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八零俏娇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信任
    进了家门,沈凌君和陆建国看电视呢,两人也想到儿子今个能回来了,不过有些习惯了,也就不像是之前那样总是催着他们上楼了。

    说了会这周陆战北的工作情况,他们才上楼洗漱了。

    坐在沙发上,陆战北打开自己的拎包,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林晓晚:“送给你的,看看喜不喜欢?”

    女孩子收到礼物都是一样的惊喜高兴,林晓晚赶紧接过了盒子,打开了,里边是一块浪琴的女士手表。

    她拿出来戴在手腕上:“真好看,我就觉得我缺点什么似的,你比我还了解我自己呢,我真的就需要一块手表。”

    陆战北看着林晓晚喜欢的样子,自己也高兴:“你喜欢就好。”

    林晓晚带着手表晃了晃,看了半天,怎么看都觉得顺眼:“不仅好看还实用。”

    陆战北的嘴角上翘:“你不是说这一周很多事要跟我说吗?都什么事?”

    林晓晚心里确实感觉这一周好像干了很多事,不过刨除了不能说的周丽丽的事情之后,好像又没有那么多事了。

    所以说起了四季服装厂的事:“服装厂那边衣服的小样出来了,挺好看的,这批衣服一定大卖。”

    陆战北对林晓晚这点是十分相信的:“那是一定的,你知道我这衣服穿回去,多少人都问我在哪买的,我说媳妇做的,他们都特羡慕。”

    林晓晚看着某人那张有点嘚瑟的脸笑了:“主要还是你人长得好,以后我们厂子的衣服做出来,你穿着当模特打样,保证卖的好。”

    陆战北撇撇嘴道:“我还是喜欢穿你亲手做的。”

    林晓晚怎么觉得最近陆战北这个画风清奇,说好的严肃高冷呢?“我有空了就给你做,那个,那个,对了我还没有去找袁静志学习,因为这事一旦开始了,院里人就都知道了,所以我想等我自己确定了没问题,能公开时候再跟别人说这个吧,现在我有不会的就写下来,等着你回来你给我讲可好?”

    陆战北知道林晓晚的决定有她自己的道理,点点头道:“行,你自己觉得怎么样好就怎么样。对了,陆战胜这算时间没来吧?”

    林晓晚摇摇头:“没来,估计是人家有什么事忙吧。”

    说起陆战胜,陆战北的表情又严肃起来:“晓晚,你真的要小心他,他们夫妻都一样的笑面虎。”

    林晓晚很确定的点头:“你放心,演戏的事他们会我也会,我心里有数,你觉得我那么傻?那么容易被欺骗?”

    陆战北叹了口气:“是你不知道他们的厉害。”

    林晓晚心想,我还能不知道,后来把沈凌君娘家害的都倾家荡产了,陆建国和沈凌君那个时候才知道陆战胜的真面目,可惜晚了。

    她看着陆战北:“我说过无条件相信你,所以不管我看见了什么,我只相信你说的。”

    陆战北用力的点点头:“嗯,晓晚,有个信任自己的人真好。”

    林晓晚看看手腕上的表:“时间尚早,战北,给我讲几道题吧?”

    陆战北应下,两人开始了学习模式,林晓晚感慨,某人怎么不去当老师,一说自己就懂了,都是说在了刀印上。

    某人心想,这学生聪明真好,自己一说她就懂了。

    第二天上午,沈凌君接了个电话,挺高兴的告诉林晓晚和陆战北,陆战胜家三口晚上来吃饭,说是特意来看看林晓晚。

    林晓晚看着陆战北的脸色,忍不住的拉了一下他的袖子,告诉他身边还有自己。

    陆战北看见林晓晚的时候,好像心里的那么郁结开了不少,对她点了下头,表示自己没事。

    沈凌君招呼林晓晚陪她去供销社买肉,林晓晚拿着筐跟着沈凌君出去了。

    到了外边,沈凌君叹了口气道:“晓晚,这些年战北就是跟他大哥不亲,其实战胜这孩子真的挺好的,对战北也好,小时候战北被欺负,他为了给战北出头,头都被人打出血了,不过战北一只觉得战萧的丢跟战胜有关系,其实那时候他们都那么小,不可能的事,他一直对他大哥有误会,所以你也帮着妈劝劝战北。”

    林晓晚想要帮着陆战北说话,可是再一想,这事也不是自己几句就能有用的,何况自己才来多久?并且没证据的时候,这样说,根本没用,还是先稳着吧。

    她对着沈凌君道:“知道了妈,我会跟战北说的,不过战北的性子本来就冷,所以也不一定都是针对大哥的。”

    沈凌君叹了口气:“哎,这事也是怪我,从小就没太把兄弟两的感情弄和睦。”

    林晓晚心想,陆建国那么厉害的眼睛都没看出来问题,更何况小白兔一样的婆婆了,她对着沈凌君道:“妈,这些事你也不能着急,我相信时间会让一切有好的转变的。”

    沈凌君点点头:“妈相信你说的。”

    婆媳两在供销社买了肉菜回了家。

    见陆战北不在楼下,林晓晚也上了楼。

    上楼就见到坐在沙发上发呆的陆战北,她走过去坐在了陆战北身边:“你想到妈跟我说什么了吧,你是不是特担心我也沦陷到他们那边?”

    陆战北虽然心里是相信林晓晚的话,但是说一点担心没有那是不可能的,自己太了解那对夫妇了,他们已经收买了所有人,包括姥姥家。

    他看着林晓晚:“晓晚,我害怕。”

    这三个字说的让林晓晚的心疼了一下,这样的男人能说出这三个字,是心里真的很恐慌,他能在自己面前表漏出最脆弱的一面,也是真的相信自己,前世自己跟他在一起生活了六年,都没有看见过他这样的一面。

    林晓晚握住了陆战北的手:“陆战北,相信我。”

    陆战北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看着林晓晚点点头:“我相信你,但是我害怕你受到伤害,你知道么,如果你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样子,或许我不担心,但是你越优秀,越有能力,我就越不放心了,因为你越是好,他们越不会放过你,晓晚,这个事是我连累你了。”

    林晓晚笑看着陆战北:“我懂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有能力保护自己,对付他们,我有信心。”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