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韵传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苦尽甘来
    “不错!”

    “那你为何不自己动手,反而要我们来打劫?!”露露师太质问道。

    “你话怎么这么多?把人交出来吧!”文雨祥揶揄道。

    飘飘师太一旁急问:“难道你也是尊主的人?”

    “尊主?不知师太说的是哪位尊主?”

    “你连尊主是谁都不知道,肯定是假冒的!”飘飘师太大声道。

    “师太此言差矣!尊主之名岂可轻易提及?更不要说这里还有如此多小尼姑,她们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

    飘飘师太一怔,细思之下,觉得极有道理。

    如果文雨祥一开口就说出尊主之名,反而会显得更为可疑。

    “要我们交人也可以,你至少得拿出一件证物,证明你是尊主的人。”飘飘师太说道。

    露露师太点点头,附和道:“文施主请见谅!此事事关重大,我们不得不小心行事。”

    文雨祥脸上绽放一个迷人的微笑,把这群女尼迷得心头一颤,手上灵光一闪,出现两块玉牌,说道:“你们认得这两块牌子吧?”

    “这?!”

    露露和飘飘死死地盯着这两块玉牌,双目露出鹰隼一般的锐利光芒,浑身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其他人不知道,但她们肯定知道,这两块玉牌正是自己的魂牌,其中就有自己的一缕魂丝和一道血脉,是石越用来感应和呼唤她们的办法之一。

    现在,魂牌就掌握在文雨祥的手中,如果自己能够从他手上夺过来,那就有可能摆脱石越的控制,从此得到自由之身!

    两人脑中剧烈运转,已经快要压抑不住这股冲动了…

    “哈哈,你们是不是很想夺得这两块牌子?我奉劝二位可别冲动,因为你们的血脉和魂丝可不止这两道,其他的还攒在尊主手上呢,就算你们夺得此牌,也依旧无法得到你们想要的自由!”文雨祥笑道。

    两位师太一听,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浑身无力,竟直接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师父!!!”

    静心静月等人见状,惊叫一声,纷纷上前去搀扶。

    “祥仙大人,想不到你竟然是石越的爪牙,还这样来欺负我们师父,真是无耻!”静心大声斥道。

    “无耻?!”

    文雨祥一怔,不禁哈哈大笑,露出洁白如玉的牙齿,说道:“老夫的牙齿还好好的,怎么会无齿?”

    “你?!”

    静心被呛得一口气出不来,脸色憋得粉红粉红。

    露露师太长叹一声,从身上掏出一块小空间石,心念一动,从中拎出一个灵力囚笼,里面关着的正是胖胖的柁西度,说道:“此人就是尊主想要的流浪商人柁西度,现在就交付与你。此次任务已完成,我们各走各路!”

    说完,她就唤齐众尼,准备撤走。

    “且慢!”文雨祥叫道。

    “还有何事?”

    “有人想让我转交给二位一些物品,对二位来说可是极为重要,接着了!”

    文雨祥手一挥,扔出两枚灵戒,自己却拎着柁西度,遁空而去…

    “这…”

    露露和飘飘拿出手上的灵戒,一时之间有些错愕。

    “师父,你们快看啊!”静心提醒道。

    两人回过神来,连忙探入神识,没过多久,就激动得热泪纵横,浑身剧颤,竟然又再次软瘫在地,哭成了一个泪人!

    两名散仙大能一天之中两次如此失态实属罕见,让静心静月等女弟子看得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是好。

    “师父,师父…”

    “啊?!”

    “里面到底是什么?”

    “里面…”

    两人一激灵,终于完全清醒过来,收拾一下心情,脸上绽放出难得一见的真心笑容,光彩照人,明媚如花,把众弟子闪得都快晕了。

    “师姐,想不到苦尽甘来,文雨祥竟然是来救咱们的,我无论如何也要去找他当面谢一谢!”飘飘师太说着,脸色竟泛起了一朵红晕。

    “师妹你…说的不错!文雨祥嘛,人长得不错,还助人为乐,这样的大恩居然还不想让我们承其恩情,竟说是替人转交的,贫尼无论如何也要找他问个清楚,若真是另有其人,也好为其天天祈福,保佑长命万万年…”

    “师姐所言正合我意,我想文雨祥必是返回了祈福客栈,我们不如再去那里如何?”

    “走!”

    众尼很快朝着灵芝城的方向而去…

    “师父,灵戒中到底是何物,让你们如此高兴?”静心忍不住问道。

    “里面放着的正是为师丢失的魂丝和血脉,还有那块魂牌,现在为师已经彻底摆脱了石越的控制,再也不用听命于他了!”露露师太激动地说道。

    “什么?!竟有此事?!”众尼一听,震惊得难以置信。

    “为师也是不敢相信,光凭文雨祥之能,是不大可能做成此事的。所以,为师还是相信文雨祥所言,定是另有其人,不知是谁竟有如此能耐,从石越手中得到这些物品…难道连石越那样的人物也会被人制住么?”露露师太叹道。

    “师姐有所不知,石越所控制的暗势力前不久遭遇到两次重大挫败,先是智清反叛被平复,后是上善寺被曲水寺所吞并,现在暗势力内部已经潜流汹涌,依我观察,石越都有些快控制不住了!”飘飘师太说道。

    “真的?!”

    “确实如此。你知道这附近的几座大城,象真芝城、漠烟城、灵芝城原先是谁占领的么?都是智清的手下禅军掌控的,但现在那些禅军不知去向,而控制者却变成了穿云寺和曲水寺的势力。”

    露露师太听得极为震撼,思索道:“这么说,智清和其手下禅军都出问题了?”

    “极有可能!智清的势力最近几乎销声匿迹,我一路过来,发现沿途边界地区颇为平静,而以往他那些活跃无比的爪牙一个也见不到。”

    “太好了!菩萨保佑,恶人总有人来制,看来他们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露露师太惊喜道,心中不断地念着菩萨保佑…

    一行人快到灵芝城时,却被一阵一场打斗吸引了!

    “司徒兄?!”露露师太惊叫一声。

    “司徒兄是哪个?师姐怎么认得?”飘飘师太八卦道。

    “司徒兄…乃是贫尼不久前结识的,当时若非他相助,贫尼必定丧命于真禽重明鸟之口!”

    “什么?!重明鸟?!”飘飘师太一惊,脸色微变。

    “不错!此事稍后细说,现在,司徒兄似乎是与本色寺的本亏大师在打斗,双方不知因何起了争执?!”露露师太急道。

    众人看去,只见空中激斗甚酣,一人徒手,一人执杖,正斗得不亦乐乎。

    徒手者正是巨熊一族的司徒垠,而执杖者就是本亏大师,双方竟是近身搏斗,招招见风,极为惊险,司徒垠一双徒手强挡本亏大师的禅杖,居然并不吃亏,可见其炼体之强,不过,本亏大师在修为上略占一筹,因此在场面上已经渐渐占得优势…

    静心看了一阵,忽然想到什么,说道:“师父,你可知道本亏大师是苦情的师父?”

    “哦?难道他是来…”

    “哼,肯定是来帮苦情的,要知道,苦情那些小奴可有不少落在我们手中呢!”

    露露师太恍然大悟,看来苦情逃走之后,必定是找到他的师父本亏大师求情,让他来营救失陷的小奴。

    却不料先遇上了司徒垠,苦情一定认出了他,于是想从他身上获知自己的下落,双方可能就是因此而争斗起来的。

    露露师太看到远处天空一侧停留的一艘飞舟,正是苦情的飞舟,心头顿时怒火中烧,因为苦情那个莹僧必定就在其中。

    身形一跃,已经接近空中战圈,高声喊道:“二位快快住手!”

    场中二人早就注意到她们这一行人,一见露露师太到来,不约而同地顺势收手。

    “本亏师兄,此事定有误会,不如听贫尼一言如何?”露露说道。

    “阿弥陀佛,师太请说!”本亏大师合什道。

    他与司徒垠斗得可不轻松,虽然在修为等级上略高一筹,占得优势,但司徒垠一身天熊灵体,均是近身搏斗,让他极不适应,此时趁机调息。

    “请问师兄与司徒兄是因何起了争斗的?”

    “原来是司徒施主!贫僧只不过是向他询问师太你的下落,他却要为难我的徒儿苦情。”本亏说道。

    司徒垠见是露露师太到来,心知此事已可澄清,于是也不言语,一旁微笑着。

    “师兄,我也正要找你,你那徒儿苦情在路上调戏我的那帮徒儿,被我和司徒兄撞到,此事不知师兄要如何处置?”露露师太怒道。

    “什么?竟有此事?!”本亏大师一怔。

    “哼,师兄不妨将苦情唤来,和我这帮徒儿当面对质!若非苦情做出如此禽兽不如之事,我又怎么会擒住他的手下小奴呢?!”

    本亏大师没有想到此事还另有猫腻,对于自己这个徒儿,平时的确是有些行为不端,但没想到他大胆如斯,竟然连露露师太的弟子都敢调戏,简直是色胆包天!

    “苦情!!!”

    本亏大师怒吼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