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电竞女王:萧神在线求撩 > 第242章 ,不要订阅!!
    “呵呵,八个亿也足够他们挥霍了,你说我要不要起诉他们呢!我总觉得八个亿还是便宜他们了。”寒月在接到消息的时候,冷笑一声,靠在祁寇凌的大腿上,轻声问着祁寇凌,八个亿啊!足够这三个人挥霍了。

    “这就要看寒儿你想怎么做了,不过我觉得,比起八个亿,不如捐赠名头落在这三人的头顶上来的快活。”祁寇凌抬起手轻轻地划过寒月的碎发,轻笑一声,八个亿,如果这八个亿变成慈善家的称号落在他们的头上,不知道会有多么的精彩。

    “呵呵,阿凌,你好坏啊!不过,这个主意好啊!八个亿变成三个字,慈善家,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气死呢!”寒月听到祁寇凌的话后,低笑一声,阿凌,你可真是会补刀子,不过这样也挺好的不是。

    “我不坏,怎么把你拐到我的身边来,最痛苦的事情莫不过前脚告诉你还有八个亿,后脚成了三个字。”祁寇凌附身吻了吻寒月的额头,低笑一声,没有将他们告到坐穿牢底已经是好事情了,还想拿走八个亿。

    “那就这么办好了。”寒月双眼亮晶晶的,显然是做了坏事情洋洋得意的表情。

    “我已经吩咐好阿司了,放心吧!我们继续度我们的蜜月,下一站,你想去哪里。”祁寇凌伸出手捏了捏寒月的鼻翼,然后靠着一旁,吹着风。

    “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寒月眯了眯眼睛,天气真好,舒服。

    而祁寇司在接到自己大哥的消息后,忍不住骂了一句腹黑,然后快快乐乐的去安排下去了,自己也玩的挺开心的,像遛狗一样。

    倒是黑月狸再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再加了一把火。

    而此时此刻,在梦塔基地

    刚训练完的几人打算出去觅食,但是却被云封拦住了,一脸的严肃,让几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起来。

    萧樾看着云封,直到云封拿出手机给萧樾之后,萧樾看了后,脸色阴沉下去了,转过身看着自己的队友道“友谊赛取消了,这些天大家都不要离开基地,有什么需要,直接报给云封,k那边我去联系,交由皇图去处理友谊赛。”

    “嗯,特殊原因,特殊对待,所以,这些天,要辛苦你们在基地乖乖呆着了,为了人身安全,你们就只能在基地内活动了,你们所需要的物品,直接报给我就好了。”云封点点头,很显然,这一次的事件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梦塔的出行,甚至是让梦塔寸步难行。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封梓歌眯起双眼,看着云封那紧张的样子,暗自捏紧拳头,好端端的,怎么又出事情了?

    就不能愉快地玩耍么?

    “有人再拿咱们梦塔所有队员再做文章,在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完之前,你们都不要有动作。”云封脸色很凝重,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了,还会有人针对梦塔。

    而且,几乎是扒了所有队员的身家,赤裸裸的摆在微博上,攻击队员,远比之前的事情来得更加的可怕。

    “碧池!”封梓歌干脆自己掏出手机,在看到上面的信息之后,大喝一声碧池,脸色很难看,怎么也想不到那群人这么过分,将队员的身家底细扒得干干净净,这已经严重的侵犯了人身。

    “云封,现在,直接给我直接发布律师函,我要将他们送上法庭,绝不宽恕,任何一个人都不要放过,我不管他是大v还是什么有权人士,都给我告了,我要告到他们裤衩都不剩下。”萧樾冷着一张脸,这群人还真是为了出名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道德沦陷了都不顾。

    你们不是想火么,可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火起之后,又会做出什么下三滥的事情来。

    “这一次,绝对不放过任何人,就算他们来求饶,也不姑息。”萧樾冷哼一声,这群人真以为到时候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这一次,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就告吧!让他们在牢里面悔过,那些网友也别放过了,这群垃圾本就不该存在,既然存在了,就不该四处找麻烦炫耀自己是哥垃圾。”封梓七冷冷的说道,这群人真的是有够垃圾了的,真是不知道这群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这件事情已经移交法务部处理了,已经联络了微博那边的人,正在获取信息,也已经报警,为了你们的安全,所以尽量不要出基地,这是对你们最好的保护,基地的保护也增加了。”云封点点头,怎么也没想到有人会为了火爆,而做出这样不到的事情来,真的以为网络上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

    网络喷子之所以被称之为网络喷子,就是因为没有人对他们做出什么惩罚来。

    而这一次大规模的爆发,扒梦塔成员的资料,真爱粉都以失望的姿态在哪里说着,而那些黑粉却在这一刻体现出了什么叫做粉丝,直接怼了回去,战斗力超强悍的。

    让那些真爱粉哑口无言。

    顿时,网络上又浮现了一种流传的说法,想要知道你有多红,看黑粉遇着奶粉之间的抉择。

    “石楠,这华夏的键盘侠们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开始有些明白你说为什么梦塔不能跟我们交流赛了,我现在好心疼,好心塞。”泰森看着自己电脑上面的网页,扭过头一脸难过的看着木石楠,原来,你说的只是冰山一角啊,我有些为华夏的职业选手心疼了,我以为我们国外的喷子已经够厉害了的,可是在看到华夏的喷子之后,我不得不低头,真难以想象,你们华夏这些职业选手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这只是冰山一角,泰森,知道为什么我说不喜欢华夏的电子竞技氛围了么,每年,都会有无数个选手因为这样的存在而黯然消逝,离开了荣耀,让华夏的电子竞圈流失了很多的天才carry的选手。”木石楠手指敲击着桌面,不知道这一次,最有希望进入世界赛的梦塔能不能扛过去,这样的风暴,是荣耀圈乃至电子竞技圈头一次出现这么大的暴风雨。

    也是时候体现一个战队的公关能力以及····

    “我难以想象,我总认为我们国外的喷子很厉害了,直到刚才我看到了华夏的喷子后,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这些选手,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啊!为什么就是要去辱骂他们,玩荣耀,不可能一直都保持这超高的水准,有巅峰也有低谷迷失的时候,可是我却发现,在华夏,不管你的技术高低,都会有人喷你,太可怕了。”霍西摇着头说道,我开始知道为什么其他战队说华夏赛场是最可怕的了,之前我一直认为是技术,现在才发现,最可怕的其实是那些人的嘴脸,太丑陋了。

    “电子竞技,菜是原罪,可是电子竞技,不该存在这样的事情。”木石楠低叹息一声,华夏之所以一直以来都进入不了世界赛,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初我才毅然而然的选择出国,加入世界赛的队伍里面。

    如今,好不容易华夏被认可,可以进入世界赛了,却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难以想象,华夏的电子竞技会不会因为这样而终止,再一次被世界赛拒之门外。

    这么多年,这么多前辈的努力,仅仅只在一夜,轰然倾塌,付之东流。

    而网络上曝光的人和大v还在位子沾沾自喜的时候,联盟发出了通告,并且,直接发布了最新的消息。

    就是关于跟风的荣耀主播以及解说的处罚,直接封禁,除此之外,更是发布了一则申明,关于华夏赛区五年未进入世界赛的真相,公之于众,一时间全部哗然。

    那些沾沾自喜以及觉得职业选手菜的人,统统被打脸,因为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

    然,重新开通微博官方账号的梦塔一上来就搞大事情,直接发布了法院传单等等,直接了所有参与进去的人员。

    一时间,梦塔官网重启等等上了热搜,最明显的依旧是梦塔发的法院传单,每一个都不拉下,然后,所有的战队转发,职业选手转发,瞬间点燃。

    而没想到梦塔会站出来的,自认为梦塔不会搭理的那些人,在此时此刻完全慌乱了,开始纷纷发布早已经准备好的道歉申明。

    可是被梦塔一句道歉有用要法院来干嘛!给直接回怼了回去,霸气侧漏,尤其是那一句绝不姑息!

    这个时候,很多人意识到了,梦塔认真了,认错已经没用了,开始打感情牌,却发现没多大的用处,更甚是,有人发现,梦塔的官方粉丝大v都被起诉了,开始害怕起来了。

    这是不打算放过所有人的节奏了。

    而这个时候,世界荣耀官方发博了。

    荣耀联盟五年来,华夏赛区前前后后为荣耀进入世界赛而付出了努力,每每在进入世界赛前夕被拒之门外,而今年,作为华夏赛区最接近世界赛的时候,爆发了一场侮辱性、极致恶劣的攻击职业选手的暴力事件,我们正在考虑,要不要引进华夏赛区进入世界赛,他们承担了太多本不需要承担的事情,五年付出,一夕付之东流,关于华夏赛区进入世界赛区,或许我们需要重新估判。

    就是这一条微博,再一次将华夏进入世界赛区的希望阻隔了,成了一个不定的因素。

    一时间,很多人沉默了。

    “这是我们距离世界赛最近的一年啊!都已经对我们发出邀请函了,可是现在,却又成了不定的因素了,为什么,我们想要进入世界赛,就这么的难。”叶清扬红着眼眸,看着荣耀联盟的微博,气的直接锤起了桌子,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儿。

    为了世界赛,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五年了,我们从五年前世界赛常驻到被驱逐,已经五年了,眼看着如今能够重新进入世界赛,却又远了。

    “我更加心疼林洛他们,他们是这场风波的漩涡中心,如果进入不了世界赛,那么,最后,所有的指责和辱骂,都会砸向他们,这群打着喜欢我们旗号的人,却是伤害我们最深的人,将我们远远阻隔在世界赛门槛前的人。”张漾低着头默默的留着眼泪,五年了,从五年前被驱逐之后,已经整整过去五年了,我们一辈又一辈的努力,想要重新回归到世界赛场上,为何就这么的艰难。

    每次都在踏入门槛的时候,就差么那一脚了,那临门一脚,那扇门就在眼中缓缓关上,将你阻拦在门外,只能听到门内那欢呼的声音。

    “仔细数数,我们华夏荣耀最辉煌的时间就是五年前,大魔王他们,打败了所有的世界战队,联手贪狼进入了世界决赛,可是那就像是昙花一现,在他们退役之后,发生了最暴力的一件事情,导致华夏赛区被世界赛驱逐,再也没资格踏入世界赛,好不容易有了转机,可是每次都在成功之前,梦被打碎了。”舒昊靠着电竞椅,有些失神的看着自己的游戏界面,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是犹如惊天霹雳,梦接近了,就要触碰到的时候,又碎了。

    不甘心的泪水滑落眼角,我们一代有一代的努力,在最接近的时候,再一次碎裂了,还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足以跟五年前那场称之为梦魇之夜的事件,有的一拼,甚至是更严重。

    最后,感触最深的少年们,捂着眼睛,抬着头不让泪水滑落,可是最终只能趴在桌上嚎啕大哭。

    “队长,我们还继续打下去,有用么,梦再一次碎裂了。”北方战队海啸基地,身为adc的陈诺红着眼睛站在自己队长秦涛的身后,语气里面惨杂着哭腔,小声询问道。为什么,我想要打进世界赛,就这么的难。

    我们再一次被拒之于门外。

    我们努力了这么久,最后,还是失败了,难道我们华夏赛区就真的不能冲出世界赛么?

    而站在陈诺的身后,是隐忍着哭声的队员,眼眶红红的,努力的憋着,现在对于荣耀,开始怀疑起来了,为什么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迟迟得不到认可,难道,荣耀,就真的这么不堪么?我们不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