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韵传 >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碎岩长老
    “哦?此人是谁?!”文蕙仙子急问。

    “文青!”

    “文青?你是说那个斩杀碧水族大将月白之人?!”文蕙仙子无比震惊道。

    “正是他!贵王最喜爱的小儿子!”小红揶揄道。

    在她看来,这次还真是奇巧无比,商王派出最喜爱的小女儿文蕙来灵界,而贵王则派出最喜爱的小儿子文青来跟踪她,这算什么事?!

    就算特意去安排都很难有这么巧的。

    文蕙仙子也是一阵无语,对于这个文青她当然认识,小时候与他的关系还不错,两个还是有血脉关系的亲戚!

    不过,在王爷这一层次的斗争中,又有哪个和哪个之间不是亲戚呢?

    但为了权势和地位,也为了自身的安全和血脉延续,这层所谓的亲戚关系几乎是弱不禁风,一吹则破!

    知道是文青到来,文蕙仙子已经知道他可不是随便逛到这里的,而是一路跟踪自己过来的,但其跟踪过程显然颇为特别,并不是很紧凑,而是若即若离,才不会被自己和小红发现。

    “小红,他是怎么跟踪的呢?”

    “公主,依我看,他用的必是蜃龙一族的跟踪术,称为‘蜃影术’,据说只要有对方的血脉或身躯一部分的气味,就能一路跟踪过去,而且将自己很好地隐藏起来,很难被发现…”小红思索道。

    “蜃影术?有道理,文青的母亲正是蜃龙一族!”文蕙仙子恍然道。

    这种情况在仙帝家族之中极为常见,在仙帝嫡脉儿孙中,往往都娶了不少异族之人,这让其诞下的后代中又多了异族的血脉。

    就象文蕙仙子的母亲就是朱雀一族的,所以她就既有仙帝血脉,又有朱雀血脉,这两种血脉均属仙界巅峰血脉,所以她的先天条件之好是一出生就决定了的。

    正是这种强强联合的策略,才使得仙帝家族的血脉能一直保持强势…

    “是的!听说上次文青之所以能够斩杀碧水族大将月白,也是施展了蜃影术之后才做到的,我们一定要警惕他这一点!我已经将其牢牢锁定,而且我发现他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泄露了行迹,显然是因为他先前被李运所吸引…”

    “好!那我们就静观其变!”文蕙仙子狠狠说道。

    被文青一路跟踪而不自知,这既让她感到后怕,同时也让她感到有些恼怒,真是快把面子都丢光了!

    她很快将此事告知了杜林,让其倏然一惊,感觉自己似乎卷进了仙庭的内斗当中去了…

    但现在已经上了“贼船”,不可能轻易摆脱下船!

    杜林心中暗叹,人在仙庭,身不由己,虽然自己只是想好好地采采药,炼炼丹,但总有各种各样的力量将自己给卷进去,说不定哪一天成为炮灰都有可能。

    好在这一次跟踪者文青已经现形,而文蕙仙子也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倒也不用太担心…

    在两人急速神识沟通之际,沙厉站了起来,高举酒杯,大声道:“大家好不容易来到我大地城,还帮我们重建了城池,修复了大阵,大功大德,本座无以为报,就请大家吃好了,喝好了,不醉不归!!!”

    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好好!!好好好!!!”

    众人大声附和着,举起酒杯,跟着一饮而尽!

    内外庭之人开怀畅聊,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一时间觥筹交错,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忽然,庭外跑进来一人,急匆匆道:“族长,不好了!不好了!!”

    “岂有此理?!什么不好了?!!!”沙厉大怒道。

    这样一个场合居然说出这么不吉利之话,真是让人扫兴,难怪沙厉如此暴怒。

    来人一怔,这才醒悟过来,只好硬着头皮道:“族长,是碎岩长老…快…快不行了!”

    “碎岩?!在哪里?!”沙厉一怔,惊站起来。

    “在…族庙里躺着…”

    沙厉不待他说完,“刷”的一下就冲出殿去,不见了人影!

    德纯等人面面相觑,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德纯连忙询问来人,这才知道原来碎岩长老早就中了瘟疫,而且症状极为严重,先前吃了小朱丹有所抑制,但这些日子由于受到仙劫的影响,似乎变得更加严重,而因小朱丹缺货,无法服药抑制,只好忍耐着,其他中了瘟疫者也有相同的症状,现在都在族庙里苦苦挨着…

    众人恍然大悟,看来瘟疫之症在麟域的蔓延速度颇快,连长老级的大人物都中招了!

    德纯心中暗叹,连忙对杜林说道:“不知大仙可否移驾帮忙看看?”

    “可以。”杜林一口应承。

    在场不少大能都对此事极为关注,因为谁也保不准自己的神域以后会否也出现同样的情况,而其中某些大能自己就曾经发生过瘟疫之症,比如黄乙邈、王怀旭等人,于是都跟着两人一起去垚麟族的族庙查看。

    众人很快来到这里,只见已是聚集了不少人,显然是这些病者的家人、下人或朋友闻讯而来…

    不过,族庙有自己的规定,无关人员是肯定不会放进去的,只好在外面等消息。

    德纯等人一到,自然都被放了进去,来到病人区外面,杜林和黄乙邈都随德纯、比智等人进到里面。

    只见一人直挺挺地躺在一张床铺上,干干瘦瘦,面色如土,沙厉呆呆地看着他,眼中竟然噙着泪珠…

    “沙弟,情况如何?”德纯问道。

    “他很不安分,被我锁住了!”沙厉应道。

    “快让杜大仙看看。”

    沙厉恍然,连忙让开身子。

    杜林仙识微扫,却不上前,哼道:“肥小子去看就行了,死不了!”

    德纯等人一听,反倒是放下心来,连忙转向黄乙邈。

    黄乙邈本想来看杜林如何救治的,没想到却被他给推了出来,愣了一愣,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个机会,想要赚麟族的钱,当然要炫一下本事,才能让他们乖乖地送钱上门。

    轻哼一声,整整袍服,走上前去,撸起袖子,伸出肥手指,搭上碎岩的脉门,眯着小眼睛微微感应…

    以他的神识,虽然无法感应到魂虫的存在,但它们活动的路线却可以粗略察觉出来,另外,还有小朱丹的行药路线也可以通过其残留药力感应出来的,所以他查了一会,微微一怔!

    心中暗道:“药力路线与自己的镇魔丹大致相同,但因为麟体与凤体不同,所以多了许多条支线,而支线与支线之间的交汇也有许多不同之处,不过最后都是汇集到脑域一个魂漩之中,可以说,治疗思路是大体相同的!这么说来,朱亨的小朱丹并没有超出老夫镇魔丹的治疗思路!!!”

    黄乙邈查出这一点之后,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因为这可以看出朱亨的医术并没有超过自己,最多就是在走与自己相同的路子而已。

    而黄乙邈服用过李运的新款镇魔丹,所感受到的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路子,那种路子是他到现在也无法理解的,根本看不出李运那种丹药是根据什么路子来治疗瘟疫的,这才是让他感到惊惧不已的原因所在。

    由于新款镇魔丹效果极佳,让他至今都将瘟疫控制得好好的,而其药路又是他自己所不能查清和理解,这意味着李运在医治瘟疫之道上已经超过了他!

    好在李运似乎并不想插手麟族瘟疫之事,现在又已突然消失,所以黄乙邈才会在杜林的话意下出头来看病。

    沙厉看黄乙邈小半天都没出声,心中焦急,于是问道:“黄大仙觉得碎岩如何?是不是要补充精元呢!”

    “嗯,他的精元流失的确有些严重,但不能急于补充。”黄乙邈慢条斯理道。

    “哦?那如果不补充精元,他岂不是快完了?!”

    “哼,如果你现在就大量补充精元,他肯定会完蛋得更快!”

    “这…”众人听得面面相觑,有些发蒙。

    “却是为何?”沙厉狐疑道。

    “说出来你也不会太明白,但可以简单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体弱发虚,无法受补,你却用大量的高能量药材去给他吃,那么此时这些药对他来说如同毒药,只会让他死得更快!”黄乙邈抚着小胡须,眯着小眼睛说道。

    “噢…”众人恍然,这下子终于是听明白了。

    现在碎岩肯定就是处于虚不受补的状态当中,如果给他大量补充精元,无异于孩童耍大锤,会把自己给砸坏了,起到反作用!

    “那该怎么办?现在他可是无比虚弱…”沙厉痛心道。

    黄乙邈掏出一颗高阶镇魔丹说道:“给他服下去!这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哪有可能一下子就治好的道理?先让他服下此丹,慢慢疗养几日吧。”

    沙厉接过一看,发现此丹品相极佳,硕大圆润,洁白如雪,香味扑鼻,应该是上品丹丸,不禁心中大喜,连忙道:“多谢大仙!”

    也不管此丹到底有何来历功用,塞进碎岩嘴中,灵力一化就给他喂了下去。

    “快将他的灵力锁解开,本来就虚弱了,锁得太久伤害更大。”黄乙邈提醒道。

    “是…是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