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电竞女王:萧神在线求撩 > 第250章 教你们做人
    “可不就是么,你说,你们所写的文章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又参了多少假,又借此毁了多少个人或者是家庭。”寒月是笑非笑的看着男记者,一句话,直接噎死在场所有的记者,没有人能够去接这一句话,也不敢接。

    因为,对方说的话本身就是真的,你如果去回答,那么,也就间接地说明了······

    话题一时间尴尬不已,这让人无从下手,也无从问话,现场可谓是尴尬的一逼。

    “既然没有记者朋友继续提问,那么,就由我们来提问好了。”寒月扫了一眼周围之后,双手合十,看着底下的记者。

    顿时,底下的记者慌乱了,因为对方根本不按套路来,这个提问的环节,自己及根本就不知道存在。

    “那个,我能不能申明一下,这里是发布会,针对网络上大篇幅的舆论,需要你们给予解答,而不是反过来询问我们。”有记者伸出手站起来说道,你们是不是搞反了?

    “我们的确是在针对舆论解答,但是,发表出去的人是你们,所以,我们自然的问问你们,我们如何作答比较好,比较有真实性,而不会弄虚作假。”寒月再一次反怼回去,怼的对方没脾气,只能乖乖地坐下,当做自己什么都没问过。

    也明白对方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这完全是不给自己面子,并且,这可是直播,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带节奏,怕是要被毁了。

    “既然没人反对,那么我们便开始逐一来解答一些嗜血不见刃的问题,那么,我们就从这个开始吧!关于上单选手林洛的问题,我表示我的好好给你们上一课,叫你们什么叫做生而为人。”寒月接过云封递过来的第一个问题,轻咳一声,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羞红了脸,可是依旧有人在弹幕上疯狂的吐槽和辱骂,丝毫不退缩的节奏。

    底下坐着的记者也开始认真起来了,因为对方不是什么善茬,甚至随时随刻都能抓住自己的把柄狠狠地怼自己一回。

    “在解答之前,麻烦管理直播间的超管努把力,将那些不懂得如何做人的id查一下,发布会结束后,一起并起诉了,绝不和解,好,咱们来谈谈关于我家上单小可爱的事情。

    网络上很多人拿上单小可爱林洛的家世在做文章,嗯,那么我先问问你们有几个人的家世是清清白白的?可以说吧!从你祖上开始,不可能是清清白白的,再则,一个人的出生是你自己能决定的?

    再来,假如你生在跟林洛同样环境下的家庭里面,你们能够做到像林洛这个孩子一样不歪不坏不偷鸡摸狗,反而加倍的努力,去证明,去努力改善家庭环境,努力的去化解父母之间的恩怨,让他们回归正途?

    你们有多少人能够在12岁的时候自力更生,不依靠家庭拿取一分一毫,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又有谁能做到,在父不疼母不爱的环境下成长起来,能够在家暴中还能保持着一颗善良的心,你们做不到,因为你们都巨婴。

    更有甚者,处境与林洛一般无二,可是,你们做不到,只能屈服,在林洛的家世爆出来之后,你们有了借口去伤害别人来满足自己可怜的高傲和存在感,不为别的,就因为林洛比你强,没有跟你一样处在那个噩梦之中,你羡慕,你嫉妒,你恨,为什么林洛跟你一样,却活的比你好,所以,有机会落井下石让他比你更可怜,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去狠狠的踩别人,其实,你只不过是在踩踏自己那可怜的高傲感。”寒月眼底闪过一抹潮弄,这样的人,从来不会自己站起来,只想着别人来救自己,别人来挽回自己,将自己解救出来,然后,像个巨婴一样,需要别人的呵护····

    随着寒月的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原本喧闹的场地寂静无比,甚至有人低下了头,而记者也是面色难看,不敢多言。

    这一番话,沉重的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犹如一块巨石突然落下,狠狠地将你砸的粉身。

    “用虚假的外表和不善言辞来应对世人对你的质疑,然后换一副面孔去针对另一个比你勇敢的人,可笑不,你以为你赢了,其实你输得彻底,因为你只能仅凭网络来发泄,获取满足感,成就感,一旦网络不起作用了,成不了你因此而惹下的后果时,又搬出另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说着自己的不容易,博取同情,以及原谅,可笑不,我觉得不可笑,只是觉得可悲,因为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寒月直白的说出了那些网络键盘侠们的心窝子,很多的键盘侠无非就是在现实生活中受到很多委屈或者是屈辱的人等等,只有在虚拟的网络世界才能找到自己的满足感,高傲感。

    “我记得没错的话,好像有人是这么棒击林洛的在这个环境下长大的人一定是一个精神病和潜意识的杀人犯,所以,你还是去死好了。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啊!五年前的网络世界上,似乎也出现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小炮在这句话出现后的第四天,遇害身亡,而为什么会这样,恰恰就是因为发这句话的人诱导其他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孽,这样的快感给你很舒服是吧!五年前逃脱了制裁,却不代表,五年后,你还能逍遥法外,我首先的恭喜你,恭喜你观看直播,恭喜你,给我们找到了你的地址,起身关掉电脑,打开门,警察叔叔在等着你。”云封接过寒月的话,很认真很严肃的看着镜头,语气听起来云凤清淡,可是,却包含了太多太多,只能假借此来掩盖自己语气里面的颤栗,毕竟,林洛差一点就走上了那条路。

    而随着云封的那一句话落下,弹幕上瞬间空了,没有人发言,一片空白,而在场的人更是有人哭了起来,有记者也羞愧的将头埋下双膝,不敢去直视台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