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仙韵传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每人留下一件仙器,滚!
    “难怪…难怪,看来你正是因此选择认他为主,而不是投入我门下!”仙帝长叹一声道。

    “不,你错了!”赤焰大声道。

    “哦?这还会有错?!许多人不正是因此而认主的吗?”仙帝奇道。

    “也许对他们来说是如此,但对我而言,却绝非如此!”赤焰断然道。

    “愿闻其详。”

    “我之所以会受到重伤,后又体内世界坍塌,正是因为在仙庭遭到歧视和羞辱,以致于与人无端争斗造成的,在我遭受无边痛苦的过程中,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独力支撑,那种无助的感觉也许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得到,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和未来…”

    赤焰居然说得很动情,看来这就是他真正的体会了,这让少年仙帝和小乙两人也是感同身受,连眼眶都有些微微发红…

    “然而,等我醒来,才发现是李运救了我,一开始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获救了,但慢慢地我才发现,这是真的!就是这名人族小青年将我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而且…”

    “而且…什么?”仙帝有些动容地问道。

    “后来我才知道,他来挽救我是冒着极大的危险而来的,当时的我完全是靠本能在支撑,如果他稍有不慎,以他的修为和能力,完全有可能被我的本能反击受伤,后果不堪设想!”

    “那他明知如此,为何还要如此做?”仙帝惊讶道。

    “这是因为,我当时的状况不仅已经成为整个灵界的混乱之源,而且还极有可能危及仙界,倘若我最终崩溃,那股蕴积了数十万年的能量绝对可以爆掉灵界的一角,还有可能殃及仙界的天道循环,造成无数的生命陨落,到得那时,不仅我会成为玄灵世界的罪人,就连仙庭也是负罪难逃,相信仙帝你也会因此而损失无数的功德…李运之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来为我医治,乃是受仙界元一仙尊所托而来,元一仙尊已经向他说明了所有可能的后果,包括他自己所需承受的后果,但他仍然义无反顾地来了…”赤焰语音哽咽,真正地动情了。

    仙帝和小乙听得无比震撼,心潮澎湃,难以平复!

    他们想不到李运挽救赤焰之举,实际上也间接地帮助了自己,如果不是他成功地医治了赤焰,恐怕现在的情况将会极为危险,说不定莽荒界和灵界这处空间早已物非人非…

    赤焰控制住情绪,恢复过来,断然说道。“好了,相信我说了这么多,你也应该明白为何我做出如此选择,请吧!”

    “你可有关于这个李运的资料?朕现在对他很感兴趣,想要了解一下。”仙帝叹道。

    “在灵界的每个天机殿中都有他的信息出售,他的信息级别是最高的天紫级,只有在一域中最高级别的天机殿才能看到相对最全的信息。”赤焰说道。

    “哦?恐怕你所了解的远远不止那些信息中所说的吧?”仙帝揶揄道。

    赤焰脸色一红,叹道:“仙帝不愧是仙帝,事实的确如此,不过,关于李运的其他信息,我当然是不能往外说的,相信这一点你也能理解!”

    “好,此次我就不计较你拒绝认我为主的事情,如果你还要考虑,如果你还没有认李运为主,如果你还想认我为主的话,我仍然欢迎你的加入!至于这个李运嘛,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仙帝说完,转身与小乙两人化作两道遁光,很快就消失在远空…

    赤焰呆呆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中依旧起伏不平…

    过了较长一段时间,赤焰缓缓回过头,哼道:“你们三个小子躲着干什么?还不出来?”

    随手一弹,一远一近两个角落灵光闪烁,场景变幻…

    “咦…”错愕叫声响起。

    近处闪现两人,正是杜林和文蕙仙子,两人相对一视,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刚才还用了一个高级的隐形阵法,没想到还是被赤焰看穿了!

    而远处则闪现一人,正是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文青,此时也是吓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

    杜林和文蕙仙子回头一看,发现正是文青,心里更是一阵狂跳,这小子居然一直跟在自己身后,而自己却毫无所觉,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不过,此事现在当然无需追究,还是管管眼前的危机为好,前面这个人明显是一个超级大能,看样子应该就是杜林口中的莽荒界凶煞,但他看起来虽然很有威势,却也不算是特别凶,还好还好…

    文蕙仙子连忙对赤焰施礼道:“前辈,我们是无意中来到这里的,没想到惊扰了前辈,真是罪该万死!”

    “无意中来的?这话你说得出口?你还是问问你身边的杜林吧。”赤焰揶揄道。

    文蕙仙子一愕,看向杜林。

    杜林没想到这个凶煞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住了,看来狡辩绝对不是明智之举,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前辈,此次带这位仙帝的小孙女前来这里,主要是因为上次在这里发现了一些仙草仙药,而她的父王乃是商王,就是负责这些事务的,此次就是派她来灵界寻找药草,所以…晚辈就带着她来这里碰碰运气…”

    他特意点出了文蕙仙子是仙帝的小孙女,商王的女儿,主要目的当然是为了让凶煞不好出手,否则,只要凶煞稍一出手,恐怕自己两人会吃不了兜着走…

    远处的文青闻言眼睛一亮,他也是极为聪明之人,反应过来马上道:“前辈,我父王乃是贵王,我是仙帝的小孙子,此次并不是来找什么仙草仙药,就是偷偷跑下来玩的,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他们,还有前辈你…”

    “你小子说谎,留下一件仙器,马上滚!”赤焰喝道。

    “什么…晚辈句句是实…哪敢蒙骗前辈?”文青一惊,连忙辩道。

    “哼,你一路上跟踪他们进来,难道我还不知道么?”

    “晚辈…前辈慧眼如炬,晚辈无话可说,这是爷爷送我的小手鼓,就送给前辈了…”文青咬咬牙,狠狠地扔出一个黑色小手鼓,转身急遁!

    赤焰又对文蕙仙子和杜林两人说道:“你们擅闯我的世界,每人留下一件仙器,滚!!!”

    “这是奶奶送给我的玉钗!”文蕙仙子说道。

    “这是师父送给我的扒药叉!”杜林说道。

    两人不敢怠慢,扔出仙器后立刻就逃!

    三人惶惶如丧家之犬,惟恐这凶煞又突然改变主意,那就杯具了!

    已在远处的仙帝看到此景,脸沉如水,咬牙道:“这两个小崽子,简直把我的脸都快丢尽了!!!”

    “大人,他们怎么会跑到灵界来的?此事是不是要调查一下?”小乙急道。

    “不管他们,现在去找阿鼻斧!”仙帝说道。

    “是!大人!”

    两人不作停留,继续往远处遁去…

    赤焰收起小手鼓、玉钗和扒药叉,往分身方向而去…

    却说文蕙仙子与杜林两人疯狂飞逃,很快就跑出莽荒界了,回头看看这片已经发生极大变化的界面,心头就象在滴血!

    此次偷鸡不成蚀把米,一人丢掉一件仙器,简直就是割了心头肉般痛得要命…

    但事已至此,两人只好承认现实。

    杜林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似是而非的莽荒界,脸上泛起狐疑之色,奇道:“上次来时莽荒界根本不是这样子,怎么短短时间之内就变成这样了?”

    “上次是什么样子?”文蕙仙子问道。

    “生机没有如此旺盛,莽荒之处还有很多,火石雨阵的规模也没有如此厉害!而且…”

    “而且什么?”

    “这…我感觉莽荒界似乎小了许多,上次从边缘处走到中心区域要走好远,我花了好多时日才接近中心区域,但这一次却不用多久就快到了,肯定是莽荒界变小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文蕙仙子听得目瞪口呆。

    “事实如此,我的感觉不会错的。”杜林肯定道。

    “一个界面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缩小?难道与那个凶煞有关?”文蕙沉吟道。

    “那是当然!另外,我还发现…”

    “发现什么?”

    “上次的凶煞气熖高张,在极远处就能感应到了,但这一次却是无声无息,要不然我们肯定能有所警惕,也不至于到他跟前才发现他,再布下隐形阵法也没有什么用了…”杜林哀叹道。

    文蕙仙子想到自己送出的那支玉钗,心头就象针刺般疼,婉叹道:“以他之大能,可能刚进入里面就被他发现了,我们有没有发现他已经不重要。”

    “唉,此次连累仙子把玉钗也损失了,真是…”

    “杜叔千万别这么说!谁能想到此凶煞竟然如此贪婪,如此阴狠呢?再说你也损失了一件仙器,若非我提议到这里来,你也不会损失,都怪我…”

    两人竟埋怨起自己,可见他们心地确实不错…

    “公主别想那么多了!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小红的声音忽然传来。

    两人一怔!

    “什么异常?!!!”文蕙仙子急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