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韵传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禁地
    “哈哈,这有什么好佩服的?你们并不知道,李运之前其实就与我有过联系了!”德纯得意道。

    “真的?!”星尊惊讶道。

    就他所知,李运根本没有来过麟域,而且无论他是在禅域,还是在天裳神域和宝器神域,都离麟域有亿万里迢迢,他们两人究竟是如何取得联系的?

    “当然!李运懂得观星之道,上次他就从人界的灵芝城通过紫薇星向我传递了一则信息,要不然我又怎么可能一眼就认出他来?”德纯解释道。

    沃…

    现场之人一阵惊呼,就连杜林也是听得瞠目结舌,脑袋似乎都转不动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许多人心中第一时间就泛起这个想法,难以置信。

    通过星辰来传信,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从所未闻,甚至连做梦也没有梦到过,可以说,今天他们是脑洞大开了。

    有人说贫穷会限制想象力,但实际上阅读太少,经历太少,思考太少,没有见识…才是限制想象力的真正元凶!

    在这些人当中,星尊却是相信的,因为他本身就拥有观星道力,他清楚,如果观星道力达到一定程度,的确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但是…

    任何事情再加上一个但是,就知道里面肯定有问题!

    以星尊现在的观星道力,尚且不能做到通过星辰来向特定目标传信,小小的李运,缘何能够做到此点?!

    星尊忽然发现,虽然天机殿一直在跟踪李运,报道李运,但实际上对李运的了解仍是远远不足,他的成长总是远远地走在天机殿的调查之前!

    本以为自己对李运已经了然于胸,但很快又发现其实自己所看到的李运只是其冰山一角而已…

    就象自己到现在才发现李运拥有观星道力,而且已经远远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天哪,完了,完了…李运,你到底是哪一路大仙转世?怎么可以恢复得这么快?!”星尊心中拼命叫喊着。

    对于李运,他现在可以说已经完全看不透了,所以只能将他所创造的奇迹归结为仙界哪一位超级大仙的转世结果。

    在他看来,这位大仙太过厉害,简直就是带着记忆转世的,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就想起前世之事。

    这种情况有点象是妖界大妖尊蚩尤一样,带着记忆转世成为小妖童池尤,结果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厉害得要命,差点让人族吃了大亏!

    德纯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李运传来的那则信息关系到德隆,而此刻德隆和李运两人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说出来被人听到不知会有何后果。

    但星尊不一样,因为星尊在前不久就似乎已发现此事,还将此消息传给自己了,如果不是有他传信过来,德纯可能到现在都还在自我关禁闭之中,不会出来重新担任火麟族的族长。

    所以,德纯暗中将此信息传音告知了星尊。

    星尊一听,顿时明白为何德纯见到那则信息就能立刻辨认出李运来了!

    “看来这是李运自己的失误,这秘密泄露了可不能怪我!”星尊心中暗道。

    “星尊,不知上次灵芝城一战之后,李运与德隆可有什么信息?”德纯传音问道。

    “纯兄放心好了!李运的日子过得滋润无比,没见他在天裳神域还举办了袍服展示会吗?另外,上次莽荒界之事,始作俑者极有可能也是李运,因为我怀疑那道凝练云线就是他的飞舟弄出来的。德隆与他在一起不会有事的!”星尊肯定地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我倒是真的可以放心了!”德纯一听,心头稍宽。

    “其实,杜大仙说得不错,李运极有可能就在麟域,甚至就在水晶城中,因为他宫里的奴婢在这一路上都在帮他采购药材,还差点就与杜大仙、黄乙邈他们碰到一起。”星尊判断道。

    “天哪,如果这样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德隆也有可能在这里?!”德纯惊叫一声。

    “有可能!你不是能感应到吗?”

    “这…我必须发动血脉之力才能感应到,但现在这里人这么多,一发动血脉之力,恐怕会惊吓到他们…”德纯说道。

    “有道理!你的血脉之力极强,一发动起来,只怕这里好多人得趴下,还是算了!嗯,不是有血脉珠吗?”星尊提醒道。

    “血脉珠?是哦,不过,血脉珠放在我的宫殿里…”

    “可以让人去看看啊!”星尊说道。

    “不错,我的女儿德慧现在就在族中,让她帮我看看…”

    德纯立刻发出一道信符,飞向族中…

    两人的沟通实际上很快,说完以后,心神又回到场中,只听蓝玉道:“想不到域主与李运竟然早有联系,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找到他?小弟还想请他为我主持打造防护阵法呢!”

    “这个…我现在暂时也没有办法联系到他,不过…”

    “不过什么?”

    “我一定会想办法的!不管是为了请杜大仙为我们驱除瘟疫,还是为了帮玉弟打造阵法,以及为众多族人得到购买大运宫袍服的机会…我都得想办法不是吗?”德纯微笑道。

    “哈哈,有域主这句话小弟就放心啦!对了,不知刚才域主审问那三个小辈,可曾得知到底是何人毁了阵法,盗了蓝荷呢?”蓝玉重提此事。

    德纯心中一个“咯登”,看来这又是一个问题啊!

    在他想来,此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老祖宗火焱,也不知道他当时发什么神经,居然一下子就砸了阵法,摘了蓝荷,殊不知这些蓝荷乃是蓝玉的心肝宝贝,他如何肯轻易罢手?

    这都不知道是什么事了,闹了半天,是自己人坑自己人,跟杜林,跟声讨大军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心念电转,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此人…极有可能是从阵中逃出来的一个大妖尊或大魔尊,我们必须彻查阵法,找出到底是何人所为!”

    德纯心里得意无比,将此事推到大妖大魔身上最正确了,而且这个可能性本来就极大,因为丢失蓝荷一事与魔头逃走之事相隔并不远,如果说两者之间有一定联系一点儿也不过分!

    果然,众人又是一片哗然,大为愤怒,纷纷支持彻查阵法,找出作案的妖魔来。

    蓝玉深以为然,狠狠道:“好!这一次不将他找出来虐一顿是说不过去了!”

    由于阵法问题明显太过严重,众人根本无心去赴什么盛宴,于是,在德纯和蓝玉的带领下,众人簇拥着杜林、星尊、清穆等人往水晶城的十方禁魔大阵而去。

    来到阵法处,只见外面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禁地”。

    这样的阵法对麟族各界来说均是禁地无疑,有卫士在此巡视守卫。

    蓝磊是他们的头儿,先前还带着不少人在此修复阵法,但由于水平有限,能修复的只是被灵爆破坏的部分基本结构,对整座阵法存在的星力交替大漏洞根本上无能为力。

    麟族这些禁妖禁魔阵法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但那些厉害的老祖宗现在都去了仙界,而象阵法高手这样的人才并不是每个辈份都能涌现的,在麟族现在的后辈弟子中,精通阵法的人才并不多,高手则都谈不上,所以,对这些老祖宗传承下来的高级阵法不能透彻理解,维护得也不尽如人意。

    再加上麟族一贯的自傲和封闭,终于埋下了祸根,使得阵法的漏洞被其中的妖魔所利用,从而逃出生天!

    更有甚者,象铁牧和风后这样的大魔头,竟然出而复返,回到阵中先避祸修炼,待机而逃…

    此刻,两人就躲在这个大阵之中某个小空间,看着外面这么多大能,心里感到有些不好了!

    “老铁,怎么回事?竟然来了这么多大能,其中任何一个都可能抓住我们,怎么办?!”风后大惊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博运气了!”铁牧哼道,声音有些打颤。

    “都怪你!说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现在好了,这里已经是玄灵世界最危险的地方了!!!”风后狠狠道。

    “什么怪我?!当初你还不是大力赞同?!告诉你,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你最好给我闭嘴了,免得魔力波动太大被他们发现,到时候一起死翘翘!”铁牧吼道。

    “你…你?!老娘就不活了咋滴?!老娘已经受不了了…啊?!”

    风后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被铁牧一手扼住咽喉,终于收声!

    只是身子还在拼命乱动,又被铁牧封了魔脉,整个人顿时萎了下来,软瘫在地…

    铁牧心里也不好受,这群人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现在不管是他们,还是阵中关押的其他魔头,一个个瑟瑟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都乖乖地待在自己的囚笼小天地中…

    “完了,完了,万一他们中有人能修复阵法漏洞,或是发现那条被吹烛和克巴钻出来的通道,再将它们都堵住的话,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了?!”铁牧心念电转,感到不好了!

    “运气不会这么倒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