信上说他派人骑快马去短松冈查看,发现了被烧死的数百禁军尸首,还找到了侯长青的尸首。已经派人偷偷收敛,不日便运回京城。这个消息是确定的。”吕中天道。

    “朕简直不能相信,这可是在荆棘之地啊,在朕的眼皮底子啊。这些青教教众是什么来头谁能告诉我”郭冲大声问道。

    “这个老臣倒是听说过青教,不过也是最近才听到过。听说闹得有些不像话。这次那夫妻杀女的案子便是开封府报上来的,吴副相跟我说了这案子,老臣觉得这青教可能是邪教,在蛊惑百姓。所以便派了人去长恒县公审,以震慑这些人。谁料想青教势力居然已经到了如此的地步,不但在长恒县围攻禁军,被禁军击退之后又在半路堵截。情形确实超出我们的预计,此事是老臣失职,老臣若早知青教如此胆大妄为且有如此大的规模的话,便不会派禁军去冒险了。老臣有罪,请皇上责罚。”吕中天沉声道。

    “这事儿不干吕相,是臣之过。臣分管地方政务,是臣不查,臣有罪,臣愿领责。”吴春来忙在一旁拱手道。

    严正肃在旁皱眉头,政事堂三员主官,那两位主动请罪,自己也是副相,那似乎也不能置身事外了。不过严正肃想了想还是岿然不动,他并不想掺和此事。虽然此事让人惊愕,但其实轮不到自己出面,今晚被通知前来,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副相身份。实际上一般政务自己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自己这个副相形同虚设,不过是皇上给自己的高位,便于推动变法罢了。自己真正有用的官职不过是条例司的官职罢了。

    “朕什么时候怪你们了这时候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们说,出了这样的事情,该如何处置”郭冲皱眉道。

    “皇上不用担心,青教教徒已然作乱,便该立刻给予剿灭便是。适才臣跟吕相吴副相等已经商议过了,只要皇上首肯,老臣即刻调动兵马剿灭胙城和长恒县的教众。对付这等邪教教众当毫不手软,立刻肃清,永绝后患。”杨俊声音洪亮的大声说道。

    郭冲看了一眼杨俊,心中立刻安定了下来。

    “对对对,即刻派兵去弹压,不能让事态扩大。杨爱卿,这事儿你得赶快办。胙城和长恒县可都在京畿之地,可不能容他们作乱。朕担心当地的官府也抵挡不住他们,所以需得赶紧出兵。”

    “皇上放心,臣即刻调兵五千,明后日便可抵达胙城,十天之内局势便会得到控制。”杨俊沉声道。

    “好还好。那朕就放心了。”郭冲喜道。

    吕中天在旁开口道“皇上,控制住局面自然不难,但是这件事的起因却是让人警惕的。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怎么突然冒出这个和朝廷作对的青教来了此事值得深思。老臣建议,即刻下旨宣布取缔青教,定为邪教。待平息事态之后,要严查此事根源。这里边大有隐患,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今日是什么青教,明日又什么绿教,后日再冒出来什么红教,岂非天下难安这一次跟其他的暴民作乱不同,这青教明显是有组织有企图的,决非普通暴民。”

    郭冲点头道“吕爱卿此言甚是,朕也觉得此事重大,绝非偶然。青教教徒啸聚数千之众,公然围杀官兵,这是要造我大周的反。此事必须严查根源,不可姑息。这件事朕要亲自查清楚,朕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样的原因。”

    吕中天满意的抚须点头,今日的目标已然达到,皇上既然表态亲自要查,那便说明这件事已经引起了他的愤怒。

    午夜时分,熟睡中的林觉被外边丫鬟的呼唤声叫醒。黑暗中,同样被惊醒的男孩儿开始哭闹,小郡主忙将他抱起来哄着,解开衣襟将乳尖送到孩子嘴巴里。那孩儿得了食粮,便停止哭闹吸吮起来。

    林觉皱眉道“谁在外边喊叫大半夜的,越发的没规矩了。”

    郭采薇睡眼惺忪的道“好像是值夜的春妮,我也没听清楚。”

    说话间,外边的丫鬟又压着喉咙叫了起来。

    “公子,公子。快醒醒,前面传话来,说宫里来人了,皇上宣你进宫呢。”

    林觉夫妻二人这回都听的真切,睡意去了大半。小郡主惊愕道“皇上要见你出了什么事了么”

    林觉摇头道“不知道。最近可没什么事情,这半夜三更的宣我进宫作甚莫不是绿舞的事情”

    小郡主闻言也紧张了起来,道“哎呀,还真的有可能那可怎么办”

    林觉想了想道“我只是猜测罢了,未必便是此事。你莫多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去见了便知。”

    小郡主无奈,也只能点头,嘱咐林觉小心,倘有事情要及时的命人告知家里云云。林觉一边答应着,一边穿衣起床。到了外边简单的洗漱了,让丫鬟迅速的整理的发髻便提着灯笼快步往前厅来。

    前厅中,钱德禄正自急的来回踱步,见到林觉到来忙叫道“哎呀,林大人,你可真是磨蹭。皇上等着见你呢,可急死我了。快走快走。”

    林觉一边跟着他往外走,一边笑道“钱公公,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啊,大半夜的皇上要见我有事也轮不到见我啊。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您老给露个风,我也好有个准备。”

    钱德禄道“林大人可莫要为难咱家,咱家是个跑腿传话的,怎敢透露事情那可是要受罚的。具体什么事,你一会见了皇上自然得知,可莫要问我。”

    林觉碰了个软钉子,翻翻白眼无奈闭嘴。毕竟自己和钱德禄也并没什么交情。当下众人出门上马,几名侍卫前后护着林觉和钱德禄,一行人飞骑穿过空旷的街道,不到一炷香时间,便赶到大庆门前。

    下了马,钱德禄带着林觉快步往里走,一路穿过高大殿宇之间的花树大道和回廊,抵达了御书房所在的紫宸殿东侧殿。钱德禄引着林觉从殿内回廊走过,到了御书房门前时,突然停下了。

    “林大人,皇上心情不太好,你一会小心着些。听说京城北边有人作乱,死了几百禁军。今晚朝中大人已经来过了,都是为了这件事而来。具体的咱家也不太清楚,总之你自己小心些便是了。”钱德禄低声快速说道。

    林觉尚在惊愕之中,钱德禄已经进去禀报了。林觉的脑海中急速的运转着,从钱德禄迷糊的语句中很快便理清了头绪。京城北边有人作乱,杀了几百禁军。加之自己被召来问话。这两个条件一综合,恐怕是跟青教有关了。但是林觉又不敢肯定,几百禁军被杀,那又是怎么回事青教难道起事了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林大人,进去见驾吧,皇上在里边等你呢”钱德禄重新在门口出现,对林觉点头道。

    “多谢公公了。”林觉拱了拱手,举步进了书房中。绕过巨大的花鸟屏风之后,眼前灯光大亮。一眼便看见郭冲坐在书案之后正和面前一人说话。而那人林觉也认识,便是开封府权知朱之荣。

    “微臣林觉,叩见皇上。”林觉快步上前行礼。

    郭冲转眼看到林觉,点头摆手道“不用多礼,你可算来了,朕都等你半天了。”

    林觉忙道“微臣该死,已然一路疾驰而来。”

    郭冲道“罢了,大半夜的叫你进宫来,原也是有些不近人情。本来是不必叫你来见朕的,但是朱之荣说有些事是你经手,问你本人会更加的清楚,所以朕便让人叫你来了。”

    林觉心中更加笃定事情一定是跟长恒县的那件事有关了。躬身再行一礼后转头来对朱之荣行礼。

    “朱大人,下官有礼。”

    “林大人有礼。”朱之荣淡淡一笑,拱手还礼。

    “林觉,你知不知道朕叫你来是为了何事”郭冲沉声问道。

    “微臣不知。还请皇上明言。”林觉道。

    “朱之荣,你将事情跟他说一说吧。”郭冲摆了摆手。

    朱之荣忙道“臣遵旨。”转过头来对林觉道“林大人,事情是这样的,今日胙城青教教众在胙城南乱松岗袭击了殿前司的一支兵马,五百余禁军士兵被这帮反贼全部给杀了。消息传回来,皇上和朝中众大人极为震怒。现在杨枢密已经下令调集兵马前去围剿青教反贼了。皇上想知道那青教都是些什么人,怎会如此胆大包天。此事起因是因为那件夫妻杀女的案子而起,此案是你经受处置的,故而我想皇上建议宣你来禀明此事。你将你所知的事情要毫无保留的禀报皇上,不得有半点隐瞒,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