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 第673章陷阱
    盛浅予眼神一闪,朝着誉王走近两步,开口:“怎么,王爷难道不知道?方才我在路上看到两队广陵军进了城,没有看清楚是领队是谁,可是那军队服饰,分明是广陵军。”

    这件事,不光是广陵军进城,这个时间能带兵入城,看来,南门的城卫也已经被收买了。

    “你说什么?”

    誉王瞬间眼珠子一瞪,冷厉的目光看向盛浅予:“广陵军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入城!你休要胡说!”

    明日清晨,南罗使臣就要离开京城,三公主和凡白众人紧接着也会离开,这个时候往城内调动兵力,莫不是要对使臣动手,破坏邦交?还是说,要将联合其中一方,对皇宫动手?

    这样的事情,稍微用脑子一想便知道怎么回事,誉王自然是一下子就急眼了。

    盛浅予抬起头来,迎着誉王的怒目:“广陵军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入城,您都不知道,我就更加不知道了,这两日使臣出城,这个节骨眼上,我身为誉王府的女儿,有必要来提醒您一声,至于您要如何,那便不是我的事了!”

    “你!”

    誉王眼珠子又瞪大几分,只是,嘴角颤了颤,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最终猛地一甩袖子,转身朝书外面走去。

    盛浅予盯着誉王的背影,眼底逐渐沉了下来。

    “小姐,您让誉王去办这事儿,真的成吗?”袭久在旁边开口。

    誉王最近倚重盛允承,即便有事,他也肯定会护着盛允承,倒不如自己动手,毕竟是带兵入京城,不是小事。

    盛浅予凝神片刻,转身坐回了石凳上,想了想,道:“刚才我们远远看到是广陵军,可是领兵之人却没有看清楚,这件事,让誉王去处理最为妥当。”

    “可是,这样一来,我们不是错失了一次好机会?”袭久还是有些不甘心。

    若是这个节骨眼上能将事情闹到,盛允承必定是重罪,好好的机会,小姐为什么不抓住呢?

    听得出袭久话中的不甘心,盛浅予转过身来看她一眼,忍不住轻笑:“我要的不是打压盛允承的机会,而是能将其一击致命的机会,否则,在此之前做的一切都是打草惊蛇,更何况,那件事情不真相大白,我终究是誉王府的女儿。”

    慕丞相府的事情没有调查清楚,盛浅予就没有办法恢复自己的身份,这个时候,誉王府出了什么事,自己也会受到牵连。

    虽说誉王是个渣男渣爹,可他也的的确确没有谋反的心思,盛浅予要报仇的对象是盛允承,不是誉王府满门。

    最终要的是,盛允承并非誉王府的血脉。

    袭久站在旁边,眉头依旧拧着,可是听盛浅予这话,后面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走吧,我们回去等消息,我倒是很好奇,今晚的动静是惊动整个京城,还是只惊动誉王府!”

    说着话,盛浅予站起身来,朝着鎏湘院的方向走去。

    袭久停顿一下,转身跟着往回走。

    两人一路到了鎏湘院,玲珑和月牙早已经在门口迎接,看到盛浅予的瞬间,紧忙小部跑了过来。

    “还以为小姐今日能回来用晚膳,欣妈妈还做了小姐最喜欢吃的冰糖血燕粥,却不想,竟然这么晚了!”

    玲珑一边接过袭久手里的东西,忍不住开口。

    “本来是要早回来的,只是中间去了一趟摘星楼!”袭久回答。

    “小姐去了摘星楼,可用过晚膳了?”玲珑扭头朝盛浅予看去。

    摘星楼是殷离修的地方,说起来,也算是自己的地方,小姐在那里,自然有人伺候。

    若是平常,盛浅予到了晚上是不怎么吃东西的,可是听着玲珑的话,眉梢一挑,想了想,回答:“倒是在摘星楼吃了一些,不过,如今倒是又有些饿了,将粥给我端来吧!”

    “是!”

    玲珑和月牙应声,一个跟着往里走,一个转身去厨房端粥。

    稍作整理,盛浅予又去了书房,一边看着书,旁边摆着一万冰糖血燕粥,似乎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玲珑月牙去整理床铺,袭久在外面守着,本来还以为要闹腾起来的夜晚,竟然莫名安静下来。

    只是,这样的安静,终究是让人不能心安的。

    “平常看你聪明伶俐,没想到,这种圈套也能入!”

    此刻,房间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谁!”

    随着声音传如耳中,外面袭久猛然间开门进来,快速到了盛浅予身边。

    盛浅予也紧忙抬起头来,刚才一晃神没有看清楚,如今看清楚是孤南翼,本来提起的一颗心又落回了肚子里。

    “真是让人伤心,我们关系都这么亲近了,你的人对本侯竟然还是这般防备!”

    孤南翼说着话,转身靠在了盛浅予正对面的桌上,明明是一脸委屈的模样,可是在他脸上,却多了几分邪魅。

    盛浅予眼珠子一转,没好气的朝他翻了翻眼皮:“我可不觉得跟你关系有多亲近!更何况,大晚上你平白进了我的闺房,也就是我心大,若是别人,早就喊起来,将你当成采花贼了!”

    “我都是希望你能将本侯当成采花贼!”孤南翼眼睛一眯,说话的同时,往前一步朝着盛浅予的方向走来。

    这距离的靠近,盛浅予不由得一愣,随即脸就跟着黑了下来。

    “我这朵花,不光不娇嫩,还有毒,赤云侯还是去别人家吧!”

    说着话,盛浅予坐下,将桌上的书籍整理了一下。

    孤南翼看着盛浅予这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倒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不是巧了嘛!本侯最喜欢的就是毒的,这么说来,我们可是天生一队!”

    说着话,他再次往前一步,伸手朝将盛浅予的脸上摸了过去。

    盛浅予似乎感觉到他动作的目的,下意识往后一躲,正要瞪眼骂人,却见他的手方向一转,却是对着桌上的冰糖血燕粥去了。

    “真是香味扑鼻!”

    孤南翼端着碗在鼻尖划过,一脸满足的表情:“小予儿可真是体贴,知道本侯饿了,还知道提前准备吃的。”

    话音落,孤南翼拿起勺子就吃了一口!

    袭久眼神一凛,忍不住开口:“那是小姐……”

    只是,还不等她的话说完,却见盛浅予摆摆手,后面的半句话生生又咽了回去。

    “赤云侯这么晚了冒险来我这里,应该不会只是为了喝一碗粥吧!”

    盛浅予说着话,目光在孤南翼身上扫过,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孤南翼吃了几口粥,转身将碗放在了旁边的桌上,邪魅的一勾唇角。

    “看你平常倒是挺聪明,却不想,也有犯傻的时候!”

    孤南翼开口,说话的功夫,再次走到盛浅予跟前:“广陵军进城的事情,你跟誉王说了?”

    盛浅予一愣,倒是没想到他会说这件事,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还是点了点头。

    “誉王府的兵力这时候进城,我自然要说。”

    盛浅予回答,随后停留片刻,又加了一句:“怎么,这兵力该不会是赤云侯调进来的吧?”

    后面的一句话是开玩笑,毕竟,各军队都是直接受主帅统领,没有虎符,别人是不能调动兵力的。

    盛浅予这样说,必过是在套孤南翼的话,毕竟,他找到这里来,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本侯若是真调兵,自然是调噬狱军,广陵军这样的军队,本侯看不上!”

    孤南翼无比傲娇的翻了个白眼,随后看向盛浅予,眼神之中多了几分认真:“只是,你尚未调查清楚就去找誉王,却不是你平常的做事风格!”

    孤南翼这一句话,正好敲在了盛浅予的心上,她眉梢不由得一动,知道自己大概是猜对了。

    “所以,刚才我看到的,并非广陵军?”盛浅予眼珠子一转。

    孤南翼撇撇嘴,算是回应了盛浅予的话,紧接着道:“平常看你做事谨慎,今日却这般鲁莽,这是盛允承的陷阱,你还真是毫不犹豫的往里面跳啊!”

    “谁说我跳进去了?”盛浅予眉梢一扬。

    “看来你早就知道?”

    孤南翼神情之中多了一丝疑惑,不过,听盛浅予这样说,他似乎松了一口气,往后靠在了桌边,等她后面的话。

    “我是有疑惑,所以才让王爷去处理,我最多也只是在陷阱的边缘试探而已。”盛浅予学着孤南翼的模样,眯起了眼睛。

    孤南翼神情怔愣片刻,瞬间明白过来,忍不住笑出声。

    “果然我的小予儿是最聪明的,倒是让本侯白白替你担心!”孤南翼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往常的邪魅。

    说起来,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依照他的性子,本应该隔岸观火,可是听到盛浅予找了誉王,便忍不住过来看看。

    什么时候,他竟然会对一个人这样放心不下?

    盛浅予看不到孤南翼心中所想,不过,知道他是在帮自己,这个情还是要领的。

    “你也并不算白来啊,我的宵夜都被你抢了!”盛浅予朝孤南翼挑了挑眉毛。

    孤南翼转过身看一眼吃了一半的粥,勾唇笑道:“小予儿还是小予儿,这么小气!”

    说完,他端起那半碗粥,全都喝了下去,朝盛浅予挤挤眼睛,正要说话,却听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