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韵传 >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化羽闲生与盛忠国
    正在盛忠国拉琴拉得极为投入之时,一道人影悄然出现在大殿之中,脸上微微泛着诧异之色,正是化羽闲生!

    只见他脸型微方,剑眉朗目,鼻挺如峰,唇红齿白,留着一圈恰到好处的微冉,容颜中透着一股华贵之气,身着一袭紫色袍服,上面绣有彩色图案,还点缀着闪闪晶光,颇为炫目…

    他静静地听着琴声,并没有打断盛忠国的演奏,直到琴音缓缓停歇,才开口说道:“此琴曲可有名字?”

    盛忠国一激灵,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正是化羽闲生,连忙施礼道:“拜见仙尊!晚辈盛忠国,班门弄斧,失礼了!这首曲子叫做《梁祝》!”

    “嗯,拉得不错!这首《梁祝》可有出处?”化羽问道。

    “此曲乃根据一凡间传说而作!”

    “凡间传说?可否讲来听听?”

    “没问题!传说凡间一名富家祝姓女子少女时被父亲送去学堂读书,由于那里女子很少外出活动,一般都养在闺房中待嫁,于是她就女扮男装,数年寒窗,书也没读多少,却认识了一名同在学堂的梁姓男子,两人感情日深,后小祝被家人接走,临走前小祝告诉小梁自己乃是一名女子,如果他想娶她,就到家里来提亲!”

    “哦?后来呢?”化羽好奇道。

    “小梁没想到三年的同窗好友一朝变成美丽女子,惊喜之余,他当然是想娶小祝的,可惜的是,祝家富贵,梁家贫穷,而祝家早就为小祝觅好亲家了,等小梁好不容易凑齐些钱上门去提亲时,小祝已准备出嫁,但见到小梁上门来,小祝就奋力反抗家人的逼迫,执意要嫁给小梁!”

    “这…不知他们能如愿吗?”

    “小祝的父亲当然不允许了,一是亲家已订好,有钱有势,二是梁家贫穷,自己的女儿怎么能一朵鲜花插到了牛粪上?于是将小祝关起来,严加看管!”盛忠国叹道。

    “小梁呢?”

    “小梁想尽办法见到小祝,两人决定私奔!”

    “私奔?!能成功吗?!”

    “没有!被发现了,急逃之下,小梁落水而亡!”

    “却是有些可惜…”化羽叹道。

    “的确如此。”

    “想必小祝也就死心了吧?听她父亲之言嫁个有钱有势之人,享尽凡间之福也就是了…难怪老夫听你的曲子,感觉其中哀怨之音颇多,但怎么后来似乎又有些意韵绵长呢?”化羽狐疑道。

    “小祝并没有享尽凡间之福,她后来还是逃了出去,并在小梁落水处投水殉情!”盛忠国说道。

    “这…此女子性情竟如此之烈?”化羽惊讶道。

    “前辈,她是用情至深,才会用如此方式而亡。不过,传说中提到在两人投水之处,有两只蝴蝶翩翩而起,飞向远方,人们都说是这两人化为蝴蝶了!因此,这首曲子的另一个名字就叫做《化蝶》!”盛忠国说道。

    “化蝶?好!好好!看来这也不失为一种弥补的方式,真是可悲可叹可敬…”化羽有些感慨道。

    “前辈真有悲天悯人之真性情也!”盛忠国恭维道。

    化羽微怔,他当然不是什么悲天悯人,但听完这则化蝶传说之后,让他忽然想起与妙音琴之间一段旧情,两人也有过那么一段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恩爱时光,但后来却因为一些争执而一拍两散,劳燕分飞,现在也不知道她身在何方,乐道如何,是否还会想着自己…

    他稍稍平复一下心情,看看这个盛忠国人长得极为俊秀,琴艺颇高,道力不俗,看来元一是摸对了自己的脾气,因为如果他派一个长得又丑又没有乐道修为之人来,自己是一定不会见的,但这个盛忠国嘛,倒是给自己的印象极为不错,在自己的门人弟子中象他这样子的也很少,不知道元一是如何收下他的。

    于是问道:“你是元一弟子?有多长时间了?”

    “启禀仙尊,晚辈是半路投入师尊门下的,到现在约有三百年时间!”盛忠国回道。

    “哦?那之前你在哪里呢?”

    “晚辈是玉音门掌门盛世华之子,三百年前随父亲去拜访仙机洞,被师尊看中,收为弟子。”

    “原来如此…”化羽恍然。

    心里有一点小小遗憾,没想到这么好一块璞玉就这样被元一得去了,如果这小子能投入自己门下,那在乐道上肯定可以比现在要高出一截!

    这一点信心化羽闲生还是有的,那个玉音门虽然也是乐道势力,但在仙界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与自己的永乐宫根本无法相比。

    倒是没想到玉音门能出盛忠国这号人物,有心将他收为小奴,但转念一想,此人只怕早就被元一看中,应该仍处在考察期才仍看作弟子而已,君子不夺人之美,还是算了!

    而且,这样赤裸裸地夺取好友弟子可不是自己这样高风亮节之人所干之事,于是内心微叹一声,说道:“听说你这次来是给老夫送一块玉简?”

    “正是!此乃家师命弟子送来之玉简,乃是一场乐道演奏,演奏之人是李运!”盛忠国恭恭敬敬地说道。

    “乐道演奏?李运?尊师为何给老夫送来乐道演奏玉简?难道有什么特别?这个李运是什么人?怎么老夫似乎没啥印象?”化羽奇道。

    “仙尊不知李运很正常,因为李运乃灵界之人。”

    “什么?灵界之人?!灵界之人能演奏出什么好乐曲来?”化羽不可思议道。

    “这个…前辈不妨先看看,师尊说了,前辈听了之后如果想去寻找李运,我们仙机署可以免费提供李运的行踪信息。”盛忠国说道。

    “哦?真的是你师父说的?他怎么知道我听了之后会去找李运?”化羽哼道。

    这种事情在他听来真是不可思议,自己连妙音琴跑了都没有出去找,更何况是一个名不见经传,还是在灵界的李运呢?

    “仙尊,晚辈只是转达师尊的原话而已。至于其中原因嘛…弟子自己倒是略有猜测…”

    “不妨说说。”

    “玉简中的内容弟子已经看过,而且弟子当时还是观看了整个直播画面的,听了李运的演奏之后,弟子整个人昏睡了很长一段时间,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乐道之力大有增长,刚才那首化蝶之曲,原先只有一百六十九丝之力,但在醒来之后竟然增长到一百九十九丝!仙尊刚才也一定听出来了!”盛忠国激动地说道。

    “什么?!竟有此事?!”化羽一听,有些不淡定了。

    这样的事情他还是首次听过,放在他自己身上,他的音乐会虽然也能使人大有裨益,但绝对不可能达到如此立竿见影的惊人效果,最多能帮助别人提高那么一两丝,最多三四丝的乐道之意,这已经是极为厉害了,音乐会最主要的还是让人的身心受到乐道的熏陶而已,讲究的是细水长流…

    但盛忠国一觉醒来就提升了三十丝的乐道道意,这简直就是发财的节奏!

    要知道,想要在他的音乐会上提升如此多的乐道道意,不知要听多少场,花费多大的代价才有可能!

    “确实如此!晚辈也觉得太不可思议,但后来晚辈发现其他师兄弟和师尊门中的师叔们一个个都是道意大增,才明白这是一件真实之事!”盛忠国感叹道。

    “沃…”化羽弦生轻呼一声,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玉简内容了。

    但在盛忠国面前他当然不会表现得如此猴急,于是又仔细盘问了此玉简的来龙去脉,终于了解到前不久在东宸仙域举办的那一场前所未有的仙灵相通棋赛,以及规模宏大的赌局。

    听说连卫姜和泛子珏都到现场去讲棋,这让化羽闲生感到极为吃惊,不禁为自己错过这样一场盛会感到有些痛心疾首!

    “哼,好个元一!有这样的大事竟然不告知老夫一声,让老夫错失一次见见老朋友的好机会!”化羽闲生薄怒道。

    “仙尊请息怒!由于棋赛和赌局的规模太大,就连师尊都没有把握能完全掌控,后来还发生了一些骚乱,还有不少高手都前去捣乱赌局,师尊忙得一塌糊涂,若不是卫、泛两位大仙尊帮忙,这次恐怕还会有大麻烦!好在最后总算是渡过危机,顺利收场了!师尊忙完收尾任务,这才想起此事,于是立刻命弟子前来送简,希望仙尊理解则个!”盛忠国侃侃说道。

    看来这番话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了,所以现在说起来头头是道,让化羽闲生心头一股气也慢慢平顺下来,脸上露出赞赏之色…

    “好吧,不过,你师父只想到去请卫、泛两人帮忙,却没有想到来找老夫帮忙,这明显就是不将老夫看作好朋友嘛!哼哼,看在他派你过来送简的份上,老夫就暂时不跟他计较!”

    “多谢仙尊!”

    “这个乐谱是老夫刚刚所刻录,其中对你刚才演奏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也分析了一下,相信对你的乐道会有好处,就送给你吧!”化羽拿出一块玉简给了盛忠国。

    “这…多谢大仙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