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如狱 > 第二十一章接线员
    杨间离开之后。

    剩下的人才反应过来。

    “对了,杨间救了我们,我们还没有向他说一声谢谢,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苗小善说道。

    赵磊道:“要不过两天找个机会请杨间吃饭?”

    “撸个串?”

    一旁的张伟呵呵笑道:“撸个串?亏你们说的出口,我要请他大酒店里聚餐,再请他去酒吧唱歌,还请他去做大保健,回头我找机会给我爸说说,看看能不能在家附近买一套房子送他,听说他家还是租房子

    住的,条件不太好.....总之这条大腿,老子抱定了,谁也别跟我抢,尤其是你,苗小善,听说你和杨间是初中同学。”

    说完打量着苗小善:“不准色诱他。”

    “张伟你说什么呢。”苗小善脸一红,反驳道。

    “你这也说的太夸张吧。”赵磊惊道。

    张伟冷笑道:“夸张?如果可以老子菊花都愿意献给他。”

    “......”旁边几人一阵恶寒,下意识的离张伟远了几步。

    其他几个女生也都惊疑不定的看着张伟。

    都知道张伟很优秀,这也太秀了吧?

    基情满满啊。

    “怎么?不信?那我问你们是愿意献上菊花,还是愿意碰鬼?”张伟道。

    众人回想起了昨晚的情况脸上再次露出了恐惧之色。

    “还是献上菊花比较好......”赵磊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两个选择面前,心中不由自主的选择了前者,就连女生也是脸一红,想到了之前杨间救王珊珊之后说以身相许之类的话。

    的确有杨间在心中很有安全感。

    张伟有些认真道:“那个国际刑警周正说了,类似于这样的灵异事件未来还会发生,已经逐渐演变成了全球性的大灾难,也就是说今天我们碰到鬼活了下来,那以后呢......我们普通人对付不了鬼,能对付

    鬼的就只有周正这一类人,而杨间应该也成为了这类人。”

    “我们应该庆幸我们认识了杨间,以后能救我们命的人就只有他。”

    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了。

    张伟非常明白,此刻杨间特殊性和重要性。

    昨晚发生的事情就是一场恐怖无比的噩梦,他这辈子都不想在碰到了,如果他是女生估计已经缠着杨间了。

    这一点,王珊珊做的很好。

    看了看公交车站的方向。

    之前王珊珊就是缠着杨间让他送其回家了。

    此刻。

    公交车上。

    杨间十分疲累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车窗外那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流,熟悉的喧嚣。

    虽然很吵闹,但让人很安心。

    至少没有鬼了。

    王珊珊当真是黏上了杨间,如果不是两人关系还没有好到那种地步的程度,估计她都想去杨间家住了,不过依然恳求着杨间送她回家。

    “杨间,以后还会遇到这种事情么?”

    王珊珊抱着杨间的胳膊,不肯松手,好半天才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知道,但大概率还会发生,只是看我们运气怎么样,运气好的话应该不会再遇到,毕竟地球这么大,就算是灵异事件发生其实分配到每个市区,每个小区,其概率应当还是比较小的,这又不是那种地震

    ,洪涝等大规模自然灾害。”

    杨间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测,安危人的话。

    随后。

    他蓦地看见王珊珊侧着头的时候,脖子后面那两个青黑色的婴儿手掌印还存在,像刺青一样,到现在都没有消散。

    “不是那鬼婴抓出来的瘀伤.......像是一个烙印。”

    心中微微一凛,不知道该提醒还是不该提醒。

    但考虑道这王珊珊几乎要崩溃的精神,杨间还是没错。

    人最怕自己吓自己,也许只是一个伤疤而已,并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最近小心一点,如果有什么麻烦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杨间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

    “谢,谢谢你。”王珊珊抬起头有些感动道。

    “叮铃铃,叮铃铃。”

    忽的,就在这个时候,杨间的身上一个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啊~!”

    旁边的王珊珊吓的立刻脸色苍白,下意识的尖叫了起来。

    杨间道:“不用担心,应该只是一个寻常的电话而已,”

    他在一堆手机里找了找。

    最后找出了一个对讲机款式的手机。

    刑警周正标配的卫星定位手机。

    这手机上不了网,只能打电话,像砖头一样重,真不知道为什么会配置这样的一个手机在身上。

    想了一下,杨间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周正,报告情况。”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接线员的声音。

    杨间道:“周正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杨间道:“生孩子生死了。”

    “生孩子?”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一下。

    “对,生孩子,是剖腹产,来不及开刀,小孩可以向自己来所以撕开肚皮爬出来了,我亲眼看见的,不过那小孩不太乖,可能是怪我没有接生,所以一出生就追着我咬了一口,差点被它给吃了。”杨间道。

    电话那头的接线员刘小雨要抓狂了,她道:“胡说八道,你到底是谁?周正的卫星定位手机怎么会在你身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正在介入一场国际行刑事案件,我是周正专属接线员刘小雨,隶属亚洲分区的

    国际刑警,我有权要求你如实报告周正的情况。”

    杨间道:“我都说了,周正已经死了,你想知道真实情况,难道就不会派人去调查么?难道要我说周正死于厉鬼复苏,让整个公交车上的人都知道引起恐慌才行?你小学的时候有没有做过阅读理解,知道什

    么是中心思想么?你的理解能力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一位合格的国际刑警。”

    “我现在拒绝和你聊天,让一个经验丰富的人过来接电话。”

    此刻。

    国际刑警,亚洲分区。

    相关部门内。

    身穿制服的接线员刘小雨此刻气的咬牙切齿,她手中2B铅笔削的尖利,在旁边的纸上狠狠划过,想要捅死对面那个嚣张狂妄的毛头小子。

    “不生气,不生气,和一线人员的出生入死相比,我这点气算什么。”

    刘小雨深深呼了几口气,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这位先生,麻烦你配合我们调查,如果你继续无理取闹的话,我有权通知当地警方将你拘留48小时。”

    “呵呵。”对方拒绝说话,并回了一句呵呵。

    “先生,周正的事情关系国家的安危,还请你配合。”

    “呵呵。”

    “先生,我知道你肯定知道什么,如果现在因为身处于公众场合不方便说的话,我可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处理一下,找个安静的地方如实禀告周正的事情。”刘小雨道。

    “呵呵......”

    “呵呵是什么鬼?”

    刘小雨内心要暴走了,她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道:“先生,既然你不方便说,那能麻烦告诉我你的姓名?回头我们会派相关人员前去取证。”

    “是不是想调查我,查我家水表?我也不怕告诉你,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张名伟,张伟就是我,有胆子就来。不来的是龟儿子。”杨间道。

    “好,你给老娘等着。”

    刘小雨彻底失去了冷静,连平时的规章制度也不管了,大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