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重生八零俏娇妻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解恨
    下午,陆战北和林晓晚就回原县了,今个回去的比较早,因为自己也要多留点时间学习,模拟考试要到了,自己不能考砸了。

    当然走之前给于金山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要考试了,所以就没有在厂子等着他,要是有事的话,电话联系。

    于金山这周没看见林晓晚,心里挺失望的,但是也知道她要考试,所以叮嘱林晓晚要注意身体,不要学习太累了什么的。

    回了原县,林晓晚就开始学习了,真的全心全意的放在学习上,下周的模拟考试,自己要个差不多的名次就行,自己知道高考题,但是平时的不知道,真的是靠平时的积累了,希望不要太差了。

    陆战北也跟着林晓晚一起看书,他的鉴定师是八月考,也不能不多用功了。

    傍晚时候,林晓晚学习累了,站起来,看陆战北不在屋,就出去找找,在厨房看见他洗衣服呢。

    洗衣服很正常,不过他洗的是自己的衣服,给自己洗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不对,那个是什么内衣内裤

    林晓晚的脸刷的红了,以前自己都是脱下来就洗的,这次是回了沈城昨天晚上洗了澡,怕在沈城洗了不干,今个不好带回来,所以没洗,想着吃完饭洗的,这是什么情况

    她赶紧过去:“战北,这个,这个我自己洗就行。”

    陆战北拗头看看林晓晚:“你现在学习为主,以后你的衣服都我洗,你什么都不用干。”

    林晓晚还是想要抢下来自己洗,这个是那个啥啊:“别的你帮我洗,这个不好。”

    陆战北手上还沾着泡沫,用胳膊一挡,正好把泡沫甩到了林晓晚的脸上,所以他赶紧用袖子去帮林晓晚擦脸。

    此时陆战北就穿了一件衬衫,因为干活时候,胸前的纽扣开了三颗,林晓晚正好清晰的看见他的胸膛。

    闻着他熟悉的味道,林晓晚的心跳更快了,她赶紧躲开道:“我去洗把脸。”

    陆战北到没多想:“洗完就别学习了,把饭打回来,我也就洗完了。”

    林晓晚应下,拿着脸盆去洗脸了,洗好了,她端着饭缸去打饭了。

    没想到刚出门,就听见大院门口有争吵声,声音很熟悉,好像是周丽丽。

    所以她直接过去看看,因为忽然想到了自己告诉江串子了周丽丽在这,是不是江串子来了

    出去一看,果然是江串子来了,林晓晚觉得这样的好戏自己看有点过分,所以赶紧回去喊陆战北了。

    陆战北还没洗完衣服呢,林晓晚给他拿了毛巾让他擦了手,赶紧拉着他出来看周丽丽的热闹了。

    他们回来时候,围观的人多了不少。

    周丽丽想要绕过江串子回院里,可是江串子怎么能让她过去,他堵着周丽丽:“丽丽,我对你是真心的,你怎么能这么绝情,一直不告诉我你的行踪,以前你说过最信任的人是我的。”

    周丽丽被他拦着也动不了:“江河,你有完没完了,你自己什么样自己不知道么你配得上我么非要我把话说出来你才满意么”

    江串子拉着周丽丽的胳膊:“丽丽,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你总得给我机会吧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但是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你又何必执着呢”

    周丽丽甩开了江串子的胳膊:“我就愿意执着,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

    江串子听着周丽丽一口一个喜欢他,心里也是越来越压不住火气了:“周丽丽,你能不能长点心,人家都结婚了,你这么做没道德,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我也知道破坏人家家庭不是好事。”

    “江串子,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一个街头混子,要屁没有,连个正经的工作都没有,你跟我说这些,你配么你爹妈没教好你,你别来祸害我。”周丽丽一直看不起江串子的,这时候说话也是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底线的讽刺。

    人都是有底线的,江串子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对他父母的侮辱了,听着周丽丽的话,他心里真的不好受。

    并且此时的江串子跟以前不一样了,因为知道了周丽丽的出身了,他的心里还是有了微妙的变化。

    他指着周丽丽的鼻子道:“周丽丽,别我给你脸你不要脸,的父母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自己什么出身你自己不清楚么你妈背着你爸在外边乱搞才有了你,你以为你是个好东西么我爸妈再怎么也没有你妈那么不要脸,我都没嫌弃你,你还嫌弃我,我给你脸,你不要是不是告诉你,你现在没有靠山了,你要是识相就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也好好对你,你要是不要脸,我还不伺候了,你以为你还是高傲的孔雀么你不过就是个野鸡。”

    这话说的围观的人都惊讶了,因为之前知道点周丽丽的身份不太好,但是也没想到这样的,周丽丽本来的人缘就不好,这回大家看她的表情都是的挨着鄙视厌恶。

    周丽丽哭着转身跑开了。

    江串子在后边追了过去,他就不信了,周丽丽的工作也不稳了,自己还能追不到她了

    陆战北看向了林晓晚笑了:“吃饭去”

    林晓晚点点头:“嗯,打饭去。”

    两人不会再人多的地方议论别人,但是打了饭回家了,两人坐在餐桌边就开始说起来这事了。

    “没想到江串子挺厉害的,把周丽丽查的这么彻底。”陆战北边吃边道。

    林晓晚笑着摸摸鼻子:“那个,我上次在沈城偶遇了江串子,我跟他透漏了一些周丽丽的事。”

    陆战北噗的一声笑了:“你这个小坏蛋,不过干的漂亮。”

    这样的暧昧的话在某人这越来说的越顺口,当然习惯了之后,某人听得也是越来越顺耳了,并没觉得哪里变了。

    吃完饭,林晓晚赶紧抢着把衣服洗了晾上,陆战北刷了碗筷。

    然后两人出去跑步,之后回来学习,仍旧是很有规律的生活。

    第二天,林晓晚上学去,刚到学校门口就被王拓堵住了:“姐姐,说好的衣服呢不会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