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 第797章狐狸的尾巴
    那药性很快,就在闻到的一瞬间,全身的骨头就好像软了一样,没有一丝力气。

    “嘶嘶嘶……”

    袖口传来魑炎的声音,可是,这一次,它竟然没有出来。

    “芙姬,你想做什么!”慕梵希撑着眼前的桌子,眼前也开始模糊起来。

    “你知道的,为了达到目的,我是不择手段的!”

    芙姬居高临下的看着慕梵希,眼底划过一抹阴冷,完全没有刚才可怜的模样“玄王的暗卫,也不过如此!”

    刚才装可怜,脱衣服,不过是为了让卓炎卓厉离开,现在才是真正的目的。

    话音落地,芙姬伸手捡起自己的衣服披上,伸手一把揽着慕梵希的腰,直接扛在了肩膀上,紧接着一个腾空而起,消失在房间之中。

    皇上赐婚,殷离修依旧不同意,那就只有从慕梵希身上下手了。

    “嘶嘶嘶……”

    就在离开房间的瞬间,魑炎从慕梵希袖口钻出头来,朝着她的口袋爬了过去。

    慕梵希拧了拧眉头,她并没有完全晕过去,此刻能感觉到魑炎的动作,只是眼前一片白蒙蒙,看不清楚东西。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她晕晕乎乎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脸上传来一股凉意,魑炎竟然顺着她的脸爬了过来。

    “呜——”

    冰凉的感觉擦过脸上的皮肤,她忍不住开口口,此刻就感觉到有个圆圆的东西到了嘴边,随着她张口,滚进了嘴里。

    什么东西?

    慕梵希心中一紧,那东西已经在嘴里化开,苦涩的味道蔓延在唇齿之间,让她顿时清醒了不少!

    “嘶嘶嘶——”

    魑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后又游动的回到了衣袖之中,而慕梵希的意识也逐渐清醒了。

    圆圆的东西,药丸?

    是孤南翼给的药丸!

    刚才魑炎将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慕梵希顿时反应过来,同时也意识到自己此刻正朝着云王府的方向飞去,而且还是被芙姬扛着!

    虽说自己并没有多重,可是让芙姬一个和自己身高体型差不多的人扛着飞,而且速度还这么快,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武功。

    慕梵希凝神看着四周景物,确定自己的位置,手腕微动,流光刃瞬间闪现,然而下一秒,又收了回去。

    芙姬大费周章的将自己带走,还是带去云王府,必定还有什么阴谋,她倒想看看这个女人要做什么。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芙姬带着慕梵希落在了云王府的后院,确切的说,是芙姬院子的后面。

    院子里没有人,甚至连丫鬟都没有,芙姬直接带着慕梵希到了房间,将人放在了外面的软榻上。

    “带来了?”

    此刻,房间之中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慕梵希眼皮动了动,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感觉到那股阴冷的气息,紧忙绷住了神经。

    “是,人已经带来了!”

    芙姬的声音很恭敬,就像是下属对上级说话一样。

    “很好!”

    那冰冷的声音应一句,停顿片刻,又说“这个人,是主子要的,你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吧?”

    以芙姬和慕梵希现在的处境,她对慕梵希下什么狠手也是情理之中的。

    “属下不敢!”

    芙姬连连应声,那声音之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惧怕“我这就将人送到赤云侯府,玄王那边,也已经安排好,只等他到了赤云侯府,看到赤云侯和慕梵希在一起……”

    话说到这里,慕梵希大概已经明白了他们想做什么。

    这边芙姬用自己的身体引诱殷离修,赖上他,如今又将自己弄晕送到赤云侯府,让殷离修看到孤南翼和自己在一起,为了将他们拆散,还真是用尽了心思。

    只是,赤云侯府戒备森严,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莫不是孤南翼也在其中参与了什么?

    慕梵希心中想着,此刻耳边再次传来那阴冷的声音。

    “用不着那么麻烦,如今这种情况,你死了,效果会更好!”

    此刻那声音如同阴曹地府发出一般,更添了几分寒凉。

    “大,大人?”

    芙姬顿时大惊,说话的同时往后退了两步。

    “你死在自己的闺房之中,而慕梵希受伤拿着带血的刀子,百口莫辩,而摘星楼那么多人看到你跟慕梵希进了房间,这件事,有人证,有物证,云太妃必定拼了命也会给你报仇,到时候,殷离修也护不了她。”

    那声音抓奸逼近,说着话,人已经到了跟前“所以,为了主人的计划,只能让你去死了!”

    “不!你们答应过我的!”

    芙姬猛地往后退了两步,身体一下子撞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此刻,那人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芙姬的脖子。

    “我是答应过放你回来,如今,你已经回来了,是死是活可不能保证!”那声音冰冷,听得人后脊梁发寒。

    慕梵希躺在旁边的软塌上,依旧能感觉到那股寒冷,她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一只手抓着芙姬的脖子往上提。

    那男子的个子中等,可是力量很大,生生将芙姬提到了半空中,看不清楚芙姬的表情,却能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和胡乱挣扎的声音。

    “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芙姬的声音断断续续,眼看就发不出声音来了。

    “哼!就凭你!”

    那人冷笑一声,突然间松了手,将芙姬摔在地上“你不过是被用完扔掉的棋子,一颗废棋,留着也只会给主人招来麻烦,只能毁掉!”

    说着话,那人手腕一转,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

    阳光从外面照进来,随着匕首的光芒一闪,散出一抹死亡般的阴冷。

    他要杀了芙姬嫁祸给自己,云太妃到时候必定会以命要挟皇上,如这男人刚才所说,人证物证俱在,她百口莫辩。

    如今慕梵希才明白,之前芙姬带着自己去摘星楼,然后再从摘星楼将自己带走,应该也是这人吩咐的,就是为了让云太妃认定自己杀了芙姬。

    明明知道自己被算计,不能这样束手无策,可是,刚才她也见识到了芙姬的武功,她在这个人面前都没有还手的机会,自己这花拳绣腿,不是更不堪一击?

    偏偏早晨出门着急,平常带的武器并没有在身上,就连袖珍手枪也没带!

    慕梵希正在想办发,就见芙姬一个腾身从地上起来,

    “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要见主人!”

    芙姬摔翻身躲开那的匕首,只是手臂上还是被划了一道。

    “这是主人的命令!”

    那人冷冷开口,说着话,已经到了芙姬跟前,匕首从她的头上往下落。

    “住手!”

    慕梵希一个翻身从软榻上起来。

    然而,还不等她冲过去,就听得“嗖”的一声,从耳边划过,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惨叫,那人手上的匕首落在了地上,与此同时,房门突然从我外面踹开,一群侍卫手持长枪冲了进来。

    随着侍卫两队排开,后面殷离修一身幻紫长袍出现。

    “梵儿!”

    不等慕梵希反应过来,他人已经到了跟前,一把将慕梵希拉到了身边。

    “你可有受伤?”殷离修盯着慕梵希,满脸紧张。

    明明知道她身边有卓炎卓厉,去还是担心得绷紧了全身的神经。

    此刻慕梵希有些懵,抬头看着殷离修拧起的眉头,愣愣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到玄王府之前,王爷已经在调兵了,之后我们收到卓炎发来的消息,便直接来了这里!”袭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跟前。

    不光袭久,此刻她才发现身后还站着卓炎卓厉,她又是一愣。

    对啊!

    自己身边有卓炎卓厉,怎么会被芙姬掳走的?

    难不成,这又是一个局?

    “绯云,我的孩子!”

    这时候,云太妃的哭喊声传来,人从外面往里冲,不过,还没到跟前,就被拦住。

    “你,你们不是……”

    那黑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云太妃。

    “不是被你迷晕了,是吗?”

    邪魅的声音擦过耳边,紧接着那一抹鲜艳的红色出现在门口,孤南翼进门,看到慕梵希在殷离修怀里事,眼神变化瞬间,随即转向了那黑衣人。

    “你用毒的确很厉害,可似乎并没到火候,还入不得本侯的眼!”

    说着话,孤南翼抬起手来,一条青色的小蛇从他的袖口弹出了头,嘶嘶嘶的吐着红信子。

    黑衣人下意识往后退,然而,还不等退几步,就见孤南翼突然间抬起手,那青色的小蛇直接飞了出来,一口咬住了那人的脖子!

    “这是夜麟蛇,它的毒,到现在为止除了本侯还没有第二个人能配出来!”

    孤南翼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那黑衣人“你是准备用性命效忠你的主人,还是想活命呢,兀辛?”

    兀辛?

    众人下意识朝那人看过去,此刻,孤南翼的手捏住他的黑色面纱猛地一扯,面纱下面那张脸出现在眼前,让慕梵希顿时一愣!

    竟然是个女人!

    刚才听她和芙姬说话,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怎么会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