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八零俏娇妻 > 第一章 重生
    林晓晚带着手铐脚镣被狱警押着,走在监狱那悠长阴冷的走廊里,这是她最后一次走这段路了,出去就是上刑场枪决了。

    她的每一步都很沉重,回想起自己这一生,她最多的就是悔恨。

    养父母对自己那么疼爱,自己却听信了堂姐的挑唆,认为他们不爱自己。

    可是自己被情敌周丽丽欺骗,欠了高利贷不敢告诉婆家的时候,却是养父母没日没夜的出去做工,帮自己还债,后来养父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死了,养母一病不起。

    之后大妹妹只好早早嫁人,小妹妹也辍学打工了。

    那时候自己才知道,养父母把自己嫁给陆战北不是为了彩礼,而是为了不让奶奶把自己嫁给一个瘫子,给堂哥换工作。

    走出监狱的走廊,外边的阳光有些刺眼,她举起带着手铐的手,遮在额头前看着天空,这样的蓝天白云,这一辈子自己是最后一次见了。

    微风吹过林晓晚的脸庞,双鬓本不该属于这个年龄的白发飘起,她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到陆战北的时候。

    陆战北高大英俊,作为国内最年轻的地质专家,身上自有一股优雅的气质。他笔直的站在自己的对面自我介绍林晓晚你好,我是陆战北。

    其实那时候,自己已经不那么反对这门亲事了。

    可是成亲前自己又被堂姐挑唆,让她嫁过去后不要失身,以后还能有机会恢复自由。

    自己又傻傻的相信了,新婚之夜没有让陆战北上床。

    第二天,陆战北有紧急任务必须归队,这却又让一直心仪陆战北的周丽丽有了可乘之机。

    半个月后陆战北回来,自己已经被周丽丽控制了内心,对陆战北冷言冷语,一直没有跟陆战北圆房,最后在周丽丽不断的挑唆下,自己跟陆战北离婚了。

    离开了陆家之后,她去了滨城,后来机缘巧合进了华国建筑设计院管理一些杂务。

    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对建筑设计有天赋,之后她去进修,成了华国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

    就在林晓晚觉得找到未来路的时候,突然被人陷害,一份国防建筑的设计图泄露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她成了出卖国家机密的间谍,很快被法庭判了死刑。

    回想着自己的一生,林晓晚笑了,因为自己这一生就是个笑话,对自己好的人自己都没有珍惜,却一直错信坏人,如果有来生,自己一定不会这么过。

    随着身后狱警的提醒,林晓晚知道自己该上路了,走到了指定的位置闭上眼睛。

    当听见那一声枪响的时候,她眼前一片模糊

    “晓晚,快醒醒,你这么一直睡觉不下楼怎么能行呢之前我帮你跟沈阿姨说你生病了,才拖着你这么多天没下楼的,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你还是跟我下去吧。”

    林晓晚头痛欲裂,她就算是死了也听得出来,这是周丽丽的声音,她恨不得去撕了这个贱人,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养父怎么会死养母怎么会一病不起,早早离世两个妹妹怎么会不认自己自己怎么会跟陆战北离婚怎么会离开这个城市,丢了性命

    周丽丽看着林晓晚的表情有点疑惑,不过她太了解林晓晚了,这个土包子什么都不懂,现在什么都听自己的,自己骗她一直装病,也给她灌输了一周多的自卑思想,今个也该让她出去丢丢脸了。

    她使劲的晃着林晓晚“晓晚,晓晚,醒醒啊。”

    林晓晚被晃的有了知觉,她睁开眼睛,面前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周丽丽的面孔,那双眼尾上挑的丹凤眼太熟悉了,她很奇怪,难道周丽丽也死了

    周丽丽你真是够狠的,我死了你都不放过我,那我就跟你拼了。

    她使劲了浑身力气,对着周丽丽就是一个耳光,反正自己都死了,死了还不让自己痛快么

    啪的一声,周丽丽蒙了,她捂着脸死死的盯着林晓晚“你打我,你敢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林晓晚感觉胳膊很疼,手掌也疼,怎么回事难道死人也有知觉

    不对啊,这感觉这么这么真实呢这里好像是自己跟陆战北成亲的婚房。

    她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疼,真的很疼,但是她还是不相信,怎么可能自己不是死了么怎么回到这个时候

    周丽丽第一次被人扇了嘴巴,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以前装的那么温顺懂事了,一下子蹦起来就去打林晓晚。

    林晓晚想着,我都死了,我还怕什么,她不顾一切的跟周丽丽扭打在一起。

    周丽丽没打过架,只是乱抓乱挠,可是林晓晚这些年经历的太多了,特别是在监狱里时候,她学会了怎么自保怎么打架。

    她下意识的往周丽丽的胸前打,脚看准了就对着周丽丽的双腿间踹去,这些都是女人脆弱的地方,要比抓头发挠脸更让女人痛苦可又不能说。

    周丽丽被打的钻心的疼,她边挥舞着双手边哇哇的乱叫乱骂。

    楼下的沈凌君听见声音赶紧跑上楼了,她赶紧过来拉开两人“这是怎么了,你们不是玩的挺好么怎么打起来了”

    周丽丽委屈的抹着眼泪“沈阿姨,林晓晚她疯了,睁开眼睛就打我。”

    沈凌君虽然对这婚事不是多满意,但是想到她的父亲救了自己的儿子,自己就也接受了,毕竟跟自己儿子的命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

    这几天虽然她不懂事,一直不下楼,整天说生病,连吃饭都要在房间里,但是自己也理解,这成亲第二天儿子就去忙工作了,而她才十八岁还是个小姑娘,冷丁的到了一个新的环境,特别是部队大院气氛比较严肃,有点抵触心理正常。

    正好陆战北刚走,一个院里的周丽丽就善解人意的过来,说林晓晚刚到这怕她没朋友,都是一个院里的,自己过来陪着说说话。

    所以她也就自然同意了,之前两人天天在一起,周丽丽也会跟自己说说林晓晚的事,虽然听周丽丽说她有点不适应,有点自卑什么的,但是自己也想着用时间改变。

    这本来都好好的,可是怎么两人就打起来了,她看着两人“这是怎回事晓晚,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