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 第602章钓大鱼
    庄家应声,手中的骰盅快速的晃悠起来。

    被小二拉过来的两个人看着盛浅予,脸上的表情都不由得多了几分惊诧。

    一个长相俊俏的小哥,看他的衣着打扮像是高门子弟,可是这京城就这么大的地方,哪家的高门子弟差不多他们也都认识了,这是从哪里来的?

    既然没有见过,八成是外地来的,正好来给他们送钱!

    两个人相互交换一个眼神,一脸邪气的朝盛浅予看一眼,就在骰盅停下的瞬间,就看到盛浅予将银子推到了“小”的一侧。

    “我押大!”

    “我也押大!”

    两人转身将银子推向了另一边。

    “庄家,你押哪个?”盛浅予挑眉朝庄家看一眼。

    “我押小!”

    庄家将旁边的银子放在了盛浅予这一边。

    “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开吧!”

    盛浅予勾了勾唇角,眼睛看向那骰盅。

    此刻骰盅是扣着的,谁都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是,骰子这种东西,向来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耳朵听的。

    庄家脸上没什么表情,随着盛浅予开口,他的手从骰盅上移开,没有任何意外,就是小!

    “恭喜小祖宗,没想到,您这第一次玩儿就这么厉害呢!”

    小二见状紧忙上前道喜,同时将茶水送到了盛浅予跟前。

    “你还真是嘴甜!”

    盛浅予应声,转身给玲珑一个眼神。

    玲珑有些不情愿,可还是将钱袋拿出来,拿出一些碎银子打赏了小二。

    牌面上,盛浅予跟庄家分,一人也就赢十两,只是一局就给小二分红将近一两,也不算少了。

    “哎哟,谢谢小祖宗,接下来,您还得赢!”

    小二说着讨喜的话,乐呵呵的站在了旁边。

    小二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身材瘦瘦的,个子小小的,站在盛浅予旁边,甚至还没有玲珑高。

    “哎呀,真是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

    输钱的两人有些懊恼的叹一口气,转身朝盛浅予看过去,看着他长得倒是赏心悦目的,但是被这样一个人赢了钱,心里莫名有些堵得慌。

    “两位是赌场的老手了,只是输了一次,不至于这样吧,小心自己的好运气也散了!”

    盛浅予说着话,伸手从旁边的果盘中拿出两颗糖,送到了两人跟前。

    两人看盛浅予似乎有些讨好的意思,也不好再板着脸,正要开口,却听她后面的话再次传来。

    “放心,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你们还会继续输的!”

    说完,盛浅予顺手将剥了纸的糖放进嘴里。

    噗……

    旁边三个人听着盛浅予着话,差点笑出声来。

    小姐有的时候这嘴是真的很毒,刚刚看到两人有些缓和的表情,如今已经成了酱猪肝色。

    两人眼珠子一瞪,猛然间站起身来,朝朝盛浅予怒吼一声。

    “你怎么说话的!不要以为赢了一次就了不起,等会儿爷爷让你输的裤子都没有!”

    旁边的瘦子说话的功夫就要冲过来。

    小二眼力见的赶紧上前拦住那人,急忙赔礼道歉。

    “哎哟,大家都是出来玩儿的,何必动气呢!”小二赔笑。

    盛浅予侧目朝两人看过去,唇畔勾起一丝冷笑,再次开口:“既然你们不服气,那就将我的银子赢回去咯,不过,到底是谁把裤子都输掉,那可不一定了。”

    “哼!来就来!”

    两人眼珠子一瞪,转身看向庄家:“接着来!”

    庄家可不会理会众人之间的吵闹,见几个人做好,骰子扣进骰盅,再一次开始。

    这一次,两人因为跟盛浅予已经有了敌意,更是不会跟她买一样的,看着盛浅予买大,两人同时买小,而庄家这一次也买小。

    “小!”

    “赢了!”

    庄家开盅,两人看到四点,顿时一脸兴奋,同时看向盛浅予的眼神之中更多了几分示威的感觉。

    相比这两人的兴奋,盛浅予反而不以为意的继续喝着茶,随后伸手继续管玲珑要钱。

    接下来的两把,都是盛浅予赢。

    一开始玲珑还担心钱要输光了,可是看着盛浅予这边的银子越来越多,脸上不受控制的兴奋起来。

    “真是倒霉!”

    两人一脸懊恼的瞪着盛浅予,可是不管他们有多不服气,盛浅予就是赢钱,几把下来,两人将近五百两银子都输给了盛浅予。

    当然,这其中庄家也赢了一部分,不过此刻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盛浅予身上,没有人理会庄家赢了多少。

    两人不甘心,可是身上已经没有钱了,其中一个还想跟赌坊借钱,却被另一个拉走了。

    盛浅予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朝两人挥了挥手,站过身看向小二。

    “还以为是多复杂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这般简单!”

    说着话,盛浅予伸手将一个十两的银元宝塞在小二手里。

    “不是简单,是小祖宗太厉害了!”

    小二紧忙恭维,说话的功夫,转身再往这桌找人。

    可是刚才众人看到盛浅予跟那两人的较量,都觉得这个长得俊秀的公子有邪性,谁都不愿意来了。

    “看来,没有人想跟我玩儿啊!这算是欺负新人吗!”盛浅予忍不住冷嘲一句。

    旁边几个人看着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你一个新手可是将人家的钱袋子都赢空了,就差让人家没有裤子出去了,你竟然还说人家欺负你?

    三人心中忍不住吐槽,不过自家小姐赢钱,那自然是高兴的事情。

    特别是玲珑和月牙,两人看着盛浅予跟前堆起来的银子,眼睛都冒光了!

    原来,赌博真的会让人兴奋!

    “没有人跟我玩儿,看来,只能我们两个玩儿了!”

    盛浅予也不在意拒绝过来的人,转身看向庄家,眯起了眼睛。

    “您若是不觉得无聊,自然是可以的!”

    庄家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说话的同时,伸手再次将骰子扣入了骰盅。

    “人家都说庄家是高手,跟高手玩儿,必定会比那些草包有意思!”

    盛浅予说着话,手指头动了动,推出去是个银元宝,挑眉朝庄家看过去:“如今只有两家了,不如我们玩儿大的,这样更刺激。”

    “随您高兴。”庄家依旧淡淡的回一句。

    话音落地的瞬间,手腕扬起,就听到骰子在骰盅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音。

    看着盛浅予一次玩儿这么大的,旁边众人下意识停下来,凑到跟前。

    盯着庄家手里骰子的同时,也在盯着盛浅予。

    这个小公子在众人眼里都很陌生,刚才她也说了,是第一次来。

    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公子,看得出来很有钱,可是一把一百两,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玩儿的。

    “买定离手!”

    庄家看向盛浅予,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跟玩儿的庄家,一般都会表情严肃,毕竟,他们向来看人懂得察言观色,自己玩儿的时候就不能让人看出任何微表情来。

    “我买……小!三点,顺子!”

    盛浅予唇角一勾,脸上的表情依旧跟刚才一般,带着丝丝笑意。

    庄家微微抬起头来朝盛浅予看一眼,眼神之中极快的闪过一抹惊诧,速度很快,几乎没有人看到。

    只是,盛浅予从一开始就盯着他的脸,虽然那一刹那很快,可还是被盛浅予捕捉到了。

    “开啊!”

    “快开啊,看看究竟是什么!”

    旁边看热闹的众人催促道,同时,眼睛紧张的盯着庄家的手。

    “小!”

    庄家开,说话的同时,将身边的一百两银子推到了盛浅予跟前。

    前几次盛浅予赢钱的时候,小二都会在面前卖乖讨喜,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凑过来,而是急匆匆朝外面跑去。

    接连三把,赢下来,盛浅予已经将庄家牌面上的银子赢光了。

    “这小公子究竟是什么人?”

    “听说是个新手!真是没想到,新手竟然这般厉害!”

    旁边众人看着盛浅予,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盛浅予听着众人的议论,唇畔微微挑起,脸上色神情多了几分得意。

    庄家同样撩起眼皮看向盛浅予,眼底划过一抹阴沉,然而,就在他手中骰盅要落下之前,却听门口传来响亮的声音。

    “听说今日来了一位高手,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说着话,人已经上了楼。

    “高老板!”

    “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公子,都让高老板亲自出面了!”

    众人看到那人,脸上的表情跟着变了几变。

    这人就是兴业赌坊的老板,名叫高天章,说起来跟醇王也沾一些亲戚,说白了,这兴业赌坊背地里也是靠着醇王的,而且有醇王一半的股份,不过,明面上查不出来。

    这就是醇王的高明之处。

    他掌握着高天章一家的命运,高天章出头给他干活,明面上两者只是沾亲,若是真的出了事,醇王可以用高天章来抵挡,而高天章在外也自称跟醇王有关系。

    这样一来,也没有几个人敢对兴业赌坊打主意。

    听着声音,盛浅予转过身看向高天章,歪了歪脑袋,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在下不才,正是这里的老板,不知这位小工资如何称呼?”高天章说话的功夫,目光在盛浅予身上打量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