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盛少撩妻100式 > 第717章 盛总的醋坛翻了
    最好的我们……

    时颖因这句话而感动,一路走过来真的不容易,她紧紧地抱着他,“盛誉,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颖。”盛誉吻了吻她的发丝,他说,“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是你,已经胜过了奶奶。”

    “我也是,最爱最爱你。”她的声音在他耳畔,温热的,有着莫名的芬芳。

    两人拥抱了一会儿。

    盛誉抱着笔记本电脑办工,小颖则坐在一旁悄无声息地给他织围巾,满满的爱意弥漫在客厅的空气里。

    虽然是大冬天,可是客厅里有暖气,而且有新风系统,虽然温暖却也不至于闷,就像阳春三月的自然风令人心怡。

    京雅私护医院里。

    唐厉躺在病床进入了睡眠状态,他瘦了一大圈,连眼眶也有些沦陷之感,这令唐糖心疼极了,最近设计内衣一直在公司,她把哥哥托付给了护士,没想到就出了状况,她不禁有些自责。

    顾之刚才给他打了针,收拾好医药箱,拎着那只白色箱子准备离开,唐糖送他出来,“谢谢你,顾医生。”对他,始终充满了感激。

    “不客气。”顾之声音温和,“我插手的事情一般都会有个好结局,别怕。”

    她也觉得,所以对顾之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这种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这是一个医生的职责。”顾之转眸看了看她,声音温和地说,“如果不是和盛总有十年之约,我恐怕也会自由选择为更多的人治病。”

    “十年之约?”唐糖疑惑地看向他。

    “不说这事了,我先走了,你回去照顾他吧,有情况电联。”

    “好。”唐糖在电梯前止步,目送他走进电梯。

    幸福巷,时家。

    二楼卧室里,叶菲菲坐在梳妆台前给伤口喷药,手背真的没有一丝痛感,而且也不冷,即使不烤火那温度也是刚刚好的。

    叶艳端了碗红枣煮蛋进来,放了甜甜的糖水,“呀,你在干嘛呢?”她着急地说,“这药是好药,可也不能一直喷吧?你这样会适得其反的。”

    叶菲菲坐在椅子里不吭声,手里的动作没有停。

    叶艳赶紧放了碗,小心地从她手中拿过药瓶,“哎呀,菲菲,你干嘛呀?你想让妈妈担心死吗?”

    “我只想快点好起来,然后去公司上班。”她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她就像木偶一样地坐着。

    叶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她皱眉问道,“对了,新亮怎么今天没有过来看你?”

    叶菲菲转身坐着喝糖水,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也不想提起这个男人。

    “问你话呢!你俩该不会吵架了吧?”叶艳回想起昨晚怎么也留不住李新亮,又想到他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肯定是出了问题,“怎么回事呢?他没道理不过来啊,你伤得这么严重!”

    叶菲菲想哭,可是她忍不住了,眼里蒙了一层水雾,“妈,你先出去吧,我想睡会儿。”

    “你们真吵架啦?”叶艳声音很大,有些炸毛。

    “没有,你出去吧!”她恼。

    叶艳被她一吼,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别冲我发脾气!你爸也发脾气,你也发脾气!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说完她便离开了。

    叶菲菲没有心情去管她的处境,她连自己都顾不过来。

    主卧室的窗前,时令辉看向窗外纷飞的雪景,他心情有些沉重。

    和蔡柳那段过往浮现在脑海里……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记忆中,有那么一个冬天,也是漫天大雪纷飞,他牵着她的手漫步在学校的操场,洁白的雪花飞上她和他的衣襟,头发……

    那场雪对于时令辉来讲,是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雪景。

    “想什么呢?!”

    叶艳的声音吓了他一大跳,他转眸看向她,埋怨道,“你干嘛啊?”

    “你在干嘛呢?”叶艳蹑手蹑脚地进来很久了,也观察了他很久,突然神色严肃地问,“你是不是还在纠结房子的事情?!”

    时令辉没有回答。

    叶艳叹道,“行了吧你!小颖不是说了吗?退房不可能,明天开盘,你今天这套是售出的第一套,你就不能高兴点吗?讨个吉利啊!”

    “行了,我没有愁这事,别时时刻刻搬出来讲。”他转眸看向她,“装修的事情你和菲菲自己考虑吧,我就不参意见了。”

    “好啊!”叶艳很高兴,她问道,“对了,这房子写的谁的名啊?你一个人的吗?”

    时令辉将目光落到不远处台子上的购房合同上。

    叶艳顺着这目光转眸,她胸口微缩,赶紧朝合同走去,伸手拿起袋子绕开那条棉线,从里头取出合约,看到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名字!

    时令辉,叶艳,叶菲菲!

    叶艳特别惊喜,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心想这时颖还是有点良心的!连菲菲的名字都写上去了。

    领御。

    顾之的车开入院里的时候,时颖赶紧停下编织围巾的动作,她起身朝客厅门口走去,外头雪花仍在纷飞,她看到顾之下了车。

    “顾之!”

    因为她唤他,所以顾之朝客厅走来。

    “怎么样了?唐厉情况还好吗?”

    “不容乐观。”顾之站在门口边抖落身上的雪边说,“不过我给他开了特效药,可能会昏迷一段时间,醒来以后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继续做植物人,另一种是彻底恢复,这两种可能性都是对半的。”

    这话听得时颖胸口一缩,脸上期待的表情一点点消退,既而是满心沉重。

    门口,顾之抖掉身上的积雪,他俯视着近在咫尺的她,“相信我,相信命运。”

    不远处的沙发里,盛誉眸色阴郁地瞅着门口这一幕,也太暧昧了吧?他看到顾之与小颖有眼神的交流,虽然短暂,可是怎么看怎么扎眼!很快那两人朝自己走来,盛誉收回眸光,心情却不咋地。

    “盛总。”顾之过来跟他打招呼。

    盛誉冷着脸不吭声,应都不应一声,简直就是一反常态。

    顾之困惑,尴尬,时颖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氛围似乎一下就变冷了,因为盛誉脸色明显不好啊。

    “谢谢你,顾之。”时颖微笑着看向他,“唐厉的事情以后恐怕还要让你多多费心。”

    “不客气,应该的。”

    时颖声音轻柔,“顾之,你先回去休息吧,穆亦君来过了,他说他奶奶已经好了,非常感谢你,给你带了礼物,已经放在医务室了。”

    “礼物?”

    “是的,快去看看吧,记得开暖气!天太冷了,可千万不要省电。”她像朋友一样地关怀。

    顾之冲她温和一笑,“谢谢。”然后转身离开。