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八零俏娇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家里
    第二天,陆战北陪着林晓晚去取了照片,看着照片,陆战北嘴角上翘,因为有好几张,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晓晚偷拍的自己。

    林晓晚看了一遍照片,然后把几张自己喜欢的,又让老板加洗了两份,到时候可以给两边老人的。

    之后两人又买了两卷胶卷,林晓晚要记录下来生活的点滴,特别是自己打算明天一早就走,回去直接回趟娘家,告诉一声家里人,自己在原县的情况,然后给家里也拍几张照片做纪念,来年就盖新房了,这个带着自己十八年记忆的房子,自己还是想要留下更多的回忆。

    拿着照片回了家之后,沈凌君看的高兴,看了好几次,还说起来照相时候的一些事。

    说着说着,沈凌君也说起了林晓晚娘家那边:“晓晚,你到原县回临溪村了么?这回离得近了,没事就回去看看。”

    林晓晚道:“还没回去,不过这次离得近了,我回去也方便,等我们回原县,我就找时间回去看看。”

    沈凌君继续道:“周末你们也不用每次都回来,这平常晓晚回工厂,也就回来了,我看见她就放心了。”

    陆战北惊讶的看着沈凌君:“妈,那我呢?”

    沈凌君想了想:“以后你周末也经常不回来,我都习惯了。”

    林晓晚噗的一声没忍住笑出来:“妈,你这样,战北就吃醋了,他可小心眼了。”

    陆战北以前根本不在这种事上在意的,自己想想也笑了:“我现在知道我自己的价值了,得你们说话,我去找我爸下盘棋去。”

    林晓晚和沈凌君看着陆战北也都笑起来,以前陆战北不怎么恋家,周末要是队里忙就不回来,有时候回来了,基本是早出晚归的去学习,根本就不怎么在家,就算是在家也是在楼上,除了吃饭也不怎么下来,这也是让沈凌君更粘着林晓晚的原因,林晓晚来了之后每天陪着她说话逛街干活,林晓晚走了,沈凌君真的一下子没适应过来。

    到了晚上,林晓晚也想着要回临溪村的事呢,所以晚上跟陆战北商量,明天坐早车走,直接去临溪村,然后坐下午车再回原县,回家看看就行。

    陆战北道:“我也想去看看呢,本来是想找个周末咱们回去住一宿的,要是明天回去的话,那咱们一起回去,然后我明天就回来,你住一宿,周一再回来?要不太冲忙了。”

    虽然陆战北倒是希望林晓晚跟自己回去,但是又觉得他好不容易回趟家,太匆忙了,家里人也会失望,所以这么决定的。

    林晓晚点点头:“也行,那我住一宿。”

    这两人就这么商量好了。

    第二天早上跟沈凌君和陆建国说了他们要回趟临溪村,所以早点走。

    沈凌君应下,又去找了一些家里用不上的棉布,让林晓晚带回去,说给沈凌君做围裙什么的,样式过时了,不过料子都是新的,家里不用放着也可惜了。

    林晓晚也不推脱,都装起来了,两人吃完早饭,就去火车站了。

    这一路上,两人的话题就多了,从学习说到了队里,又说到了帮着张晓峰的事,不过也说起来对了的其他人,本来路程就不远,这说着说着就到了。

    换了客车了之后,林晓晚有些晕车,也是这时候的客车柴油味太重了,所以她迷迷糊糊的靠着陆战北睡着了。

    陆战北这一路上都没敢动一下,生怕林晓晚醒了,他闻着林晓晚头发上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看着她长长睫毛,白皙干净的脸蛋,真的好想这样跟她静静的一辈子。

    要到地方了,陆战北再多的不舍还是叫醒了林晓晚,要不然一会到了站再叫她,没有缓冲的起来下车吹风,容易头疼。

    林晓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依着陆战北,有点不好意思:“我……那个我挺重的吧。”

    陆战北笑着摇摇头:“不重,你活动活动,别一会下车了吹了风头晕。”

    林晓晚真的是觉得这个男人太体贴了,她活动活动胳膊腿:“陆战北,其实你是个暖男,一点不冷。”

    陆战北对这些词还没太理解呢,车就到站了。

    陆战北拿着重的东西,林晓晚就拎着一个自己的小包,她习惯了跟他一起走的时候,自己这么轻松,只是心里也改感慨,以后这样的好男人会是谁的。

    两人下车直接往家里走,这冬天的路上人不多,落了雪就都喜欢在家里猫冬了。

    不过也遇见了两个熟人,打了招呼,他们就继续往前走了,没一会就到了家里。

    进了家门,林晓早在院子里晾衣服,见到林晓晚和陆战北回来高兴的对着屋里喊:“娘,我大姐和大姐夫回来了。”

    喊完了,她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跑过来帮着陆战北拿东西。

    这时候,在炕上做垫子的蒋玉霞也赶紧下炕,拖拉着鞋跑了出来:“这两孩子,咋说回来就回来了。”

    陆战北对着蒋玉霞叫了声娘,然后又道:“现在地质队有家属院了,以后晓晚在原县,回来就方便了。”

    林晓晚叫了娘之后,就被林晓早挽着胳膊问东问西了。

    进了屋,放下了东西,林晓晚把给家里的拿出来,自己带回原县的还放在包里。

    蒋玉霞习惯的嘟囔了几句:“再回来别买东西了,你们两能经常回来就行了,上次晓晚这丫头,给家里买了半扇猪,晓午现在回家闻不到肉味就问怎么不做肉,都给惯坏了,哪有见天吃肉的?那不是天天过年了,这肉正好留到过年,到时候过年吃,加上串门子的都够了。”

    陆战北笑着道:“娘,晓晚给家里买肉是为了给你们吃的,你这不吃,都留着送人走礼,她的心思不是白花了?”

    林晓晚的话被某人抢了,自己只能附和道:“战北说得对。”

    陆战北很得意的看着林晓晚笑了。

    林晓晚总觉得某人带着财狼的属性。

    蒋玉霞看着他们两:“你们两啊,还是年轻,不知道过日子的难,以后你们在原县自己单过了,那晓晚可不能乱花钱,别因为挣钱多就什么都买,这吃点喝点也不是不行,可是千万不能浪费知道不?还有,得攒点钱,以后有了孩子,这花销就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