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 > 第91章 盛总吃吃吃醋了!
    “……”时颖傻了眼,呆怔了半天,她看到男人如墨晕染的魅瞳微微眯起,才猛地意识到些什么。

    她摇头开口说,“不……先生,我求你别这样!我们之间只是……只是一次意外。”

    “可我认为那是缘份。”他声音又变得低磁好听。

    男人近在咫尺,幽冷的魅眸低垂着,俯瞰着她,神情莫测地问,“时小姐,你不觉得吗?”

    “……”时颖吓得心跳一滞。

    轻轻勾起她下巴,他凝视着这张粉嫩柔软的唇,语调极为肯定,“时颖,我跟你打个赌,我们会结婚,你信吗?”

    “……”

    然后,他将她拉起来,体贴地替她整理好凌乱的头发,将茶几上的药瓶放到她的手里。

    “你不要觉得你今天是在跟我谈什么交易。”盛誉想宽她的心,他将双手放在她肩膀上,安慰她说,“我们之间的行为并不龌龊。还有,我想提醒你,最好不要试着跟别人谈恋爱,你们不会有结果的,因为、我不允许!”

    “你……”时颖瞠目结舌。

    “好了,你下车吧,骨折的地方喷完药以后需要揉一揉,让药渗透进去,一个小时以后就会痊愈。”盛誉替她打开车门,“愿你的朋友早日康复。”

    时颖却没有着急走,车门打开了,她转眸怒视着他,眸色极为复杂。

    “你不要抗议,你的抗议无效。”盛誉迎着她目光,他唇角轻勾,“颖儿,我们未来的路还很长,我期待与你携手。”

    “……”时颖目光重重从他脸上掠过,然后她下了车。

    盛誉没有下车送她,只是盯着那娇小的背影,他眸色柔和,心情却莫名凝重,也不知道今天这番表白会不会吓到她。

    冲回医务室的路上,时颖整个脑袋都是懵懵的,紧握着这瓶来之不易的神药。

    她知道药一定会给唐糖,可是君浩该怎么办?

    会不会唐糖喷完以后还会有剩下的?

    可是仔细一想,似乎不可能。

    因为唐糖受伤的部位比自己要多,她一个人用不少了就算万幸。

    兰斯奥商学院外。

    兰博基尼商务车开往天骄国际。

    冷漠矜贵的男人坐在车后座,他靠在椅背,双目轻闭,神色有点寡淡,时刻散发着一股疏离与危险。

    嘉城地标性的建筑里,某高级会议室。

    几十人围坐在会议桌前,司溟站在空空如也的主导位置旁,大家一起等待着盛总回来,没有人敢发出丁点声音。

    氛围十分严谨。

    今天的会议很重要,是盛总很重视的一个项目,出了一些不可饶恕的问题,今天主要是追责。

    大家都惶恐不安,想上厕所都不敢贸然离开,生怕自己一走,盛总就来了。

    一个个都干憋着。

    大约两个小时以后。

    盛誉从会议室里出来,司溟拿着笔记本电脑跟在他身后,盛誉双手插在裤兜,迈着凛冽的步伐朝专属电梯迈去。

    会议结束了,大家没有松一口气。

    因为是追责,自然有人受到了惩罚。

    刚进电梯的时候,司溟接到了一个电话,手机那端的人告诉他一些事情,他“嗯”了一声,神色微变地挂了手机。

    盛誉转眸看向他。

    司溟迎着他视线,声音低沉,“盛哥,您让我查沈君浩高考后为什么会选择兰斯奥商学院,已经查出结果来了。”

    电梯一路上升。

    尊贵的男人薄唇紧抿,眉宇微皱。

    司溟语调不高,“是因为时小姐。”

    这几个字让盛誉那张优雅矜贵的脸越发凉薄!

    叮,梯门打开。

    冷眸危险一眯,盛誉说,“今年的工程师扩招,绝不能让沈君浩进天骄国际。”

    “……”司溟若有所思,“他如果选择天骄国际的话,恐怕是应聘者中最优秀的。”错过他,则是错过一个天才。

    “不管找什么借口,都必须阻止他进来。”盛誉似乎有点生气,“再或者,工程师不招,维持现状。”

    “盛哥,业务扩展了,必须招两个,我们是人性化管理,他们一直希望招人,您好不容易都答应了,现在突然停招,恐怕又会引起他们的不满,年轻人压力大,找两个人分担分担也好。”

    办公室前,盛誉脚步一停,他转眸,目光沉沉地看向他。

    司溟心头一紧,忙闭了嘴。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盛誉眼底薄怒显现,“你爱招不招,但沈君浩必须纳入天骄国际黑名单!且永不录用!”

    “是。”司溟垂了眸。总裁大人,您这嫉妒心怎么这么重了?

    ……

    兰斯奥商学院,时颖给唐糖喷完药以后,唐糖感觉浑身凉凉的,很舒服,痛感全无,她补了一个很好的回笼觉。

    昨天晚上根本没有睡好,浑身散了架一样地疼。

    时颖看着瓶底所剩无几的药,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去找沈君浩。

    因为药不够了。

    叩叩!

    听闻敲门声,她回眸,对上一双温和的眸子。

    君浩朝她走来,他一只手绑着石膏,另一只手拎着两份便当。

    “还没吃早餐吧?这是我特意请朋友做的,很干净,可以放心吃。”说着,他将袋子放到桌子上。

    “……”时颖忙让出一条道。

    看着男生将袋子放下。

    “你好些了吗?”时颖紧握手里的药瓶,她鼓起勇气对他说,“我给你的手喷一些吧,药剩得不多了,唐糖刚喷完。”

    盯着她有些浮肿的双唇,沈君浩似乎已经脑补出什么了。

    四目相对。

    他温和的眸子沉了沉,心底某处仿佛被撕裂开了……

    他是一个男人,能感觉到昨晚那个土豪对时颖的心思。

    时颖放下药瓶,伸手握住他受伤的手,将那手从绷带里小心翼翼地取出来,然后一层一层动作轻柔地拆开绷带……

    整个过程,沈君浩没有抗拒,他稳稳地站在那里。

    唇瓣抿成一条直线,面无表情地看着女孩被薄汗濡湿的碎发。

    这是时颖第一次如此主动地靠近他,当然,他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机会。

    她们是朋友,认识多年的朋友,但是很少有交流的机会,因为并不是同一个系。

    凝视着这个有着一头乌黑海藻般长发的女孩,君浩好想抱住她,然后跟她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