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天循,你还没资格,你只不过是一个教练,我是战队经理,你无权越过我。”战队经理将手中的各册子摔在桌面上,指着今金天循呵斥道,现在我是战队经理,战队里面需要做什么,都得经过我的同意,而你,只不过是一个教练,负责b的教练,你还没权利对我说三道四。

    “我胜任海啸教练的时候,上面高层明确跟我说过,如果发现战队有人借着战队做一个不利于战队事情的人,我有权直接越过当事人上报。”金天循看着摔了册子的经理,同样的,啪的一声,将自己手上的b本重重的放在桌上,毫不弱势的说道,你以为我过来当教练就没有点要求?我要的是一只寻求冠军的队伍,可不是被你们用来谋取金钱的。

    “你····”

    “还不去训练,你们队长都已经进入训练了。”金天循可没有去搭理战队经理,反而是看着傻乎乎的几个队员说道,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好,他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他只是一个经理,没权利管理战队,你们要听的是我的话。

    捞月几人赶紧离开了办公室,乖乖的去了训练室,推开门就看到队长正在单排,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而办公室内,金天循拉开椅子坐下,拿过自己的b本,写写画画,完全不去搭理已经气炸了的战队经理。

    “金天循,我就不信你敢这么做,你要知道,你接管海啸,可是要拿冠军的,现在输给了梦塔,我看你怎么交代。”战队经理积极败坏的瞪着金天循,你别以为你把我搞没了,就安枕无忧了。

    “很抱歉,当初过来的时候,是朝着冠军出发,输赢不是我所能决定的,这件事情,我想没人比你弱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金天循冷笑一声,真把自己当成战队的老大了?

    你会被聘请,无非就是需要有一个人来打理一下战队对外的公关,还没资格插手战队内部的事情,说白一点,就是让你去处理一些琐碎的事情,你连内部都不是。

    “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来求我的。”战队经理冷哼一声,甩门离去,很显然,被气得不轻。

    金天循不屑的收回目光,敢禁赛秦涛?活得不耐烦了,怕是不知道秦涛什么来历,前世界冠军战队的adc选手,是你能决定的?

    把自己看得太高,还有,想要操控战队,也得问问我这个教练答不答应,真以为高层不会开除你?想太多。

    电子竞技逐渐被大众认可,高层岂会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

    所以,当初自己提出这个的时候,高层并没有拒绝,因为,战队经理的确内资格插手内部的事情,相反,教练才是战队的核心之一。

    气呼呼离开的战队经理,本想去消消火,可是在看到迎面走来的高层助理之后,心凉了。

    “跟我们走一趟吧!”

    于是,就这样被带走,等待他的是什么,不得而知。

    而一切都已经转为正常,对于接下来的比赛,自然是期待,加倍的训练着。

    可是梦塔,却迎来了一位不受欢迎个人,闫御的奶奶,一个尖酸刻薄的老人。

    由于训练,闫御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见自己的奶奶,而闫御,也不愿意看到这个人,具体原因,没有人知道。

    老太太不满意了,不高兴了,坐在二楼大厅的沙发上,很明显可以看出一脸的不高兴,目光打量着四周。

    “您口渴了吧!来,喝杯茶。”阿姨端着水放在老太太的面前,然后转过身准备去准备午餐。

    却不想,老太太发难了,伸出手直接将摆在自己面前的茶杯给扫落在地,砰地一声,四分五裂,茶水撒了一地。

    “这是怎么了?您有没有被烫伤啊!“阿姨脸色一变,立即着急的走过去,想要去看看老太太有没有受伤。

    却不想,直接老太太一巴掌打在脸上之后,拿起拐杖就要去打阿姨,然后迎面飞来一个抱枕,直接拦住了老太太的拐杖,给了阿姨离开的机会。

    老太太被抱枕的力量撞击跌坐在沙发上,愤怒的看了过去,呵斥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

    “比起你这个没教养的老太太,我这没教养的孩子可是要好的多了。”开口说话的是封梓七,将阿姨拉到自己的身边,冷冷的看着对面的老太太,闫御和闫晨的亲奶奶,这么的不要脸。

    “把你的家长叫过来,殴打老人,谁给你的胆子,还不跪下给我道歉。”老太太麻溜的指着封梓七呵斥道,这就是闫御那贱种玩意要玩的东西?这就是他那败坏家风的队友?

    “老太太,这里是梦塔,不是你闫家,更不是你闫老太太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方,就你刚才那样子,我完全可以去起诉你,别以为你闫家厉害,一旦抖出些什么不好的东西,还不是要垮掉。”封梓七可不怕这个老太太,因为这个老太太不值得尊重,眼见高于天,谁都不放在眼底,总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其实就是一菜逼。

    “你信不信·····”

    “阿姨,你先去敷脸,这个老太太打你的帐,我会跟她好好算算的,毕竟,当初,抛弃阿晨哥哥,也有她的一份。”封梓七看着捂着脸的阿姨,低声说道,这个老太太尖嘴的样子真是丑陋,不敢相信,闫御这些年在这个老太太的毒害。

    “那你小心点,这老太太看起来正常,谁知道像个疯子一样,蛮不讲理。”阿姨点点头,走了出去,打算去找萧樾,实在是不放心这小丫头一个人在这里,还不知道这个老太太要怎么折腾。

    封梓七见阿姨离开之后,双手插着口袋,看着瞪着自己的的老太太,嘴角一扯,拉过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

    “怎么,不说话了,当年,可是你出的主意,将阿晨哥哥丢了的,不,确切的来说,在杜鹃丢弃阿晨哥哥之后,你还派人前去检测,如果不满意,直接掐死,却不知道,当时一个好心人,将阿晨哥哥送进了福利院,以至于你没机会掐死阿晨哥哥。

    然后,老太太你,在没有找到阿晨哥哥的时候,就把折磨得目标转为了闫御,从闫御小时候开始,便在他耳边说着一些难听的话语,刺激着他,打击着他,甚至还一度挑拨离间,怎么,如今,在闫家待不下去了,又想来找闫御了?让他抚养你?你自己有儿子,不去让你儿子养你,找一个被你祸害到现在的孙子来抚养你,脸真大。”封梓七看着自己每说一句,脸就会黑上一分的老太太,露出讽刺的笑容,看着老太太那哆嗦的身体。

    我暗自拜托人走访了你们闫家的周围,甚至是去寻找当年为杜鹃接产的医生,终于让我知道了,为什么阿晨哥哥和闫御分明是两兄弟,却迟迟不知对方,不知为何会被分离的原因。

    无可厚非,虽然杜鹃当年并没有心生歹念,可是后来,依旧生出了歹念,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远远没有老太太来的恶毒。

    “你这小贱蹄子,你给我住口,你爸妈没教你什么···”

    “你再叫一句试试看,信不信本大爷直接将你从这里丢下去,就算摔死了你,也不会有人找我麻烦?”

    就在老太太敲着拐杖骂着封梓七的时候,封乐流直接一脚踹开了门,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脸铁青的走了过去,直接将老太太的拐杖给抽走之后。

    老太太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好半饷都没有回过神来。

    “没事?”封乐流看向自己小侄女问道,你不知道叫人么?

    “我没事,倒是阿姨,被这不知羞耻的老太太打了一巴掌。”封梓七摇了摇头,看着老太太说道,这样的老太太,当初闫家老爷子是怎么看上的?

    “她就是阿晨和阿御的奶奶?”封乐流皱起眉梢,这就是那个令人痛恨的老太太?无理取闹,自认为自己吊炸天的人?

    “就是这个老太太,恶毒的狠。”封梓七点点头,没见过这么毒的老太太,恶毒起来,连人都不是。

    “我已经同时阿御的爸爸了,他已经赶过来了,阿御不想见她,告诉我们,随便怎么做都无所谓。”云封走了进来,看着敢怒不敢言的老太太说道,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老太太,这么的恶毒。

    “你说什么?那小贱种敢这么说?”老太太回过神来了,听到这句话,立即拔高声音,眼中一股子的愤恨。

    “贱种?那么你又是什么东西?贱种的贱贱贱种奶奶?”封乐流看着老太太那一脸愤恨的样子,掏掏耳朵直接怼了回去。

    “你是谁?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别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在这里说三道四。”老太太看着封乐流呵斥道,一副我就不看你颜值,你是什么玩意的傻逼眼神。

    “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我的地盘,我有什么资格,老子丢你出去都可以,傻逼玩意儿,一口一个贱种,你有好到哪里去的傻逼玩意,还傻愣着干什么,丢出去,脏了这里的空气,让她在外面吠,我倒要看看谁会站在她那边。”封乐流眼底闪过一抹嫌弃之后,拉过椅子坐下,满眼的嫌弃。

    “哦!保安早就在门外等着了。”云封点点头,然后招呼着保安进来。

    在老太太的尖叫声和辱骂声之中,终于算是消停了下去。

    而在训练室呆着的闫御无心的看着眼前的电脑,已经无心训练了,好不容易自己可以去做自己所喜欢做的事情,却不想,自己的奶奶来了。

    一定又是一番辱骂之后,命令自己回去。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口一个贱种的叫着自己,就好像我是什么丢人现眼的存在一样,心情好了,就会给我一颗糖果,稍有一点不顺心,就会连打挨骂的对自己。

    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懂事,只会认为是自己惹奶奶不开心,生气了,奶奶打自己是应该的,可是在自己慢慢懂了贱种是什么意思之后,自己才发现,原来,奶奶一直不喜欢自己,甚至有些痛恨自己。

    “兄弟,你在想些什么?想的这么入神。”林洛伸出手戳了戳闫御的胳膊,一脸好奇的问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在想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能跟我说说么,或许,我可以为你分解。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小时候那些不懂得事情,长大后直到是什么意思之后,只觉得世界翻天覆地了。”闫御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说来,自己真的不算什么,也许自己就是那样子吧!

    “兄弟,其实我刚才听到七七和你奶奶互怼的时候,说的话了,说实话,我恨不得跑上去直接揍人,可是对方是老人,还是你奶奶,所以,我忍住了,但是,兄弟,既然你这个奶奶如此对待你,你为何还要顺着她,其实没必要的。

    你现在有自己的人生,你的人生是你自己走出来的,不是别人规划好的,就像我,我爸妈喜欢赌博,欠了一屁股债,就好像我的出生一样,这是无法更改的不是,她不把你当孙子看待,你又何必贴上去,迟早有一天,她会后悔的。”林洛看着闫御那忧郁的神色,拍拍肩膀说道,既然她不将你当人看待,那么,你又何必去顾忌那么多,又何必让自己在继续受委屈。

    闫御苦笑了一声,看着林洛道“你不懂的,我奶奶就是一个十足的、觉得自己比别人尊贵的人,如果不顺着她,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怎么不懂,虽然我和你的遭遇不懂,但是,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其实,我也非常清楚你担心的事情,那就是怕老太太将战队卷进去,其实说实话吧!我们不怕事,有什么好怕的,老太太大可以出去闹,到时候看看是谁落得一个不好的下场。”林洛知道闫御在担心什么,担心自己会连累战队,可是,自己就是不喜欢跟奶奶见面,自己不想,因为自己喜欢现在所想要的生活,不想就这样子,再一次破碎,也想完成,兄弟所不能完成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